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匪一一决定神秘到底。

    洪沧水撇撇嘴,不打算追问了,反正也问不出。

    但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正好可以问一问匪一一。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事关*,洪沧水并没有贸然问出口。

    “你说。”

    匪一一随口道。

    “那我可就问了。”

    洪沧水还郑重其事的清咳了一下。

    “婆婆妈妈的,又不是天要塌下来了。”

    匪一一嫌弃的眼神不客气的送了一个过去。

    和洪沧水几次接触下来,他也不像那种婆婆妈妈啰里啰嗦的性格,摆出这么严肃的脸是想干什么。

    “你跟我们教官是什么关系?”

    在匪一一嫌弃的眼神中,洪沧水鼓起勇气就脱口而出。

    “教官和学员的关系啊。”

    匪一一心里咯噔了一下,嘴上却麻溜的回答。

    洪沧水带着怀疑的心态问,以为会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再不济,他也能从匪一一的表情中看出点端倪来。

    但听着她几乎想也不想的回答,他愣了。

    “昨天在医务室门口,我看到你抱他了。”

    洪沧水不死心的追问。

    “你看错了吧?”

    匪一一回答得特别坦然。

    “……”

    洪沧水看着她坦率真诚的眼神,就开始怀疑起自己了。

    白前和她熟,白前也不觉得她和奉教官有什么亲密关系。

    难道他真的看错了?

    可是……他明明看到了啊,怎么会看错呢?

    “匪一一,你竟然还抱过教官!”

    袁子雨的声音,突然从两人身后愤怒响起。

    匪一一立即回头,赫然对上袁子雨惊愕又怒火滔天的眼睛。

    她在偷听他们讲话。

    “没有!”心里怀疑着匪一一的洪沧水,见袁子雨这么愤怒的针对匪一一,他就立马变换立场替匪一一说话了,“我看错了而已,没有的事!”

    袁子雨不是还在很后面吗?

    她什么时候跟上来的,他都没察觉到。

    “肯定有!”

    袁子雨眼睛一转,怒火就转移到了洪沧水身上。

    她和洪沧水六年的同学情,竟然都比不过匪一一这个才认识几天的陌生人吗?

    洪沧水竟然在替匪一一说话,瞎了狗眼了,还是脑子坏掉了。

    “就算有又怎么样?”匪一一看着愤怒不已的袁子雨,她的想法也发生了扭转,“我就抱他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她抱自己男人,关袁子雨什么事,休想在奉千疆这件事上对她指手画脚。

    “你!你……”袁子雨很生气,气得怒指着匪一一,一时却想不到该怎么骂她才解恨,“你不要脸!”

    气死她了,匪一一竟然比她还快下的先下手了!

    奉千疆肯定把她给推开了,肯定会推开她的。

    “我自己的脸,我要就要,不要就不要,关你……”匪一一说到最后特意拉长了尾音,小脑袋往前凑了几分,咬牙切齿的瞪着袁子雨,“……屁事!”

    “匪一一!我打扁你!”

    袁子雨很生气,非常生气。

    她从匪一一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不屑与鄙视,气的伸出锋利爪子就抓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