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问道作者:昆仑祭酒

千里紫气藏运祚,几堆青瓦纳乾坤。 半生白发了俗世,一枕黄粱却泥尘。 …… 一觉醒来,天地反复,少年白发,锦衣褴褛。 是一梦经年?抑或大梦未觉? 望着山中愈来愈盛的氤氲紫气,沈言茫然的瞳孔中渐渐有了神采。 石枕渡人梦,古书盗天机,仙妖神人鬼,尽在黄粱中。 故事从一个被回拨三十年的世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