蜂王髓正是当初在玛雅山脉红树林中遇到的青翅蜂蜂王所制造出来的,当时骷髅布莱恩将巨大的蜂巢抱走,回来时给罗林带的一截蜂巢中就是蜂王髓,随后蜂王带领青翅蜂大军杀来,罗林本想扔掉这蜂王髓逃跑,但是库斯出言提醒,着蜂王髓对他弟弟的腿疾可能有着不少的好处,所以罗林这才为了保护蜂王髓而拼死与青翅蜂大军一战的。

    当然最后收服了这群青翅蜂,并将它们变成了自己所控制的亡灵,蜂巢内的一些蜂王髓也成了罗林的囊中之物,已经变成亡灵的蜂王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也是再次分泌出了十来滴蜂王髓,虽然这些距离炼制活化药剂的五十滴还有着一段距离,但是他要凝聚出空间种子,还需要不少的时间,罗林相信在这段时间里,蜂王髓应该是可以攒够了。

    “蒂华克医师,这三滴蜂王髓够了么?”罗林问道。

    “够,足够了!”蒂华克颤抖着双手拿着盛放着蜂王髓的水晶瓶,喃喃道:“几十年前,当我刚刚学习医术的时候,在师父那里见到过一次蜂王髓,没想到现在又是被我碰到了,真是,真是太好了!”

    罗林此刻也能感受到对方那种难以掩饰的激动,对于一个医师老,没有比看到这种奇药更加高兴的事了。

    “蒂华克医师,您现在可以去做手术了么?”罗林心中一直惦念着弟弟,所以他提醒着对方道。

    “嗯,当然可以,我现在就去!”着,蒂华克深深呼出一口气,手中紧紧攥着那个水晶瓶,快步走向了手术室。

    罗林之所以将蜂王髓交给对方,则是因为它只有通过蒂华克他们在治疗霍克时用特殊方法使用才能‘恢复’弟弟一部分生命力而达到延寿的目的,而普通人直接口服蜂王髓却是并没有增加寿命的奇效。

    手术室外面,格吉尔夫妇,马勒,维多利亚等人都站在这里等待着,此刻只见罗林两人先后从财务室走了回来,令人们惊奇的是,蒂华克医师的手中不知道攥着什么东西,一边走,他不时地看看自己紧握的拳头,脸上还露出满足的笑容。

    来到门前,蒂华克医师微笑着冲众人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整个人轻飘飘地便走进了手术室中,见他如此古怪的行为,站在门口的众人来不由都有些摸不着头脑,随即他们将目光投向了罗林。

    “罗林,蒂华克医师没有什么事情吧?”格吉尔疑惑地问道,不知道对方和自己的儿子去了一趟财务室为何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了这幅样子。

    “呃……没,没事,父亲您就放心吧。”罗林知道他是为了蜂王髓才如此高兴的,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事当众出来。

    接下来,大家就开始了焦急的等待。

    透过手术室门口的玻璃,罗林可以看到里面包括蒂华克在内的九名医师都动手忙碌起来,他们将众多的药草分批分时的放到几个复杂的仪器上面,然后众医师将一道道纯正的光明系魔法力投向了这些仪器,只见那些药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着,同时,霍克身体周围笼罩着一层浓郁的淡绿色。

    其间,蒂华克医师也是心地拿出了那个水晶瓶,周围的医师都震惊地看着他用一个碗将水晶瓶内的液体倒出,然后在旁边摆放的瓶瓶罐罐中快速的调配起来。

    罗林知道,蒂华克医师这是在给霍克调制恢复生命力的药物了。

    ……

    手术进行的时间很长,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中午时分,九位医师竟是都没有出来用饭,他们一直都在不停地给霍克治疗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已到了傍晚时分。

    此刻屋中那一堆堆的药草早已消耗完了,九名医师分别将自己的双手都紧紧地贴到挂在霍克正上方的一个巨大的仪器上面,众人竭尽全力地向其内输送着光明系魔法力,顿时一束束乳白色的光芒将下方的霍克包围在里面。

    透过玻璃门,罗林等人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医师的额头上,手臂上纷纷都渗出了豆粒大的汗珠,随即一条条犹如溪般的汗水顺着他们的脸颊手臂流淌下来,这九名医师没有一个因为汗水流下的不适而有所异动,他们全身心地输送着自己体内的光明系魔法力。

    “霍克他应该会醒过来吧……”罗林已经记不得这是两眼已经哭得红肿的母亲伊莎第几次询问了,但是他与父亲格吉尔以及周围几人还是机械地回答道:“能,一定能醒过来!”

    格吉尔虽然劝着伊莎,但是他那一双老眼却是紧紧盯着手术室内,病床上那个瘦的身体,观察地仔细程度甚至超过了他查看修理过的最为精密的钟表,忽然间,他那一双已经看得有些麻木酸涩的眼睛亮了起来。

    因为他看到病床上那个自从手术开始就没有丝毫动弹过的身体竟是轻微地颤抖了一下,虽然颤抖的幅度极,但还是被观察入微的格吉尔一眼就发现了,他连忙将自己的脸紧紧贴到玻璃门上,更加努力地看了起来!

    “动,动了,霍克他真的动了!”格吉尔有些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下引得众人连忙也都围拢过来,他们惊喜的发现,霍克那笼罩在白光中的身体竟是真的一地动了起来,原先蜷缩的身体缓缓地舒展开来!

    “我的孩子,你赶快醒过来啊!”一旁伊莎的眼泪再次不受控制地流淌下来,她声音颤抖的祈求着。

    光明系魔法力又持续地治疗了十几分钟后终于逐渐地黯淡下去,九名医师这才将紧紧贴在仪器上的手臂放下来,然后用双手在脸上狠狠地抹了一把,虽然他们脸上尽显疲惫之色,但眼中却充满了兴奋,因为在他们全力施救下,终于将病人救治了过来。

    对于医师来,没有什么比得上将一个个病危的患者从死亡线上救治回来更有成就感的了,所以随着手术的成功,他们的兴奋之情也是将疲惫冲淡了不少。

    随着手术室的门口打开,门外站立的众人马上就将出来的这几名医师都围拢起来。

    “医师,怎么样?”

    “蒂华克医师手术进行的顺利么?”

    “霍克他醒过来了么?”

    ……

    一个个问题如连珠炮一般问了出来,使得几位医师不由都苦笑不已,最后还是蒂华克医师排众而出,道:“各位,这次手术进行的非常顺利,病人已经救治过来,但是现在不要去打扰他,让他好好睡上一觉,罗林,你给我的那东西非常有效果,据我估计你的弟弟这次活上七年应该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