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不知道什么是魔兽,也不知道魔兽在这里代表了什么。但是就像是本身对那种生物的畏惧一样,在看到那小女孩怀中抱着的是一只魔兽的时候,本能的想要让它远离那个小孩。

    “闪开!”黑十三冲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连忙低头从地面上不知道找着什么。

    “黑十三?”艾米莉亚奇怪的看着在地上摸索着的黑十三,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发出那样的语气,就像是受到惊吓一样。

    “你在干什么啊大哥哥,这里只有石头和杂草而已啊。”格拉姆突然点醒了黑十三,于是捡起一块石头捏在手心里,然后展露在艾米莉亚面前。

    “你看,这颗石头很特异吧!感觉很稀有的哦~会不会很值钱呢?”黑十三哈哈笑着,用着余光看着尼姆抱着的那只魔兽。它还没有察觉!想到这里黑十三偷偷松了口气。

    刚才自己灵机一动,假装没有发现魔兽的身份让它稳住。黑十三不知道魔兽的破坏力如何,但是野兽又是这么近的距离,哪怕的那样体积大小的,对一群毫无防备的小孩子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先静观其变吧,看看它到底想做什么。

    而且从它之前的表现看起来,无论是示弱还是躲在那尼姆都会怀里,都表明了它是拥有智慧的。不过这种情况下,一只有智慧的魔兽,远比毫无理智的野兽更安全得多。

    而且……这是自己和艾米莉亚第一次出来约会,不过艾米莉亚没有发现吗?那只魔兽身上黑色的气息稍微近一点超明显的。

    “石头?”艾米莉亚心中有些了然,以为黑十三是那种非常喜欢收集石头的‘怪人’吧,根本不用侦测就知道黑十三手上拿着的是一块随处可见,普普通通的石头而已,别说值钱了,仍在路上也不会有人捡的。

    想着怎么安慰才好,艾米莉亚勉强露出了笑容。

    “黑十三……其实那个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已。”果然撒谎什么的,自己不擅长啊。艾米莉亚叹了口气。

    “是这样子吗?可惜了,还以为这个花纹会值点钱呢。”说着就将捡来的石头随手扔掉了,目的达到了就好,只是没想到出来约会一趟都能遇到一些麻烦事。不过自己就算视而不见,罗兹瓦尔路过这里的时候,应该也能发现这只狗身上的不同吧?

    不过自己根本就不清楚罗兹瓦尔的行踪,要不要回去问一下拉姆呢?心中的念头一出现就停不下来,感觉今天的约会要到此为止了。

    “大哥哥再见!下次再来哦~”

    “嗯,下次会给你们带更多好吃的过来。”

    挥了挥手,和三个小朋友打完招呼之后黑十三的眉头迟迟没有舒缓开来。这里的闲事自己要管吗?

    “大家都是听话的好孩子呢~呐?”从来没有和这么多人友好的交流,尽管只是一群小孩子,但也是很大的进步了!真的超级喜欢他们呀!

    “啊?嗯嗯……是呢。”黑十三心不在焉的说着,不过看艾米莉亚的表现应该是没有发现那只魔兽了,不知道藏在魔晶里面的帕克发现了没有。

    “黑十三?”

    “干嘛?”低着头的黑十三突然抬起头来,一对紫色的眼睛正担忧的看着自己,这让黑十三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和她一起出来玩的,结果后面自己完全就将她甩到一边,和那些小孩玩去了,自己真是超失败的。

    “总觉得从刚才开始就觉得你有些怪怪的,果然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吧?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回去吧?”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仔细看着自己的眼睛深处,还捏着自己的手掌,艾米莉亚倒是一副有模有样看病的样子。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看出来什么,但是那份关心自己是明白的。

    “被人关心的感觉挺不错啊。”烦心事一下子消失不见了,这种事情,身为男人的自己应该更加果断才对吧。

    “已经没事了吗?不要太勉强哦~”还是不放心自己的样子,不过黑十三已经决定继续再逛一会,劳逸结合才是最重要的。魔兽的事情晚上回去再问吧。

    回头再看了一眼那群小孩子,正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讨论着什么。

    既然那只魔兽选择隐藏自己的身份,那么肯定就是有所图,自己抽空再观察一下就好。

    【总算联系上你了,你那边还好吧?】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自己一个激灵,然后才想起来有翠碧丝这个*库管理员的契约精灵存在。对了,她会不会知道魔兽要怎么处理才好?

