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家谋士说罢,羞愤而去。

    南宫璃眨了眨眼,不禁道:“我就这么一说,他怎么看上去气得不轻啊?”

    蔡泽揉着太阳穴,忍着头疼道:“我是真服了你了,他是谁?他可是古家的谋士,谋士是最注重声誉的,因为都是朝着军师这位置爬的。

    你这一出口就败坏他的名声,他忌惮你的疯傻,这下不管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他必会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拼命将你说去蛮部抗蛮。”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还有谋士一说啊?

    “这么说来,抗蛮战我是去定了?”

    “现在知道后悔了?”

    “太好了!”

    南宫璃心道:她有影末护身,又有小墨一行同行,想要赚取国勋妥妥的没问题。最多,若是那蛮将太厉害的话,她就挑好杀的杀,数量上去了,不照样能赚不少国勋?

    蔡泽一脸痛惜地看着南宫璃,他知道她有本事,可抗蛮战真不是她能凭一己之力就能生还的。蛮将擅长的东西很多,除了能御凶兽,各有各的本事,不仅身体强壮,还有一身奇怪的力量护体,想要杀死一名蛮兵,不带凶兽,至少要两名中级修魔师打配合,还没法立即击杀,这要是再带头凶兽……

    这次的抗蛮战不同以往,为此东皇帝都没轻易调兵前去支援,经过这些天的交战,想必参加抗蛮战的皇家家兵已损失惨重。

    这懂行的,心里隐约都有了答案,这是一场没有救援的死战。如果能活下来,则是大功,可如果死了,连个全尸都不保,没人会记住你为国捐躯的好。

    抗蛮战,本就是东皇国内部的机密,哪里可能被拿来大肆宣扬?

    人人避之不及的事,偏偏这丫头还死命往坑里跳,蔡泽真是越想越觉得头疼。

    “你这是去送死。”

    “蔡老伯,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你,唉,罢了罢了。”

    原定次日一早将南宫璃送往蛮部东北区,结果晚膳过后,古家就派人找上了她,说什么由于打算采用突袭战,反守为攻,所以抗蛮战急缺人手,需要将她连夜送去。

    南宫璃当然知道这都是套路,不过反正她已经补充完了各种所需物,等着也是浪费时间,干脆就顺了古家的意,当晚连夜赶往蛮部。

    东皇国和蛮部之间长期对战,所以有不少固定传送点,南宫璃被人带去了靠近蛮部东北区的传送点后,就被放生了。

    所谓的放生就是给她指了个方向,扔给她一块兵牌,然后就不管她了。

    南宫璃收好兵牌,想了想,人生地不熟的,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按照古家人给的方向,找到同胞再说。

    反正在古家人的眼里,来了这里就是死,肯定不会再花心思故意设计自己了,自己要是找到了同胞,早参战就是早死,要是没找同胞,胡乱在蛮部这里行走,被抓了,还是死。

    思及此,南宫璃坚定了想法,加快了脚步,却在没走出多远时,被边上突然窜出来的一个人影吓了一跳。

    她下意识地想要避开,却听身后猛地传来卫三的声音,“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