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与老天抢时间

    2003年是互联网真正开始腾飞的时代,2003年袭来的“sars”,在sars病毒肆虐异常,中国线下实体店面遭受惨重打击的同时,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却正在迎来新一轮的复苏,电子商务迎来梦想时分。

    阿里巴巴集团于2003年5月10日投资创立淘宝网,未料想,迎来了线上业务的火爆增长。

    如今已经是2003年6月,唐枫要想建立一个淘宝一样的交易平台根本就不可能了,起步就已经晚了,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资金,京东商城他也想过,现在没有钱一切都是空想。

    2003年的qq早已经崭露头角,想打破他在华夏的垄断根本就是吃人梦想,yy,像好123一样的2345,独霸全国的微信……挣钱的机会很多,但是,必须有启动资金。

    唐枫在前世除了是一名,不过那个人重生在了2001年比自己早了两年。

    如今自己也重生了,按照小说的路线走根本就不可能的,别说游戏外挂了,那只是理想的状态,就算你制造出来,根本就没有销路,何况现在已经出了相关的法律,这一条是走不通了。

    其实作为一名顶级的黑客,他的强项就是制造木马、病毒,在重生前wannacry(又叫wanna decryptor),一种“蠕虫式”的勒索病毒软件,大小3.3mb,由不法分子利用nsa(natnal security agency,美国国家安全局)泄露的危险漏洞“eternalblue”(永恒之蓝)进行传播。

    勒索病毒肆虐,俨然是一场全球性互联网灾难,给广大电脑用户造成了巨大损失。

    当时统计数据显示,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0万台电脑遭到了勒索病毒攻击、感染。

    勒索病毒是自灰鸽子和熊猫烧香以来影响力最大的病毒之一。wannacry勒索病毒全球大爆发,至少150个国家、30万名用户中招,造成损失达80亿美元,已经影响到金融,能源,医疗等众多行业,造成严重的危机管理问题。

    华夏部分windows操作系统用户遭受感染,校园网用户首当其冲,受害严重,大量实验室数据和毕业设计被锁定加密。部分大型企业的应用系统和数据库文件被加密后,无法正常工作,影响巨大。

    唐枫当然不会制造出一种这样的超级病毒来,即使他有这样的能力,他也不会做这种危害国家的事情。

    看着崭新的笔记本,唐枫进屋后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他一个字符也没有敲下去,一直在回忆2003后的世界走向。

    想来想去没有一件事情可行,看来也只能够,先挣点小钱了,不他到是想到了一个计划,一个针对qq的庞大计划,只是现在还不能够实行。

    晚上7点,唐枫的父亲准时的回来了,看到院内的摩托车当时脸就黑了,吓得唐枫都没有敢出屋,最后,还是母亲帮忙解围,才敢出门吃饭。

    饭后,唐枫立即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开始自己的大计划,只听到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音,一直持续到了九点半。

    早睡早起,是这次重生唐枫给自己定下的目标,要想活得好,必须身体好,身体要是垮了,挣再多的钱也没有用,因此9.30的时候,唐枫就准时的合上了笔记本,简单的洗漱,就躺在了床上。

    “嘀嘀!”

    唐枫刚刚躺下就传来了手机信息的提示音,打开一看,“小色鬼,睡觉了吗?”

    “美女,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小心长痘痘。”

    唐枫看了看信息的内容笑了笑,随意的编辑了一句就发了过去。

    “小屁孩,你才长痘痘呢,不聊了,睡觉。”

    唐枫看后,就合上了手机,闭上了眼睛……

    早晨,6点整,唐枫定制的闹铃准时的响了,穿衣、穿鞋直接奔向村中的田野,半个小时后,满头大汗的回来了。

    一个小时后,唐枫的房间里又传来了噼里啪啦的键盘声音,母亲只是从窗口看了一眼就离开了。

    一连几天唐枫都是这样很有规律的生活,9点半睡觉,6点起床,跑步、玩电脑,偶尔会和白雅晴发个信息,就脸胖子和其他的小伙伴找他来玩都被他拒绝了。

    直到昨天晚上,从母亲的嘴里传来要割麦子了,才打破了他的规律。

    小麦是华夏的主要农作物之一,从南方到北方一般从6月初到7月底之间收割。

    每年的6月都是多雨的季节,农民必须要赶在雨前将小麦收回家,虽然现在是机械化的时代,对于小麦的收割根本就不用人工,但是,收割后的晾晒、储存,都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

    唐枫的父亲一直忙于工作,一年365天,无论刮风下雨,从来不间断,只要家里没有大的事情从来不会请假。

    一家10几亩地完全落在了母亲一个人的身上,母亲虽然刚刚40出头,却比城里人老得快得多。

    唐枫看着母亲在地里忙前忙后,心就像针扎的一样疼,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帮母亲多做一些活,减轻点母亲的负担。

    8亩地的麦田,堆积如山的小麦,唐枫家只有3分地的院子根本就晾晒不开,房顶上、猪圈上、晾晒台上,到处堆满了金色的小麦。

    “轰隆隆,轰隆隆……”

    “小枫快,快点……”

    妈妈的脸上带着着急的色情,一年的收cd在这里,要是被雨淋了,那就全完了。

    不是农民根本就体会不到农民的辛苦,他们是在和老天争时间,家里的小麦还没有晒干,地里的秋种就要开始了。

    短短的一个星期唐枫都没有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忙完地里,忙家里,原本就不白的他再次黑了一圈,可以和泰国人比肩了。

    看着眼前无穷无尽的麦田,唐枫发誓在挣到第一笔钱后,一定在城里先给他们买一套房,以后不要让他们辛苦了。

    阴雨连绵,一连三天了,母亲的脸变得无比的难看,天气在不晴,收割到家里的小麦就会发霉,这一年就白忙了。

    也许是农民伯伯的祈祷感动了上苍,雨终于停了,太阳公公露出了他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