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逃。『→お℃..”

    那名守护骑士挥剑斩了过来,哪怕面对萨西斯近在咫尺的威胁,他也丝毫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区区地之王而已,对教会来说也不过是强一点的怪物而已,与之相比,眼前事关邪神巴煞莫德冲破封印的钥匙则更为重要。

    这一剑即快又准,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光看那股架势,明显是要将奥尔斯两人一同劈成两段。

    对于突然出现的少年,这位守护骑士早有耳闻,据说是能跟队长达斯罗姆一较高下的超凡者。

    “但那又怎么样呢,这种没有信念,不懂牺牲的家伙,根本没有畏惧的必要。”怀着坚定的决心,这位守护骑士挥出畅快淋漓的一剑。

    达到精英级多年,他依旧未曾突破那道屏障,然而今天这一剑却极其完美,相信凭借此刻的灵光一闪,回去只要多加练习,他一定能跨入梦寐以求的层次。

    “为了光明,为了正义,请你们去死吧。”

    他坚信自己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正义的,而黑暗必将匍匐在光明的脚下。

    奥尔斯怀抱少女,教会的出现并未超出他的预料,原本让霍克等人向东跑,也正是为了借助教会的力量。

    毕竟,面对地之王萨西斯这样的怪物,教会怎样都不会袖手旁观吧。

    可是从耳边袭来的凛冽寒风告诉他,相比克莱尔的重要性,所谓地之王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你们这些家伙有完没完,后面的怪物难道没看见吗。”

    攻击临身,让奥尔斯紧皱眉头,一股愤慨从他心中涌起,如今躲是躲不开了,为了避免伤到克莱尔,他只能伸手挡住袭来的长剑。

    砰!

    血肉与钢铁的碰撞,奥尔斯紧紧握住剑刃,一丝鲜血从掌心流了出来。

    “你这个渎神者,还不快给我放手。”

    自己的攻击居然被对方轻易握住,一股羞愤从守护骑士的心中升起,他用力想要夺回武器的控制权,但奥尔斯的手却仿佛铁钳一样纹丝不动。

    “奥尔斯大人,这家伙先前居然看不起你,还说如果你在他面前一定要你好看,快好好教训教训他。”

    被奥尔斯夹在臂膀下的少女突然说道,言语中带着一股幸灾乐祸,就仿佛像大人告状的孩子。

    “是吗,既然如此,我来帮你出气。”

    奥尔斯先是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随后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向身旁仍在努力拔剑,满脸通红的守护骑士。

    紧接着,只见他单手用力向上一提,尽管那位守护骑士奋力反抗,但依旧不可抵挡的被抛飞到半空。

    砰!

    还不等对方落下,奥尔斯的拳头就已经到了,并结结实实的印在对方的脸上,将其远远打飞出去。

    一时间天旋地转,原本颇为帅气阳光的脸庞,此刻已是满脸桃花开,在剧痛的侵蚀下,五官紧紧的皱在一起。

    “这家伙恐怕几天都醒不过来了吧。”奥尔斯看着身边的少女说道。“你这下总算高兴了吧?”

    “嘿嘿!”

    克莱尔发自肺腑的笑出声来,这是她这些日子里第一次露出笑容,自己先前还说奥尔斯一定会打飞对方,如今果然应验了。

    轰隆隆!

    就在这时,疯狂的萨西斯也已经冲入人群,他愤怒的狂吼,哪怕他的目标是奥尔斯,但眼前那么多蝼蚁,他自然也不建议多杀几个。

    “你们这些爬虫,胆敢冒犯伟大的地之王,感受死亡的恐惧吧,我要把你们都杀光。”

    青色的地狱火熊熊燃烧,那些来不及躲开的教会骑士纷纷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毕竟他们可没有奥尔斯那样的实力,面对地狱火的攻击,连超凡都不是的他们丝毫没有抵抗力。

