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孕了,却是一个鬼胎,我该怎么办?作者:火舞情殇

而此时,我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时钟指向了午夜12点,梦里的惊秫,让我在六月的晚上依然觉得浑身冷的彻骨。  我揪着衣领大口的喘息着。   “怎么了?恩?”  熟悉的声音响起,虽然有些怪异,我却松了一口气。  慢慢地回头,映入眼帘的是我丈夫那张俊逸的笑脸,眸底那深情的目光让我心头豁然开朗。  “做了个噩梦,好可怕!”  我嘟着嘴,撒娇似的往他的怀里缩了缩,却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我老公苏洛的身体就像是刚从万年寒窟中拎出来的冰疙瘩一般,冻得我瞬间推开了他,并且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苏洛。   “怎么了?”   苏洛声音不改,依然笑意涔涔,可是我却觉得头晕眼花的,浑浑噩噩的好像忘记了刚才要说的话。“你……”  我轻启朱唇,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苏洛一把扯进了怀里,冰冷的温度让我再次哆嗦了一下,可是他却没有留给我反抗的余地,冰凉的唇瞬间夺去了我的呼吸。  他的吻不同于以往的温柔,带着一丝掠夺,一抹霸气,还有一些我说不上来的感觉。  我突然觉得头更疼了。  单薄的睡衣在苏洛手指的挑动下离开了我的身躯,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窟窿一般,却在我没来得及喘息的瞬间,苏洛已经在我身上点燃了一层激情的火焰,并且越烧越旺。  “老公!”  我笑颜如花,双臂缠着他的脖颈,与他抵死缠绵。  苏洛轻轻一笑,便让我化成了一汪春水,再也找不到东西南北了。  一场畅快淋漓的缠绵过后,我看着他温柔的起身,在我的视线中走入了卫生间。不一会,哗哗的水声响起,雾气腾腾的热感觉身体像散了架一般的难受,更有一层汗渍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捡起一旁被苏洛扯落的睡衣,我快速的披上,赤着脚下了床,准备和我新婚不久的老公来洗个鸳鸯浴。  就在这时,一道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瞬间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然后仿佛突然间清明了一般,我茫然的看着四周,鼻腔中都是旖旎的气息。  我怎么了?  这样的疑问袭上心头,我却来不及细想,连忙转身回到床前接听了电话。“夏末,我出差回来了,刚下飞机,先去一趟公司,一会回家陪你吃饭,乖乖等我哦。我有礼物送给你。”  电话里传出我老公苏洛熟悉的声音,此时却瞬间让我惨白了脸。  我猛然间想起,苏洛出差一个星期了,那么刚才和我共赴巫山的男人是谁?  我突然慌了,跌跌撞撞的跑到卫生间,猛地拉开了推拉门,氤氲的热气还没有散去,水流顺着地漏缓缓地流淌着。  可是卫生间里却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