    【你们遇到魔兽了?奇怪了,罗兹瓦尔虽然很讨人厌,但是村子附近都设下了结界,魔兽是绝对不可能进来的。而且按你的说法,那只魔兽显然是有智慧的。那么很可能是头领级别的!你们两个最好赶紧回来才是!】翠碧丝才不管其他的,什么事情都没有黑十三的性命重要,要是让自己的契约者就这也死掉的话,那样自己就真的欲哭无泪了。虽然不会说跟着死去,但是自己苦苦等待四百年就是为了他的出现,如果他死掉的话,那么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它应该是有目标,回头我们再商量一下怎么处理这件事。】黑十三让翠碧丝不用太担心之后,就单方面屏蔽了翠碧丝的心灵交流。

    看着蹲在一旁和藏在花朵里面的微精灵交流的艾米莉亚,黑十三伸了个懒腰。这个时候应该更加注重眼前才对。前面那片湖水风景似乎不错,一会带着艾米莉亚去那里看看吧。看着湖边还有人,黑十三这样想道。

    “真是气死我了!”翠碧丝气的牙痒痒,自己好心好意的替他着想,结果那家伙根本不领情!如果不是契约者,自己才懒得管他死活呢!

    “不过不对劲啊,村子里怎么会出现头领级别的魔兽,而罗兹瓦尔毫无察觉呢?”翠碧丝停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将那本黑色封面的书又翻开来看了一眼。

    “果然是这个吗……你这可是作弊啊,罗兹瓦尔——”

    天色逐渐变暗,回到宅邸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变成晚上了。可在黑十三的生物钟里,现在的时间最多晚上六点左右,应该说这里的夜晚来得太早了吧。

    艾米莉亚双手背在身后,站在后面的黑十三看不到艾米莉亚的表情,但是,她现在应该是开心的。

    果不其然,艾米莉亚笑着转过身对黑十三轻声的感谢道:“今天真是谢谢你了,约会吗?感觉以后有机会还可以再来一次呢~”

    “只要你喜欢就好。”黑十三点点头,看来今天的约会算是成功的。

    “那么,明天再见了~”艾米莉亚开心的跟黑十三道别之后就一个人先上楼了。而就在此时,一个人揽住了黑十三的肩膀,用手掌放在额头上看着艾米莉亚离开的地方说着:“啊啦~看来今天艾米莉亚大人十分的愉悦呢,有发生什么好事情吗?”

    白了一眼自来熟的罗兹瓦尔淡漠的回应着:“秘密。”自己和艾米莉亚的事情不想和罗兹瓦尔说太多,简而言之就是什么都不告诉他就好了。

    “哦~是这样吗?哼哼哼~”仿佛看透了一样,罗兹瓦尔嘴角上扬,再配上那副妆容,看起来说不出的滑稽还是令人害怕。不过却自觉的松开了手,朝着宅邸里走了进去。

    “你可别忘了。”

    “什么?”

    “这里,可是我的领地。”

    “关于这一点,我相当的清楚。”

    “是吗?哼哼~”完全不明白罗兹瓦尔为什么单独和自己说这番话,但是觉得他这些话特意跟自己说是有深意的。看来,计划的事情要赶日提早了。

    “又忘了……”心想着一回来就将这件事情告诉罗兹瓦尔然后看看他的反应,结果被罗兹瓦尔一打岔全忘了。不过一会吃晚餐的时候再说也一样吧。

    这样想着的黑十三来到了浴池里面,这么大的地方一个人使用,无论是不会变冷的温水,还是周围的装饰都有些奢侈过头了。

    眼皮变得稍微有些沉重起来,说起来从早上开始自己就一直忙碌到现在,中途一点休息的时间也没有。虽然是游玩,但是也没有找个地方好好的坐一下聊聊天什么的,几乎完全就是像赶路一样在旅游。

    脑子里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靠在浴池边上不知不觉就沉睡起来了。身体像是飘在空中,完全不受重力的影响,思维也变得空洞,开始失去了自己的作用。

    黑暗中,一对红色的眼睛突然睁开,然后发出了狰狞的怒吼。

    “卧槽!”黑十三猛地坐起,结果手臂在墙壁上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还真是感谢这身体突然变得强壮了。”只是稍微觉得有些疼,如果是以前的身体,可能这一下要疼上好久。稍微清理了一下就穿好衣服出去了,路上还和正在整理花瓶的拉姆打了声招呼。

    “今天真是期待女仆们的晚餐呢,不知道会准备什么好吃的呢?”

    “稍微有一丁点努力就想要吃好吃的,对于你来说烤红薯就足够了!”

    “别那么说,我好歹也学会了魔法,知道吗?我可是法师哦!”

    “将草地上弄得一团黑,然后让蕾姆清扫这种事情?麻烦你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就算是女仆也会觉得很困扰的。恼人先生~”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平淡无奇,但是至少可以确定拉姆今天心情不错。

    至于要怎么确认拉姆心情好还是坏,只要看她和人说话的时候,会不会毒舌就ok了。

    “对了,还没好好感谢蕾姆呢,她做的这身衣服真的很合身,拉姆知道蕾姆喜欢什么东西吗?嗯……最好是便宜一点的。”一想到手头拘谨,黑十三又补充了一句。毕竟自己这个艾米莉亚专用守护骑士说不定真没有工资拿,自己是不是要想办法去哪里找一份工作了?要不在这里当个临时女仆也不错?开玩笑呢~~如果真那样做,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感谢的话就不用了,毕竟身为女仆的理所当然呢,合身也是当然的,蕾姆的手艺是最棒的~”

    “令人惊讶的自信,不过那个人是你的妹妹吧,那你干嘛一副骄傲的样子?”

