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狂生作者:毛驴二号

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 华夏自古尊孔,士子崇尚君子之交淡如水,不屑结党。 岂知文能捧楼、武能镇国的伟人范仲淹,败走江湖之远,却因小人结党。 文坛领袖欧阳修,愤而怒上《朋党论》:君子亦可有党! 其后数十年中,大宋入党成风,君子私下结党。 新党、旧党、蜀党、洛党、朔党云云,挥斥方遒、粉墨登场。 熙宁二年秋,‘西凉狂生’张子颂入京科举,便也挂了一个牌子:中庸之党。 可惜,党员却只有一个花花公子:驸马都尉,王诜。 一时间,‘庸党’之名,沦为汴京笑谈…… ------------ PS:狂生不一定要打打杀杀,也可以狂得温文尔雅。 比如,建个党、变个法、罢几个宰相,再蹂躏蹂躏皇帝…… 毛驴揖手,客官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