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得一声,一切归于平静。. .

    “凤儿,凤儿……”

    慕辰风当先从尘土中起身,轻咳看向周围。

    当看到一边趴在地上身上也被尘土覆盖的林月凤,心惊低道,跟着上前。

    他扶着她的肩头拥在怀中,一边绯月跟着抓上她的肩头。

    “她没事,只是受了些皮外伤。”

    绯月失落抽手,看着拥着林月风面色焦虑连晃着她低呼的慕辰风安抚。

    眼神中伤痛跟着闪过,挣扎从尘土中爬起来安抚他。

    “谢谢你帮我……”

    确定她没事,只是额头和手臂上有些擦伤。

    怀中的女子眼睛跟着睁开,慕辰风这才放开她,心疼扶她起身,对绯月由衷道谢。

    “不必谢我,我帮你也是帮我自己,更为了我西冥和你们大启的安宁,不是吗?大启王。如今歹人已除,本殿也该回去了。告辞。”

    绯月忽略慕辰风怀中林月凤跟着看向自己满眼的感激。

    她的感激他不需要,既然今生她不能给他想要的。

    他又何必强求。

    虽然她从村中出来帮自己,但他的心到现在才清楚,就算他再执着,在她心中他只是她兄长。

    强忍着看向她的目光,他淡说着,对跟着到前的慕辰夕抱拳道,扭身而去。

    “绯月……绯月大哥,你的手……”

    林月风也有些蒙。

    她有很多话想跟他们说。

    亲眼见到云王死在不远的废墟中,慕辰夕跟着着人拉他的尸体去埋葬。

    看绯月起身看都不看她,说完转身而去。

    看着随他转身,他手指间跟着流下的血迹,林月风还是在慕辰风的搀扶下挣扎上前阻止提醒。

    “没事,一点皮外伤死不了。以后你要好好的,我走了。回京我就要成亲了。”

    绯月扭头,强忽略着她身边的慕辰风。

    清淡道,说着转身而去。

    “绯……”

    心中有不舍更有很多疑惑,林月凤还是在慕辰风的搀扶下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

    她知道这次过后,他们再也回不到之前的关系,也许连普通的兄妹关系都没了。

    因他要成亲了。

    “他走了,我们也回去吧。”

    她满眼的不舍,慕辰风扶着林月凤的手紧了紧,最终还是低劝着她。

    “我终究还是对不起他。也许只有下辈子才能偿还他的恩了。”

    失落扭头,想着绯月为他付出的十年的青春。

    虽然他一直给人俊美妖孽的样子,看他走路明显蹒跚的身影,还有那两鬓又多了缕的白发。

    她只感觉心头好象被什么狠狠握着,难受压抑。

    枯涩看着他的背影,林月凤低道,偎进身边慕辰风的怀中。

    “我知道,我都知道……”

    虽然她没有哭,但她偎进自己怀中跟着涌满眼眶的泪花,慕辰风心头一紧,紧拥着她连连应合。

    他离开村庄本伤心失望着她的离开,他也恼恨过绯月,明明他们都成亲了,他还这么不死心。

    但那天晚上,他喝多了被人拿下。

    齐绯亮本想把他送给“皇兄”,意图让“皇兄”杀了他。

    还是绯月大义灭亲,亲手杀了他弟弟,在他和齐绯亮的动手中,他才知道绯月为了她付出十年的青春。

    纵然齐绯亮意图以这挑拨他救他的初衷,他终究还是救了他,杀了自己齐绯亮。

    更知道了,此时皇宫中的皇上根本不是真正的皇上。

    真正的皇上正被他们关押在天牢,已关了很长时间。

    纵然难以相信这事实,慕辰风还是跟他一起去皇宫天牢见了皇兄。

    兄弟见面,他才知道真相。

    皇兄虽然忌惮他手中的权势,但他放弃手中的权势去岭南,他就已在吴贵妃的恳求下答应放过他们。

    也给自己提醒,只要他们不回来,他不会再追究他们。

    至于他们回京的事,他也不会追究。

    就当看在母后的面上,放他去做个闲散王爷,他只想这么而过。

    却没想,云王进京之后,先给他无形中下了药。

    让他性情大变,在他清醒后意识到自己难以控制心中的狂躁,准备找绯月给他看病时,云王派人幽禁了他。

    因他身边那叫仇霸天的男人会易容术,他就化身为他的影子。

    宫中人都知道云王被关,被皇上特殊关照着,却不知其实是皇上被关,云王代替他当权。

    钱白两家甚至傅家,甚至先皇还有慕辰风留下镇守京城的那些大人将军也都分别遭他陷害。

    不是被罢官就是被流放。

    因林月风和慕辰风和钱白傅家的关系,云王更为了拔除这些眼中盯,派人刺杀他们。

    然后就发生后面的种种事。

    兄弟两在大是大非面前,所有的恩仇跟着化解。

    当夜,绯月和他还有皇上连夜设定了这样的计划。

    慕辰风有绯月易容成齐绯亮,三人将计就计。

    一齐猎杀了仇霸天和云王。

    而在之后,绯月也对他发话。

    只要他好好对凤儿,他保证再不会出现在他们眼前。

    回去他就要成亲,找个自己看得顺眼的女人成亲。

    以后他们再相遇只有两国君臣的关系,再无其他。

    “你不恼我不跟你打招呼离开来找他吗?”

    许久林月凤平复了心情,抬头看着眼前一脸依恋看着自己的男人小心问。

    “没有。都是我太自私。人于人毕竟是相互的,我应该支持你。之前我不了解他,也知道现在我才明白。以后我绝不会再猜测你们,也绝不会再让你受点滴伤害。”

    慕辰风低头,看着她眼中的心虚和愧疚。

    心情释然,要说抱歉的应该是他。

    怜惜拍着怀中的她的肩头低劝。

    “恩,”林月凤点头。

    “我们先回宫再说吧。”还是慕辰夕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柔情蜜意,提醒。

    众人回宫。

    毕竟是歹人陷害和作恶,皇上到京城安抚了些局面,然后就跟林月凤他们一起回那山村,亲自接太后钱老爷子他们进宫。

    “都过去了,过去了。哀家的好皇儿……”

    太后听了慕辰风他们回来说的皇上之后的遭遇,虽然众人都感觉世事无常,还是热情招待了他。

    之后。

    太后重新住进皇宫,刘氏等人到了京城。

    虽然他们住在林月凤给他们买的宅子中,却时常到皇宫陪太后。

    慕辰风和林月凤一干人继续住在京城,经营着自己的生意。慕王成为典型的妻儿控,除了陪着爱妻就是在家照看孩子,两夫妻自然也时常带着宁儿进宫陪太后。

    至于水水。

    在知道绯月回去后,小丫头片子哭了两天,然后有一天给家中写了封信,离家出走。

    她和炎西,绯月的故事也跟着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