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菲蕴养完九色牡丹,便又躺倒在椅子上,这株幼苗是她前年跟着父母一起去游玩时偶然遇到的,九色牡丹是灵花,更是灵药,可生死人肉白骨。『→お℃..

    不过那些都得等到它成熟开放的时候了。嗯,左右算算,也不过十来年功夫,不算慢了。

    正当她闭眼假寐时,身后传来脚步声,紧接着就是责怪,“哎呦,这天还冷着呢!你就这样睡着了?快!小张快去拿条毯子来,菲菲这样睡可是要着凉的!”

    “奶奶?我没睡着。您别大惊小怪的。”秦菲抬起头,见到自家奶奶就要把身上的大衣脱下盖到自己身上,忙制止了她。

    “这孩子才多大点啊?就会用成语了你瞧!”老妇人对着身旁的中年女人笑道,语气里满是自得与骄傲。

    秦菲傻愣愣看着眼前保养得宜,举止优雅的快六十岁的老太太,她只不过用个成语,老人家用得着这么惊讶骄傲吗?

    她忍不住开始反思,难道自己应该勤快点,再把钢琴学会?赶紧摇摇头,还是不要了,太累了,又要学跳舞,又要学书法,还要学讲故事,还要学武术,还要学下棋和画画,更要学骑马与溜冰。还有什么礼仪……

    “嗯,不错啊菲菲,几天不见,好像又长高了。对了,我听你妈说,你不想学钢琴?怎么啦?这样能培养你的优雅天赋,怎么不学啊?”余群老妇人坐到另一个躺椅上,关切的问向自己的宝贝孙女。

    嗯,这太阳确实晒得人暖烘烘的挺舒服。

    “奶奶,我年纪还小,不想学那么多,等我长大一点我再学好不好?”秦菲轻语对着老太太撒娇。奶奶就吃她这套,百试百灵。

    “说得也是,你呀年纪还小,你爸就让你学这个学那个,到最后,一个也没学成,依我看啊!也别学那些没用的,就把钢琴学好就行了。”老太太说着,招收叫过一个女人。

    秦菲正听得高兴,以为老太太真的不让她学了,没想到,她最后还是要学个什么的。

    没错,她长到如今的六岁,以上说得那些,她一个也没学。也是没办法的事,她每天大半的时间,都在修炼了。否则也不能达到如今练气三层的境界了。

    一个长相娇好的中年女人慢慢走到秦菲面前,余群老妇人眉开眼笑的拉过女人的手,“燕子啊!以后菲菲就靠你多照顾了,她呀从小被我们惯坏了,脾气不好,你帮着多担待些。你跟然然以后就住这里,没事,别怕。啊!”

    “姨母,谢谢您。我……”女人回握着老妇人的手,已经身子颤抖的泪流不止了。

    “这个世道啊!别怕,在姨母这里,那家人不敢再来欺负你,你这孩子也是,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都不来跟姨母说一声,唉,让你妈担了多少的心。”老妇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拍拍中年女人的手。

    又转过头对秦菲说道:“菲菲,这是你……嗯,表姨母,也是你以后的钢琴老师,还有你然然哥哥,她们以后生活在你这儿,你可要好好照顾她们,知道吗?你长大了,是奶奶的大宝贝,不能让奶奶失望的?要是你做得好,奶奶以后还带你去草原上骑马。”

    秦菲内心深深的无力感,为什么到最后都要威胁加诱惑呢?不骑马就不骑马嘛!不泡温泉就不泡温泉嘛!有什么呀!等她长大了,自己去不就好了嘛!

    但是她表面上确实双拳紧握,小脸郑重,“奶奶,你放心,我呀一定会好好照顾表姨母和然然哥哥的。”

    “嗯,我就知道菲菲最厉害了。”老妇人伸手一把搂过秦菲,好好的抱了一会儿才放开她。

    秦菲长长出了口气,这老太太总算没有再说肉麻的话了。

    “谢谢,谢谢菲菲小姐。”叫燕子的女人一脸感激的朝秦菲点头。

    其实她并不是余群老太太的亲外甥女,只是自己的母亲以前和秦家看看关系不错,现如今自己困难,走头无路之下,自己的老母亲想起了秦家老太,没想到她真的不怕那家,而愿意帮助自己。

    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冰雪般剔透可爱,她心里也不禁稍稍安定了下来。

    她转过身,对着身后招呼,“然然,快过来。”

    顺着她的声音,秦菲看过去,一个大概六七岁的小男孩慢慢走过来,秦菲打量着他,他也打量着秦菲。

    “你好,我是萧然,我今年七岁了,听说你才六岁,你以后要叫我哥哥,你放心,我和妈妈到你这里来是保护你的,不会让别人欺负你。我很厉害的。”

    小男孩说得郑重其事,秦菲无语望苍天,想想她也不容易啊!前世活了那么久,一朝身死道消,重活一遍,还得克服自己心理障碍,叫眼前这小屁孩哥哥?

    打散脑海中的嘀咕,秦菲站起身微微一笑,“好的,记住你今天说得话哦。你要是做到了,我就叫你哥哥。”

    “我当然说话算话了!我可是男子汉大丈夫,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

    听眼前小男孩这样一番表态,秦菲不由感到好笑,她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还真的跟个小孩一般。

    “菲菲,看你这么喜欢小然,奶奶也放心了,行了,你要跟着表姨母好好学习,不然恐怕今年你想上学,学校还不愿收呢!因为你实在什么都不会啊!”

    余群装做一脸无奈苦闷,想她可真是为了这个孙女操碎了心了。

    “奶奶……不是还有您嘛!学校不愿收我正好,我天天陪奶奶晒太阳,打麻将。”

    秦菲一撅嘴,使出撒娇*。这会儿,她倒是忘记了自己从前活了几千年的事实了。

    “你这孩子,还是太小了,什么都不懂……”老太太没办法,又把她搂到怀里,好一会儿,等过了心头那股酸涩幸福劲,才把秦菲放开。

    秦菲暗暗翻个白眼,什么不懂?她其实根本不想浪费时间去学什么乱七八糟的,只想重走一回修仙路,对于弱肉强食的世界她就是看得太透了,才要让自己变得强大,想要不被人欺负,想要有人听你说话,都需要绝对的实力。

    现如今这个家庭看起来是风光无限,可这并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追求真我的强大,哪会在意世俗的荣华?

    不过,唉!她忍不住对自己叹了口气,对于亲情,血脉亲情,她果然还是无法抵抗的。这里的亲人太宠爱她了,让她不想离开这个地方。

    哪怕这个地方对于她来说很渺小,可如今,却是她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