    “因为蕾姆是我妹妹呀~”拉姆双手叉腰,作出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的样子。

    黑十三囧了个脸,挥了挥手就离开了。难得看到拉姆的笑容,感觉疲惫也消除了不少。话说宅邸里还真是冷清啊,几天下来,除了拉姆和蕾姆姐妹外,就只有艾米莉亚这个常客住在这里,以及宅邸的主人罗兹瓦尔,和基本不出门的*库管理员,翠碧丝。

    晚餐还是牛排和面包,喝的东西是果汁。

    “不是说不能在一张桌子上用餐吗?女仆姐姐哟?”黑十三用力的咬着那块半生不熟还能咬出血的牛排,好不容易切下来一切还死活嚼不烂,心想着自己偷偷用刀子全部切成碎片然后一口吞下去得了。不过一定不能被她们看到,不然又会有那种鄙视的眼神盯着自己。

    “罗兹瓦尔大人和艾米莉亚大人不在就没关系了,反正也没有其他客人。”拉姆自顾自己的小口吃着,头也不抬一下。

    “好歹我也算客人吧?”黑十三受不了了,将牛排扔在一旁大口的咬着面包,松软的白面包,这个可以有!配合果汁,多多少少还是能撑饱一点肚子的。实在不行晚上再偷偷去厨房偷一点烤红薯出来就好了。反正宅邸里有那么多人,也没人知道是谁偷吃的。

    “不是你说让我随意一点的吗?”

    “那倒也是。”

    看着两个人随意的对话,一旁的蕾姆默不作声的,只是时不时盯着黑十三的脸庞看,然而在黑十三看向她的时候,蕾姆又会立刻将头转向其他地方,绝对不会发生目光上的交集。

    【蕾姆在干啥呢……】将面包解决完之后又切了一小块牛肉嚼着,那弹性——感觉这一块牛排能啃一年。

    如果有女生时不时在看你,可能是在意你,或者喜欢上你了。但是黑十三是不会那么想的,两个人之间几乎没有交集,甚至连像样的话都没有说上两句,别说喜欢了,一听到拉姆说的自己练习魔法造成的污染还是蕾姆打扫的,估计她不厌恶自己就不错了。

    “一会可以抽空去*库问问翠碧丝相关的问题,只是时机也太不凑巧了,罗兹瓦尔晚上一回来结果就出去了,也不知道什么事情那么着急,如果自己和他一遇见的时候就将魔兽的事情告诉他,那么这件事情就不用自己头疼了。”完全没有将棘手的事情交给其他人的想法,既然是自己发现了,那么自己解决也是必须的。不过光靠自己肯定不定。

    从怀里将上次写着计划的纸张重新展开铺在桌面上,在实力和金钱两个选择上犹豫了很久,终于在实力上面画了个勾。

    “果然目前阶段自己的实力是最重要的,虽然有钱也能雇佣很多人办事,但是这个世界靠得住的人……要说自己认识的人也就那么几个,钱的问题以后再想办法吧,反正在这里也是吃别人的,喝别人的,也不用花自己一分钱。”钱不是当务之急,保命的手段才是最重要的。魔法的训练还是得按时坚持,一会倒也可以问问翠碧丝有没有厉害一点,又简单学,又没有副作用的魔法。

    “厉害,简单学,又没有副作用的魔法,如果有的话,请告诉我。”翠碧丝头也不抬的端坐着说着。对于黑十三提出的无理要求,世界上不可能有人能满足他。就算是神明也不可能有那种能力。魔法讲究的就是循序导进,从来没有一步登天的事情。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天赋,没有天赋的话就算是魔导士亲自来教,也不可能教会一个连mana都感受不到的人使用火球术。

    “真是没用~”黑十三抠了抠鼻屎。

    “咔擦~”似乎听见了桌角被人用手捏碎的声音。但是那怎么可能呢?这里只有自己和翠碧丝而已。自己一定是太累了,出现幻听了。黑十三扣了扣耳朵想着。

    忍住……自己一定要忍住……虽然心里气的牙痒痒的恨不得咬死他!但是翠碧丝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反正他一会肯定有很多问题要问自己,到时候自己好好刁难他就好了!一想到他苦苦哀求自己的场景,翠碧丝心里别提多舒畅,简直快升天了。

    “对了,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简单又快,又可以得到很多钱的方法?”

    “虽然钱财对我来说完全没有意义,但是如果有,请告诉我。”翠碧丝连话都不想和他说了,难道他连等价代换的道理都不知道吗?付出了才能得到,简单又收益又大还安全,这种事情是不存在于世界上的。

    “真是没有~”黑十三摊开双手说着。

    “咔擦~”似乎……听见了牙齿咬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