    霍克等人也奋力跑着,他们在奥尔斯出现的第一时间便毫不犹豫的转身逃跑,因此并没有受到火焰的波及。

    “老大,这家伙简直不是人,居然从哪个怪物手中逃了出来,也太强了吧。”

    肩膀上看着一名人类女性,手中提着战锤,霍克队伍里的那名强壮的汉子一脸后怕,想起不久前自己还想和对方两招,如今看来完全是嫌自己命长啊。

    “他应该算是超凡中的顶级强者,我估计一定还有什么强大的底牌,比如他手中那把剑。”身为魔法师的德拉克脸色苍白的说道。“我还真想拿过来研究一下啊。”

    “你这个家伙,别给我说这些话,身为魔法师的智慧到哪去了,这种家伙我们可惹不起。”霍克回头恶狠狠的说道。

    对于自己这个伙伴,他也是有些头疼,尽管他很欣赏德拉克对知识的苛求,但也应该有些分寸吧,居然在这种时候打人家武器的注意,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话音落下,霍克这才将目光又一次转向奥尔斯,他很想说一句对不起,因为他的确没能遵守自己的承诺,保护好对方的“妹妹”。

    不过,很显然如今并不是一个好时机,因为狂怒的萨西斯已经越追越近,他锋利的爪子能轻易撕裂铠甲。

    双脚用力一踏,能使大地崩裂,并将最强壮的战马化作肉泥。

    看似柔软的羽毛比刀刃还要锐利,身体周围蔓延的地狱火,只要一点火星就能将人化为灰烬。

    名为地之王的怪物所到之处,犹如天灾降临,大地化为一片死域,没有丝毫生命能在代表死亡的地狱火中生存。

    “你跑不掉的,无论逃到哪里我都不会放过你。”萨西斯咆哮道。

    它的眼中只有前方越来越远的奥尔斯,而身边这些碍眼的教会骑士,愤怒中的他也同样不会放过。

    咔嚓。

    长满利齿的巨大嘴巴张开,一口咬住某位想要逃跑的守护骑士,坚固的铠甲如同纸片一样,根本起不到防御的作用。

    在阵阵咀嚼声中,鲜血从恐怖的利齿中渗了出来,在鲜血的刺激下,萨西斯越发残暴疯狂。

    “我的老天,教会的支援也应该到了吧,明明已经释放信号弹了。”

    奥尔斯逃跑的同时,心中也不由在想,如果支援再不来,他就要思考是不是停下在抵挡身后的怪物,毕竟光靠那些连超凡都不是的守护骑士,根本起不到拖延的作用。

    嗡!!

    就在萨西斯的杀戮,以及奥尔斯的强烈期盼下,一道炽烈的白光从远处飞驰而来,仿佛一柄从天而降的制裁之刃,准确的命中体积庞大,不可一世的地之王。

    轰隆!

    白色火焰在轰鸣中燃起,神圣的光芒与代表死亡的地狱火交织在一起,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我去,总算赶上了。”

    奥尔斯脸上略带唏嘘,望着远处快速赶来的教会骑士们,他高兴的挥舞双手:“喂,这怪物就交给你们啦,正义的守护骑士,可别让它再到处破坏了。”

    说话,奥尔斯转身就逃,一点留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达斯罗姆骑马跑在最前面,而没想到的是,塔南耶瑟居然也跟在一旁,两人望着准备离开的奥尔斯,脸上的表情截然不同。

    塔南耶瑟是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可达斯罗姆却充满犹豫,一边是正在屠杀教会守护骑士的怪物,另一边又是事关世界命运的钥匙。

    紧皱着眉头,达斯罗姆最终还是做出艰难的决定:“为了世界的安全,些许牺牲是值得的,别管地之王那个怪物,给我追,一定要拦下钥匙。”

    塔南耶瑟急忙想要劝阻,但被剥夺指挥权的他,如今什么都做不了。

    在达斯罗姆的指挥下,原本向前飞驰的奔马瞬间调转方向,朝着奥尔斯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