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苓无奈了,自家小姐的脾性,她最为了解。既然做了决定,想要推翻基本就不可能了。

    静下心来想了想,小姐一路走来,经历的危险还少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小姐有志干掉古家,自己作为小姐的贴身丫鬟,没有不支持还倒冷水的道理吧?

    豁出去了!

    茯苓迅速整理好情绪,就开始张罗起凑钱的事了。

    东邪王得知了这件事,吓得直接摔坏了一还挺名贵的茶杯。他将南宫璃叫去,极力反对她的决定。

    “你这样实在太危险了。”

    “我总不能一辈子躲在军办所吧?”

    “那你也不能急着去送死啊?生死斗啊,那东西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以为是个绝对公平的地方,那里都是古家的人在暗中操盘的,他们是稳赚,你去了是稳赔。”

    东邪王说的南宫璃都懂,暗箱操作嘛,这种套路她怎么可能会不懂呢?

    “但只要事实是我赢,我就能赚钱,不是么?”

    “都说了不公平,而且你这么大摇大摆地去参加生死斗,也不怕古家的人趁机阴你?”

    “我可以易个容再去,好歹先赢几把,回头他们发现,我就撤走。我是主动报名生死斗,又不是地下斗场里的人,我不想参加了,他们还能强迫我不成?

    我已经打听好了,只要参加满三场,之后不参加,地下斗场那边是不会强制继续生死斗的。”

    “你你你,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是三场?难道不是因为根本不可能连赢三场?”

    “能连赢的。”南宫璃胸有成竹道。

    见这么说说不通,东邪王立马又换了个角度,“想想我为什么要留你们在军办所?你这一出去,有了什么意外,我要怎么和蔡泽和朱勇嘉那两家伙交代?你不也是担心古家对你们动手脚,所以才窝在我这里的么?”

    “我是担心古家的人对我的那些兄弟动手脚,所以才窝在这里的。所以,这次生死斗赌博,我还是会让他们留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会去。”

    东邪王再次无语,人家的意思是,我担心手下的人,但是对自己很有信心,我一点都不怕古家的人,就让他们放马过来吧!

    无奈之余,东邪王只得叹气道:“我是为你好。”

    “那不如借点钱花花?”

    “啥?”

    南宫璃眯眼一笑道:“东邪王,你家当有多少,问你借个一半成不成?事后翻个倍还你,稳赚不亏的生意啊!过了我这儿店,可就没下一家了。”

    东邪王抽了抽嘴角道:“敢情我把你叫来说了那么多,你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这是两码事,我本来就是要来借钱的。”

    最后,东邪王非但没有说服南宫璃放弃去地下斗场赚钱的念头,还莫名上交了自己一半的财产……

    南宫璃易了个容,摇身一变,成了一还算清秀的公子哥,带着巨款,当晚就摸去了地下斗场。

    地下斗场是晚上才开的,越晚越热闹,南宫璃去的比较早,到的时候,里头的负责人正在做接下来的生死斗赛程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