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悍认输后,全场寂静,没有人再敢上斗台。

    到底都还是新兵,就算是派来装新兵的,也不可能派个中级召唤师来,更何况到达中级召唤师的,又哪里可能是什么新兵?

    田不仁那是靠田家砸资源砸出来的,撇开他这个特例不说,放眼整个新兵大会,除了南宫璃是中级召唤师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评判席上,蔡泽激动地宣布,召唤师个人赛比试结果是,衣家预备家兵——王离获胜!

    “赢了!离少他赢了!”

    郑晓一个激动,一把抱住身边的茯苓。

    茯苓自然心喜,正要回抱,猛地意识到郑晓是个男的!随后整个人僵在了那里,小脸不自觉地烧了起来。

    “你、你放手,你抱得太、太紧了。”

    “啊,弄痛你了?不好意,我实在太兴奋了。”

    郑晓急忙松手,抽身而去时,竟闻到了淡淡的香味。他愣了下,再看茯苓脸上难掩的羞色,他的心猛地漏了一拍。

    “咳。”

    郑晓别开脸,深呼吸了口气,心道: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喜欢男人?不不不,一定是我多想了。

    召唤师个人赛结束,接下来是修魔师个人赛,众人都等着南宫璃离开斗台,她却做了个简单得热身动作,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朱勇嘉挑眉道:“接下来是修魔师的个人赛。离少,你不离开,难道是要参赛?”

    南宫璃点点头,“不错,我代表衣家预备家兵这边,参加修魔师的个人赛,想要挑战的我的人快上台吧。”

    南宫璃一表态,众人的表情都很精彩,尤其是蔡泽。

    他现在再回想起当时,自己和离少达成的共识,如果他能带领衣家预备家兵赢得新兵大会的所有比试的话,他不仅赠出二十张训练围场的票,还当众宣布衣家预备家兵自成一阵营。

    “这小子,该不会是来真的吧?”蔡泽自言自语道。

    这召唤师第一已经被衣家预备家兵拿走了,修魔师第一要是再给了他们,这叫满场子的正式家兵们颜面何存?

    不一会儿,又一田家家兵上了斗台。

    来的是一名中级火元素修魔师,可能是想为田家争回一口气的缘故,他一上场就对着南宫璃发起了猛烈的攻势。

    南宫璃的周身频频发出翠绿色的光芒,众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一场火对木的比试。

    “唉,不是我说,我承认这个离少的召唤师天赋很高,可这修魔师,他一木元素修魔师,想比过火元素修魔师,这就没可能了。”

    “是啊。不过已经很厉害了,虽败犹荣吧,怎么说都只是一名预备家兵。”

    “他这一场下来,没准就会有比衣家更好的家族想要拉拢他了。我看,他来参加新兵大会的目的,一定是想要去更好的家族。”

    台下的人还在调侃,就见台上瞬间立起三道藤壁。

    对手的连发火弹打分别打在三道藤壁上,仿若微风拂过一样,三道藤壁完好无损地继续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蔡泽猛地起身,瞪大着眼道:“三壁齐发?这怎么可能?”

    南宫璃的举动再次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感叹之余,有人给出了不一样的声音:“只知道躲有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正名迎敌啊!防守有什么了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