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时光就是午后的太阳落在人的身上,睁开眼,像是一个激灵然后醒来。

    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不明白是什么动静让自己睡了一会就醒来了。嗯……其实也不能确认自己睡了多久。眼睛扫视了一下四周,没有女仆姐妹叫自己起床真是谢天谢地了。

    “这么早就起床了吗?”黑十三自言自语地站在窗台,看着下面正在打扫的女仆,那蓝色的头发,应该是妹妹吧。那么另外一边在绿色植物一带搞破坏的红色头发就是姐姐咯?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对了,她在那搞破坏干什么啊?这里不是自己的院子吗?女仆们的世界让人难以理解呢。

    歪着头看向另外一边,比想象中寂寞的场景不同,有些人比自己起的更早。

    一些发着光的微精灵围绕着那么少女的身边,紧闭着眼用毫无防备的心灵感受着那些精灵带来的一切,真正的去了解它们,和它们去沟通。

    算了,下去看看吧。

    换下睡衣然后穿上了自己的外套,看了一眼桌子上昨晚写的东西,犹豫片刻,然后放到自己衣服口袋里面了。

    以防万一,如果有人认得自己的字就麻烦了。

    抱着不错的心情跑到了下面,直接穿过几个走廊,也不知道从哪个楼梯口出来的,总之一出来就来到了目的地也是非常的nice——艾米莉亚面前。

    “这样近距离一看果然很可爱呢,根本没办法和国王候选人这种严肃东西联系起来。”完全沉浸在偷窥的喜悦中的黑十三将心情说出了口,少女睁开眼睛转过头看了过来,明眸的大眼仿佛会笑一样,给了人安心的问候。

    “你有好好休息呢~身体比昨天看起来好多了。”

    “那还真是感谢艾米莉亚和女仆姐妹们贴心的治疗和照顾了,不然我哪里会好的这么快。”这么一想伤口上的疤痕只剩下淡淡的粉红色,完全看不出来被人开膛破肚过。感激的话肯定是有的,不过黑十三也不善于表达,只会将这份人情记在心里。国王候选,自己一定会献上自己的一份力量。

    “嗯?虽然不完全是那样,不过你能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能被可爱的美少女关心也是一份求之不易的事情啊,这样一想好像也不是很亏本?”带着笑的说道,原本只是想开个玩笑,结果却被狠狠的批了一顿。

    艾米莉亚生气的对自己说道:“受伤这种事情怎么会是好事呢?!当时一定很疼吧?抱歉呢,让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语气中带有一些自责,完全为别人考虑和着想,从见面的时候就是如此,艾米莉亚,一个里表如一的女孩。

    “莉亚……能这样称呼你吗?”

    “嗯,可以哦~帕克也是这样叫我的呢。”艾米莉亚点了点头,脸上无时无刻浮现的笑容还真是耀眼。

    “早安啊黑十三,上次的事情还没有好好道谢过呢~如果想要什么的话,就尽管和我说吧。”帕克从艾米莉亚的头发里面钻了出来,难道整晚都呆在里面?

    “非要说的话也不是没有,能教我魔法吗?我知道可能挺难的……”

    “好哦~”

    “额?这么简单就答应了?”黑十三有些意外,原本以为魔法在这个世界是很严肃的事情,没想到帕克这么简单就答应了自己。

    “毕竟是你救下了我家可爱的莉亚呢~任何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那么先看看你门的属性吧~”用手指头和帕克的掌心打了个招呼,然后情不自禁的往它脸上摸了上去,肉球一样的感觉,超好玩的!

    “这么快?会不会很危险呢?莉亚稍微离远一点吧。”

    “其实也不是什么很危险的事情呢,毕竟帕克很擅长这个。不过既然你担心的话,好的。”艾米莉亚站在那里看着黑十三和帕克稍微离远了一点,至少是听不见两人的对话了。

    “好了哦,这里莉亚已经听不到我们的对话了,特意将艾米莉亚放在一边,是有话对我说吧?”看来自己的意图早就被帕克发现了,黑十三也没准备隐瞒,只不过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那个叫罗兹瓦尔的底细,你清楚多少?”

    “这种严肃的话题,如果问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被打上奸细的标签哦?不害怕吗?”帕克突然坏坏的一笑,双手交叉在胸口,只是无论怎么样也躲不开萌和可爱的外表。

    “因为我信任你,就像你信任我会用生命去保护艾米莉亚一样。”黑十三说是不是假话,用生命去保护艾米莉亚,自己已经做到了一次,而且还会有下一次,更多次,直到完成她的愿望为止。这也是自己目前能想到的事情,去拼尽全力报答一个对自己好的人,这笔买卖怎么算都不会亏本。

    “因为能大致看透人类的内心,所以知道你说的不是假话啦~老实说,虽然罗兹瓦尔明面上是艾米莉亚的支持者,但是贵族这个东西你也明白,凡事都有两面性,如果没有好处他当然也没必要站在艾米莉亚这边了,毕竟是参选率当中垫底的莉亚呀~”通过这段话基本可以看出来,就连帕克也不看好艾米莉亚参加国王候选这一件事,果然两人只是主仆关系吗?

    “原来如此,那么有些东西就不能让罗兹瓦尔知道了。”黑十三想了一下果然造纸印刷,或者杂交植物不能让罗兹瓦尔的名下去做,不然最后一翻脸,这些东西都会被他收走。

    不用怀疑,真到了翻脸那一天,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别人做嫁妆,毕竟自己第一没有实力,第二没有身份,一个外国人,他又是一个有名有实的伯爵,想弄死自己太简单了。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看在艾米莉亚的面子上留给自己一条小命罢了。

    “这就是你想要学习魔法的原因吗?”帕克表情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动,对于黑十三的发言似在意,又像是一早就知道,现在只是又确认了一次而已。

    “老实说,身为穿越者好歹有个金手指什么能力吧~我觉得这才是我最抱期望的地方,例如天赋惊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啦~万年难得一见的妖孽啦~又或者全部法术都能精通的体制之类的,这些其实都可以接受呢~”看着喋喋不休的自己,帕克耐心的听着,耳朵不自觉的弹了弹,也没有打断自己的妄想。

    “你还真是会想呀~黑十三。”

    “我觉得还行,那么开始吧,测测我的魔法体质。”黑十三有时候笑的有些没心没肺,但是这一次自己心里也没底,感觉就像是第一次验血,然后得知自己是什么血型的那种心情,害怕中又有点小小的期待。

    “魔法的五种属性已经告诉你了,你自己有想好会是哪一种吗?”

    “当然是五属性体质最好啊~”有些桀骜,又有些傲慢的说着,看着自己反应的帕克依旧是一副固定的笑容在脸上,用毛茸茸的爪子抓起了自己的手指头。

    “那么,开始咯?”

    “好的,拜托了。”

    怀着期待的心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没有金光乍现,也没有天气异象。

    该不会是最惨的废材流吧?

    帕克用另一只手挠了挠头接着说道:“黑十三,麻烦稍微认真点哦,想着自己门的形状,然后我会再帮你引出来,这样你才可以看到自己魔法的属性哦~”

    “原来如此……”深呼吸让心情归于平静,但是门的形状是什么?黑十三不知道,他在闭上眼睛的时候,‘看’到了有一团蓝色的光出现在自己的身体里面,黑十三能感觉到,那是帕克的魔力。那么自己的门在哪?

    他开始往自己的身体里面看,漆黑,漆黑,像是什么都没有,又像是被某种东西充斥了整个空间。

    一只在黑暗的外面手伸了进来,黑十三猛地睁开眼,我,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