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撞的声音如此的清晰,哐当哐当的连续响起,在哐当声当中,视野变的模糊起来,如同透过波动的水面望着岸上的青山。ω δwww..

    不知道大地是不是真的晃了起来,但法海眼中的世界是晃动的,而这个波动也把他的神魂晃出了天地,回到了他的*当中,神魂与*在这一刻又重新合在了一起。

    来不及细细辨认周围的环境,一阵阵的疲惫之感,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身体虚脱,灵魂空虚,找不到一块充实的地方,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吼、吼、吼、、、”

    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吼声如同海啸一般在大漠之中响起,然后便是一阵狂风吹起,带着大漠之中三尺之厚的沙子,向四周席卷而去。

    刚刚落地还没有找到依靠之感的法海直接被这一阵风卷了起来,身子不受控制的随着风在空中飞舞,飞向了远方。

    不仅法海是这样的待遇,就连体重比法海重上两倍的渡仁和尚都是这个样子,身子不受控制的被风卷跑了。

    三个人唯一好一点的就可能算是宗年恩了,他在风之中至少能够保证自己的一点形象。

    轰隆一声巨响,像是山峰倒塌,一股震撼的力量直接撞击在心头,在这一瞬间,心中惶惶不安,像是天要塌下来一样。

    天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塌下来,但是修罗神却倒下来了,庞大的身躯直直的向后倒了下去,砸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整个的身子像是直接镶嵌在大地上一样,如同伸出地面的山峰。

    巨大的响声在大漠上传了好远好远,只是现在的大漠上已经荒凉到了极致,有生命的生物估计都汇聚在这里了,所以也无从有人听到这些声音。

    三个人不知道在天空飞了多久,反正感觉飞了好久,终于从天空中落到了地面上,然后倒在了一阵微妙的波动当中,整个人就晕了过去,陷入了昏迷当中。

    日落月升,热气消退,寒气来袭,又是一个轮回在大漠上上演。

    大漠的月亮比其他的地方要大了很多,圆圆的大盘子占据了大半个天空,猩红的光芒萦绕在四周,映红了大半个的天空,有一种惨淡的凄凉。

    清爽的凉意终于把三人从昏迷之中叫醒,睁开眼睛,天色已经昏沉,只是众人不知道自己到底睡过去多久,不过很庆幸自己还活着。

    三个人非常有默契的在大漠之中长啸一声,声波阵阵,如同水中的波纹,一圈一圈的蔓延向四方。

    彼此之间得到了回应,想着彼此的听到的声音方向赶去,最终三人在修罗神倒下的地方汇合。

    三个人彼此看了一眼,从对方的脸上望去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最多的只是疲惫而已。

    三人默默无语的望着面前这座一动不动的小山,不知道说什么好。

    “它就这样挂掉了啦?”

    短暂的沉默之后,渡仁和尚终于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它那么强大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的死去吧!”

    法海从来没有一次性喊出完整的六字真言,所以也不敢确定六字真言的真正的威力有多大,能不能一下杀死如此强大的存在。

    生灵的实力越是强大,生命也相应的强大,愈加的难易死去。

    宗年恩没有说话,而是走上前去,走到了修罗神的跟前,在面前不到一丈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这个距离足以让他看清修罗神身上的每一个细节。

    修罗神皮肤猩红,上面有着无数的疹子,如同岩石表面的沙粒,粗糙不堪,如同疙瘩一般的嘴巴紧紧的闭了起来,没有丝毫的动静,整个的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过它的表面发出一声声呜呜的声音,看样子它似乎是真的死去了。

    宗年恩一挥手,招来一道风刃,随后砍在了修罗神的身上,修罗神的身体坚硬如钢,一道风刃没有留下任何的印记,只有一声锐利的声音在三人的耳边回荡。

    宗年恩转过身来,对着法海和渡仁和尚摇了摇头,表示修罗神没有动静,目前来看是安全的。

    法海和渡仁和尚也飞了过来,与宗年恩站在一起,皱着眉头望着面前的旁人大物。

    “要不,趁着现在,我们先走吧,也否管它是生还是死了,这个世界上比我们高的人多的去了,由他们头疼去吧!”

    憋了半天,渡仁和尚打起了退堂鼓,想要趁着这个时候溜走。

    法海和尚和宗年恩几乎同时摇头,法海开口说道:“以它道行,若是它没有死,只要一醒来,毕竟在会找上我们,你不用问它为什么要找上我们,因为贫僧知道它有自己的灵智,有着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之前贫僧已经看到了它眼中的意思,它一定会杀死我们,因为它需要我们的血!”

    宗年恩也开口说道:“不管它是真的死,还是假的死,都必须弄死它,不然等它跑出了大漠,天下苍生也不知道要死去多少,所以我们现在不能走!“

    渡仁和尚横了宗年恩一眼,冷哼一声,说:“想到不你还有如此慈悲之心,只不过人呐有多大的胃口就吃多少的饭,不能多吃,不然会撑死自己的!”

    渡仁和尚是惜身之人,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他或许为天下苍生做一点事情,但想要他牺牲自己为天下苍生,他还做不到。

    法海在一旁听渡仁和尚这个语气,就知道他心中所想,不由了笑了出来,说:“你之前不是说自己想要做以为高僧嘛,想想当年佛祖他老人家割肉喂鹰,是多么伟大的精神,你想要做高僧就要向他老人家多学习学习!”

    渡仁和尚一瞪眼睛,只是他的眼睛太小,即使想要瞪大,还是那么的小,毫无威慑之力,说:“谁说高僧就要一定牺牲自己呢?佛经上也没有说做高僧就要弄死自己,若是这样,这天下还有高僧嘛,不全都死了吗?”

    想要渡仁和尚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豁去性命,那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