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xyh,连明天的你都能的月票.)

    “真是笨蛋主人呐!”眼见呼喊已经起不到作用,贝蒂开始将注意力放在眼前那个冒充艾奇多娜那个人身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气息那么接近,但是你肯定不会是多娜大人.”贝蒂喘了口气,一口气突破两个世界的障碍,从梦境中再直接来到他的身边,尽管有契约在这方面的加成,但是自己所能使用的方法是在微乎其微.

    “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呢?”此时艾奇多娜笑了笑,手指朝着贝蒂指着,然后勾了勾手指.

    “因为我是被多娜大人制造出来的,如果是真的多娜大人,那么无论外表变成什么样子,血液中的魔力我也能够感受到.虽然每个人之间的差别微乎其微,但是只有我,能够特别的感受出来.你,不是多娜大人.”贝蒂借着说话的时间连忙恢复体力,刚才冒冒失失就从那个世界冲了出来,结果黑十三没有救到,然后自己也暴露了.

    完全是因为她通过契约知道了黑十三的秘密,实在是太惊人了.

    那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在契约的帮助下,贝蒂毫无障碍的全部探查得清清楚楚.第一次死亡,到不屈的反抗,按照自己理想走向的第一次大结局,发现了真正的敌人.第二次,第三次,每一次都经历了不同的时间段,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然而最短的时间,连短短一个月的次数也有.

    他去过天堂,下过地狱,也来到过冥界,知道了世界上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东西,他因为死亡轮回之后记忆会被抹除.所以将自己的记忆每一次都通过保存的方式,放在世界的各个地方,防止被删掉.然后,他成功了.

    又是花费了好几百年的时间运筹,决定这一次走得更远,却不料自己所做的一切造就被人看在眼里.

    “按理说世上应该没有什么人,能够通过魔法控制他的心神了.知道他稍微有点防备,哪怕是艾奇多娜大人也不能随随便便将他带入到梦境里面.但是你却成功了……而且你我都不知道你使用的是什么方法。.『.”将魔力分为三份,一份用来进攻,一份用来进攻的应变,最后一份用来防守。贝蒂一次性召唤除了两个魔法,先是借由魔力制造了一层雾气在四周,在第二个麻痹魔法准备完成的时间,瞬间将水雾在她四周炸开,在她身边形成了实体的水雾气,紧接着一个麻痹魔法丢了过去。

    “谎言的谎言,对于我来说,就是真相。”雾气中的人,一副预料之中的反应,甚至都没有离开原地,只是站在里面说了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但下一刻,贝蒂如面临大敌,面色难看的看着雾气中还完好站着的人影,咬着牙说道:“谎言即使真相……我知道你是谁了!……”

    魔法,本该在雾气中炸开,甚至让里面的人受伤,破坏掉她不知道怎么形成的魔法,然后将黑十三解救出来。

    然而——被弹回来的是自己的魔法。

    这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魔法,竟然能被弹回来。

    如果说魔法是一坨碰到就炸的炸弹,那么眼前的一幕,无异于有人将一团冒着火的炸药轻轻的推了回来,这让他如何不觉得意外?

    一声惨叫伴随着倒地的声音,雾气逐渐散开,里面的人依旧笑颜相迎的模样看着贝蒂,只不过从一开始到现在,她始终站在原地动都没有动一下。

    不过下一秒,她的脸突然开始变得扭曲起来,不,不仅仅是脸,连身体的其他部位也开始发生了扭曲。一个银发,半精灵的女性出现在贝蒂眼前。

    贝蒂看了那边一眼,看着那熟悉的容貌和身材,眼中露出不屑的神色,尽管身体还抖着不停,但已经不妨碍她站起来了。

    “是啊,我的确打不过你.但如果你知道他最在乎的是谁,那么你就不会这么做了.”

    “什么?”有些懵懂,她依靠本能变成了周围人记忆中最深刻的模样.就像是一条线一样,每个人身上都有线.将所有人的线连在一起,出现次数最多的,就是她会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模样.

    “原本在魔女时代之前还经常露头,结果之后完全隐匿了起来,虽说知道你的人绝对不会认为你已经死掉了,但也没有听说过你被谁给封印了起来.所以只能判断,你是自己躲藏了起来,并且有了自己的意识.”翻着自己的记忆,贝蒂大致已经肯定了她的身份.谎言的谎言即使真相,虽说还有几个人也有类似的能力,但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连丢出去的魔法都能欺骗的,世界上只有这一个人___潘多拉.

    自己和人类最大的不同,那就是不会随着时间而忘记自己的记忆.一旦见过一次的东西,将会永远存放在自己记忆里面,而且几乎每次每刻都能想到自己需要的那一份记忆。

    [没办法,只能先借用一下他的魔力了.]额头上的契约亮起,一瞬间周围出现了不少人,众人还没察觉周围发生了什么,贝蒂连忙喊了一句.

    “各位,帮帮忙阻止一下那个人.”

    “等等,这里是哪里,你又是谁啊?!”

    “这股超级不详的气息……”

    “即便咱也能感受到未知的恐惧呢——话说这位不是莎缇娜本人吧,虽然外表很接近,但是和前两天见到时候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呢。”用扇子半遮着自己的脸,看了一眼正对着自己微笑着的潘多拉,阿纳斯塔西娅心生怀疑的看着她。

    这一刻,阿纳斯塔西娅的表情无比的冷静,这个人绝非莎缇娜,却不会比莎缇娜少棘手多少。

    贝蒂知道突然将他们传送上来肯定会有很多疑问,但是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

    “拜托了大家,你们之前的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既然都相信他能解决这个事情,那么恳请大家再帮帮忙,阻止她继续变身吧!”贝蒂尽可能长话短说,但是奈何周围的人都一脸不解。

    “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呢,小姑娘。”

    “话要说明白一点啊,眼前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感觉像是人,又不像是,难道是魔女教的新东西?

    “你在做什么?明明是我先问的!”

    “你凶什么凶,有对你说话吗?”

    “凶你怎么了?要打架吗?”

    “这……”贝蒂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突然就发起了火来,然后想明白什么转头看了一眼潘多拉,那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笑容,突然心生恐惧。

    “在愤怒中起舞吧。”潘多拉手微微举向半空中。

    一道魔法,打破了众人的吵闹。

    “还真是棘手的状况。”‘尤里乌斯’突然从外面钻了进来,看着眼前的众人。

    然而贝蒂只需要一眼,就认清了‘他’的身份——魔女教大罪司教担当,愤怒——在众人被迷惑的情况下,他的出现,代表了什么?

    “难道,这一次真的要失败了吗?”贝蒂心有不甘的说着,看向了黑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