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菲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笑了,“你脸这么红,是不是嫌我也给你丢人啦?”

    说完话又回过头,继续摆弄手上的花草,这是她上次跟管家去花卉市场时无意中捡到的。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时这株难得一见的金钱绒不知被谁丢在垃圾桶旁边,她转头看到时,心里还好一番惊喜。不明白谁这么不识货,等仔细去看时,才发现这株草的根都烂了大半了,要不是被她见到,可不就是和死了没啥区别了吗?

    “哪里的话?菲菲你也太小看我萧然了。就算她们都不跟你玩,没关系,我肯定和你玩的。不过你真的要努力了,马上中秋节放假,老师说放假之前要邀请家长来参加咱们班的班会,到时候每个小朋友都要表演节目的,你什么都不会,怎么办呀?”

    萧然頗有些担心,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秦菲,如果菲菲参加表演让秦叔叔不满意,可是要吃苦头的。

    “嗯,那我就当观众吧,看你们表演就好了呀!”秦菲无所谓的说着,这样的年纪,不就是任性的年纪吗?而且她一个这么大年纪的老人家,和一群孩子表演节目?

    ……还是饶了她吧!

    “那怎么行?菲菲,别忘记了,你也是咱们班里的一份子!”

    萧然还想再说什么,秦菲已经捧着花盆朝外走了。这花对灵气的要求不高,唯一最大的要求就是需要阳光。不然,它就是不会开花。

    班级里,老师带着一帮孩子在教画画。操场上,只有一个小小身影席地而坐,与身旁的花盆一起接受阳光的沐浴。

    这样安静的午后时光,让她思绪清明,看着身旁的金钱绒,秦菲心念一动,脑海中浮现前世修习的微尘剑法。

    如今已是练气三层,也是该把剑法与身法修习一番了。

    想到这,她站起身,放空思绪,抱元守一。跨步使出微尘剑法的第一式:春闲。

    她手中无剑,一切只是身法招式,可在她身上看起来却是行云流水般舒畅。一起一落时而如蝴蝶扇翅,时而如游龙惊鸿。

    不知不觉,倒是颇有些酣畅淋漓,行至招式精妙处,引动天地共鸣,社区当中的桂花树,纷纷扬扬米白色的花朵,伴着花香,随着剑气围绕到她身旁。

    一式春闲落,秦菲收住招式,身周的桂花洋洋飘落,徒留下空气中浓郁的香气。看看时辰,才过了半个时辰,这天色也离放学不远了。

    她抱起金钱绒,转身朝教室走。在她的身影消失没多久后,不知操场边缘的围墙上,何时站了一个人,也不知看到了多少,又过了一会儿才若有所思的一跃而下围墙,消失不见。

    家里的司机来接两人时,萧然依然苦恼的为秦菲发愁。

    秦菲看着他一脸苦相,想了想说:“当花瓶有什么不好吗?那么好看,还有人呵护。我不明白,如今家里还不需要我为吃饭发愁,为什么不能做个花瓶呢?而且,我觉得吴悠小姐内心里一定是羡慕嫉妒我的,觉得我比她好看。难道然然,你不这样觉得吗?”

    “是……是这样吗?”萧然迷糊了,事情真的如同菲菲说得这样吗?

    “那当然了,在背后议论别人的,那都是因为羡慕嫉妒,如果不是,她为什么不当着我的面说呢?”

    秦菲当然不会告诉他,其实人在背后议论别人,也有很多是出于看笑话和高人一等的心理。不过这些和她都没什么关系,她可没那么多时间,去管别人的闲言碎语。

    “额……好像……”萧然不知该不该说出来,人家吴悠根本是当着她的面说过好几次了,菲菲这是选择性遗忘吗?

    车子安全回到家,秦菲抱着金钱绒回到房间,最近一段时间,秦天宇和方晴都一副很忙的样子,现在还没回来呢!

    没过一会儿,小张来叫她下楼吃点心,正和温燕萧然两人一起在餐桌上吃东西时,管家进来了。

    “小姐,外面来了几个人,说要见你,你看?”

    四十多岁的管家边说边瞄着秦菲的神色,外人都说秦家小姐除了长得还行,其他一无是处,可在他看来,却不是这样。

    别看秦小姐年纪不大,但他可以说,这是为难得的聪明人。

    “谁家的人呀?”秦菲懒洋洋问道。

    “回小姐的话,是萧家二房的人。”管家回道。

    温燕一听,神色顿时僵住了,眼睛看向秦菲,不知她是什么想法。没办法,她们母子借秦家的庇护,可家里的主人,还是眼前这个小女孩。她自然没资格发表任何意见。

    “菲菲,是我爸爸他们来了吗?管家叔叔,快让他们进来吧!”

    一听也许是自己爸爸过来看望,萧然心情别提多好了,他已经快三四个月没见到自己爸爸了,要不是妈妈说,他们要在这儿照顾菲菲,他早就回家了。

    秦菲看他兴奋的样子,心里微酸,也不去管温燕的脸色,对着管家吩咐,“那就让他们进来吧!”

    “菲菲,要不要给秦先生打个电话?我们……”温燕心头有些担忧,她一个柔弱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对上萧家那些人,不由脚下发虚。

    “表姨母,爸爸很忙,这点小事别烦他了。你放心吧!这是我家,没人能在我家翻出大浪的。”

    秦菲语气轻柔,却神奇地让温燕镇定了下来,再一想,也是,家里还有保镖呢!谁也别想抢走她的然然。

    “大浪?菲菲,中秋放假你要去夏威夷海滩上冲浪吗?那还是不要了,你还太小了,等你长大一点再去吧!”

    萧然一脸不赞同,秦菲看他笑了笑,这傻孩子!

    萧家二儿子萧启元带着刚刚结婚的新婚妻子,带着两个粉团似的孩子,身后保镖提着一大堆礼物,来到秦家的客厅。

    “你就是秦菲小姐?果然人中龙凤,然然快过来,让爸爸看看。”

    萧启元一脸稳重的笑,萧然早在看到他的第一时间就扑到他身边了,汇报着自己男子汉的骄傲战绩。然后一脸期待得等着父亲的赞扬。

    秦菲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笑,对几个打过招呼后,就抱着茶,做着看戏。生活太无聊,还是要会自己找点乐子的。

    “温姐姐,看你现在生活的不错,我就放心了。当初我真的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我和启元是真心相爱,你一定能理解的。我当时看你那么难过,其实我也不好受,我早就想来见见你,可启元忙,我也一直没抽出时间,如今看你越来越年轻,我心里的大石可总算落地了一半。”

    萧启元的新婚夫人,在萧先生陪着萧然去参观卧室后,就一摸眼泪满是歉疚表情的对着沙发上的温燕诉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