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面前一个个明明怕得要死,却颤着身子往回走的北门区域的人,两名修魔师再度傻了。

    蝼蚁啊蝼蚁,在他们眼里,这些北门区域的就是蝼蚁,一没钱二没天赋的。平日里,多看这些人一眼,他们都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

    然而现在,就是这些他们平日里看不起的人,做了他们绝对不敢做,也不会去做的事。

    “你说,他们怎么想的?就凭他们?他们怎么可能守得住这北门区域?北门区域绝对会失守,面对明知道会发生的事,为什么还要做这种没用的事?”火元素修魔师皱眉道。

    “他们的确是去找死,可为什么,我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嘲笑他们呢?在我们眼里,他们是蝼蚁。那么,在西岳的人眼里,我们又是什么呢?因为是蝼蚁,所以就不该反抗?所以就该接受命运?”

    风元素修魔师感慨完,自己被自己吓了一大跳。

    他这是在瞎想什么呢?可不能因为一时脑热,做出那种寻死的事来啊!

    回头看了看高墙正中处的洞,“这洞怎么说?”

    火元素修魔师眸色微沉,“让它留着吧。”

    风元素修魔师笑笑,“看来,你也动摇了啊?”

    “走了,回去禀明上头,就说南贤郡主插手了这事,看看上头怎么说吧。”

    “好。”

    ——

    南宫璃赶到北门区域城门前时,茯苓一行已经压不住那些发狂的西岳人了。

    城门恰好被攻破,茯苓一行的计划瞬间被打乱了。面对那些明显不正常的西岳人,他们被逼得不得不后退调整。

    看似只是小退了几步,但两方交战,先退的就会慌,就会乱,就会影响士气。

    所以,即使他们还没产生伤亡,看着未败,实际上却是已经有败的趋势了。

    “大家不要乱,先撤,撤到我身后!”

    南宫璃说着,一个御木行飞了上去,站在了前线的最顶端,双眼绿芒一闪,“砰砰”两声,两个超大半圈形藤笼罩了下来,乱了敌方的队形,为自己这边争取到了撤离的时间。

    茯苓等人一见是南宫璃来了,瞬间信心大增,士气立即回了巅峰。

    茯苓大喊道:“我家小姐来了,我们一定会没事的,大家听小姐的,速撤!都撤到她身后去!”

    茯苓声落,蕙兰一行也好,莫家军一行也好,还有因当皇家学院信使而结交的部分皇家学院院生,以王兴打头,由茯苓带领的那一行人也好,全都退到了南宫璃的身后。

    当他们转身,看见在南宫璃身后,那些早就走了的北门区域的人,竟然全都回来了时,一个个都惊讶得说不上话来。

    南宫璃没时间解释太多,出手又是四道藤壁道:“对付西岳,我们不能只靠蛮力。只要大家互相配合,上下团结一致,这波西岳兵,我有把握挡下来!”

    “蕙兰,你带几个人一起配置一批麻药来,要量大!”

    “茯苓,你过来,拿着这块玉,还有这张传送符,替我赶去无极门搬救兵,找子玉长老或焚长老,薛导也行。”

    “北门区域的大家伙,你们迅速回去把能带出来的吃食都给拿来这里,速度要快!

    莫家军和皇家学院的和我一起御敌!所有修魔师准备,排成一排,听我指挥发招,召唤师们先侯场,弓箭手们把弓箭取出来,来我这里领毒剂给箭头上毒!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