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群老太太陪着秦菲晒了会儿太阳,等到秦天宇回来和方晴回来,到书房把新来的钢琴老师的事情详细解说了一下。

    “妈,这萧家实在太不像话了,没事,就让温燕母子倆住下。我工作忙,晴儿这段时间也没空看着菲菲,正好小然来了,就当给菲菲找个玩伴。”

    秦天宇皱眉说道,旁边的方晴更是眼中怒火中烧,没想到这萧家家大业大,却能做出这样的事。

    不怪她生气,实在是她和秦天宇从高中恋爱一直到大学毕业,结婚工作,顺风顺水,从来没遇到过像萧家那样的人渣。

    话说这萧家,那可是京城里数得上号的豪门世家。萧家老爷子有三个儿子,大儿子从军,混的不错,年过四十就当上了副将级的军官,娶了个老婆,那也是名门出身大家闺秀。

    二儿子呢,从政,那也是快升副部级的大官,却娶了个小康之家的女子,也就是萧然然的母亲了,本来一家三口过得挺好,哪知道前段时间,忽然不知从哪蹦出个小三来,带着一双儿女在温燕的生日宴上大闹一顿。

    这萧家老太太看这架势,大门一关,闲杂人等赶出门外,仔细审问这小三,得知这小三竟然是某户大户人家的掌上明珠。老太太势利眼,心里对小三的怒气一下子消失了七八分,又看向小三带来的一对儿女,心里的怒气更是少了*分。

    经过一段时间的商谈,老太太竟然要求二儿子跟温燕离婚,再跟小三结婚。

    事情到了这里,温燕頗有些目瞪口呆,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才是原配夫妻,婆婆不帮着自己,竟然帮着外人?

    当然了,故事还没结束呢!这老太太一提出这个主意,大家是皆大欢喜,二儿子稍微惺惺作态了一番,就勉为其难(兴高采烈)的答应了。

    但是他也有要求,这二儿子对原配老婆温燕说,“其实我还是很爱你的,但是母亲的话也不能当成耳旁风,这样吧,暂时先委屈你一下,咱们先把婚离了,日子还是照样的过,就是个名分上的事,我对你还是跟从前一样好。”

    闻言温燕更加目瞪口呆,她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认识过这个男人?他算是个男人?离婚,她可以接受,可是她不能接受和自己离婚的丈夫,要娶另一个女人,还要让她做地下情人?

    二儿子的提议遭到温燕的断然拒绝,眼看温燕是铁了心要和自己一刀两断,萧老太太站出来了,“行,你要离婚赶紧离,但是然然是我家的孙子,他还是要留在萧家的。你要是在萧家住不下去,现在收拾东西赶紧走。”

    温燕懵了,这还要抢自己的孩子,这关头,她没冲动,迅速冷静下来,决定没想出办法之前暂时先住在萧家,等想到办法,把孩子带在身边。

    她可不敢把自己儿子交到这家人手上,那以后得学成个什么样子?!

    后面的事情太痛苦,心都痛到麻木了,也没对余群老太太说。不过好在后来,老太太亲自派人去接她们母子,萧家到底还是给老太太几分面子,把她接了出来。

    “好,你们同意就太好了。燕子这孩子也是苦命人。”余群站起身,满脸欣慰。

    “妈,您说哪里话,咱们能帮一把是一把。谁还没个困难的时候?别想那么多了,赶紧下去吃饭吧。”方晴忙扶住老太太,几人从书房出来。

    秦菲转头看了一眼对面玩得正高兴的萧然,这孩子,可不也是个苦命人嘛。

    只不过听到后来也没听到萧家老三是干什么的,让她有些泄气,不过想想,这又关她什么事?

    “菲菲,饿了吗?快,燕子,带着然然坐下,咱们吃饭了。”老太太忙招呼厨房上菜。

    吃完饭后众人坐下喝茶,聊了会儿天老太太就离开回老宅了,温燕带着萧然回到给她们准备的房间。

    留下的秦天宇方晴两人少不了对秦菲一阵嘱托,什么要听话,多让着萧然哥哥,跟着温燕好好学习,上个好幼儿园,不准偷懒什么的一大堆……

    “爸爸,妈妈,你们今年多大啦?怎么变得跟奶奶一样的?话好多呀!”秦菲一脸疑惑的看向两人。

    顿时,她惹怒了方晴,“什么?你这是嫌弃自己的妈妈年纪大了吗?我从生了你,我可不是年纪变大了吗?天宇,你女儿欺负我呀!赶紧打她!”

    “妈妈……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我最喜欢妈妈了,你长得最好看,一点也不像个老太太一样啰嗦,对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去睡觉了,不然就不能做美美的公主了。”

    秦菲嘴里说着她自己都感到肉麻的话,赶紧撤了,不然被秦天宇抓到打两下,会让她羞愤而死。

    “你还说你没欺负我,呜呜,天宇,你看你女儿!”方晴假哭着,投入秦天宇的怀抱。

    “菲菲,你别跑,赶紧站住向妈妈道歉!晴儿,你都这么大了,还逗孩子,看把菲菲吓得!唉,这孩子跑得也太快了吧?”秦天宇抱住方晴,再一扭头去找女儿,哪里还有那个小小的身影?

    “哈哈哈,看她下次再说我像个啰嗦的老太太!”

    回到房间的秦菲一脸无奈,她怎么有对这样的父母啊!?无奈的小脸上嘴角眉眼却带着笑意,怎么办?她却好喜欢这样的父母。

    温燕和萧然住下后,秦菲也没有改变自己的作息,她依旧天晴晒太阳,下雨睡大觉。

    可是她却不得不佩服温燕,她不学钢琴,温燕就到她身边背琴谱,念琴曲,教萧然弹琴时都把声音录下来,什么这个手指放低音,那个手指放高音,拍子怎么打。

    然后放到晒太阳的秦菲身边放录音给她听。

    不过这些做法完全对秦菲没啥用,她把听觉封闭,完全什么也听不到。

    几个月下来,秦菲什么也不会,倒是萧然弹了一手好曲子。

    对于她这样不学无术的架势,余群老太太叹气,“你以后可怎么办哦?靠什么吃饭?什么都不会……”

    “奶奶,我以后学您,您那么厉害,我学您这样不就可以吃饭了吗?”

    “……”老太太心累,说不出话了。

    秦天宇叹气,“你怎么这么懒?你这点到底像谁?你以后靠什么吃饭养活自己?”

    “爸爸,我当然像您啦!都怪您,把我生得这么好,我只能吃饭就靠爸爸啦!”

    “……”秦天宇对于女儿的的厚颜无言以对。

    方晴上场,“你这孩子,就会欺负家里人,看你以后没饭吃怎么办!”

    “妈妈,我是您的贴心小棉袄,温暖了您,您舍得不给饭给小棉袄吃吗?”

    “我就不给!”方晴说得底气十足。

    可有人给她搞破坏,一旁看了半天的萧然站出来了,“阿姨,你不给菲菲吃饭,等然然长大了,挣了钱就给菲菲妹妹吃饭。菲菲,你放心,有我然然哥哥在,一定会有你的饭吃的。”

    “你这孩子!”方晴捏捏萧然的小脸蛋,温柔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