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一点,本该是懒洋洋的在家里喝下午茶,又或者找一群‘战友’在某款游戏中奋战的时间,看着天上明媚的太阳。意外的,自己没有反感。

    大概是因为找到了一个不错的钱包,然后又有两个美女陪着吧。

    “万分抱歉,没经过您的允许就将视频上传了上去。如果您觉得反感的话,我马上就会将视频给删掉!”郝仁十分诚恳的道歉着。当然了,万一因为这种小事而让自己拜师失败,那肯定是后悔的哭都哭不出来了。

    别的不说,光是那些吓到人的评论和打赏,以及全新的音乐风格就已经惊动很多部门的人联系自己,这让自己混迹再这个圈子里面的自己有些惶恐,然而更多的是暗喜。毕竟那个视频里面的本人就在自己面前呢!

    自己若是能够学到一半的本事,还不是分分钟成为大神?

    不过说起来,黑十三在街头弹奏的老男孩是属于不太复杂的曲目,稍微玩过几年吉他的都可以将谱子扣下来。关键是曲风,这种东西不是深诣此道的人根本无法模仿出来,哪怕是去教,估计很多人都不一定学得会。

    毕竟打破一个固定的思维,去学习一个新的东西,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黑十三摆了摆手,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热情的拍了拍郝仁的肩膀,这让他有点受宠若惊。

    “这都是小事~对了,你不是要学吉他吗?嗯嗯?咳……不过今天正好要陪两位女孩买衣服呢。你看,时间可真不凑巧。”黑十三说这些话的时候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仿佛十分遗憾的样子。然而这个叫郝仁的年轻人十分的上道,不过在看向黑十三身后两个女孩的时候,除了欣赏以外,更多的是震惊。

    女仆,自己何曾没有想过?不过玩了一段时间发现现实中的女仆和自己想象中的差别太大了!可这两个女孩就像是从漫画里面走出来的一样完美,无论是气质还是颜值都属于最理想是那种。尤其是那个红头发的女孩穿的女仆装,简直就像天生为她订做的一样。

    这代表什么?

    人家根本不差钱!女仆音乐什么的,估计人家只是玩玩而已!你听说过住公寓楼的人还能请女仆?郝仁一点都不会怀疑自己的严重,哪怕那个蓝色头发女孩没有穿着女仆装,但是从两个人身上的气质就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一定是从小接受专业的培养锻炼出来的。在自己和这位大佬说话的时候,两个人间隔距离就像用米尺量出来的一样,动作也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简直完美到吓人!

    现实里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女仆?我一定是在做梦。

    原本从学艺的轻松态度变成了恭敬,黑十三也察觉到他的表情有些变化,但是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身后的蕾姆和拉姆倒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郝仁心中的想法。因为——这样的神态,见过太多了。

    能够为身前的人沾光,这也是身为女仆的荣幸和职责。

    “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来带路吗?我正好知道有几家不错的地方呢。”郝仁想了很久,只知道黑十三话中有话,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看到黑十三眉头舒展,自然是自己猜对了,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原本还猜不准这个人的身份,不过看到他恭恭敬敬的时候,两个人也能知道的差不多了。看样子也就是有事相求,这种时候该怎么办,蕾姆和拉姆真的再清楚不过了。

    简单来说,逼格有多高,就要表现的有多高。

    “那我们就出……嘶~~~”心想着拖则生变的道理,黑十三倒是想快点拉着两个人快点买了东西再回来。虽然不担心郝仁这家伙跑了,毕竟看他那样子是真心想和自己学吉他。但是万一有什么事要离开呢?

    当拉姆端着盘子,用娴熟的动作沏出红茶给黑十三和郝仁的时候,郝仁心中已经有所肯定。一定要和自己的这个便宜师傅打好关系!

    “那就打扰了。”双手端起茶杯的时候,随意品了一口就放下。这东西自己平时都不喝的。

    “呵呵。”不知道拉姆心里在想什么,总之先见机行事,抿了一口茶,差点将自己嘴皮给烫破了,这个时候真的怀念蕾姆。

    看到黑十三龇牙的表情,蕾姆有些心疼的想要伸手,想了想又将手放了下来。

    没有穿女仆装在客人面前做这些事的话是很不礼貌的,所以蕾姆只能让姐姐去弄。在和人谈判的时候,【筹码】就是最重要的东西,而交谈,【压力】,是必须要给与的。

    现在拉姆就在扮演这样一个角色,一个板着脸就能给客人施加压力的女仆。

    不得不说拉姆已经完全进入了自己的角色,黑十三都觉得自己后颈凉飕飕的,感觉压力山大。

    “师傅……的吉他在哪学的呢?”

    “自学。”

    “那还真是厉害呢……哈哈哈哈”

    “哈……”一下子冷场了,这样下去可不行,黑十三连忙咳了一声,对蕾姆使了使眼色。蕾姆一见,点了点头。

    “那个……蕾姆,能带着拉姆一起看看冰箱里面有什么需要准备的食材好吗?”

    “好的。”蕾姆扯了扯拉姆的衣角,两个人一起走了下去。

    “呼~~~”两个人同时松了口气,然后一抬头看到彼此心虚的表情,都笑了起来。

    “这样的女仆一般人还真是享受不起呢。”

    “哈哈哈,还真是大实话,对了,我其实手头现金不多的。”

    “我懂,钱方面的请不用担心。我爸在这块地方还是很有实力的,虽然主要是做音乐,但是在各方面都有涉及呢。对了,你有考虑当音乐制作人吗?”拉姆和蕾姆一离开两个人就开始活泛了起来,聊到后面就差点勾肩搭背了。

    蕾姆和拉姆两个人靠在墙后面听着两个人的谈话,相视一笑。

    “看来这边的人都比较的……开朗?”

    “应该是彼此信任的更多吧?毕竟生活在这样一个和平的时代,在我们那里是无法想象的。也不会因为一点利润分配不公,而大打出手,或者出现其他的情况。”

    “他以前一直生活在这样的世界吗?我大概是知道为什么当初见到他的时候,会和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保持那么近的距离了,简直是一点防备都没有。”

    蕾姆却摇了摇头,并不赞成姐姐的说法。

    “或许,他本来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呢?”

    “是呢~”

    两人欢笑的看着外面和谐的两个人,不时会传来一阵笑声。

    “让我猜猜,你该不会也是国人吧?你会说国语吗?”郝仁突然开口问道,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心。黑十三巧妙的避开了这个有点像试探性的问题,耸了耸肩。

    虽然可能是无意的,但是还是假装不知道吧。

    “不觉得任何人之间都保持一段距离比较好吗?”

    “额……也是,是我冒犯了。-”郝仁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找他学吉他的,既然这样,那对方就是自己是老师了!

    这个时候拉姆和蕾姆走了出来,黑十三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还是早点出发吧,毕竟路程还有点远。

    “不介意的话,就请各位坐我的车吧?”还以为黑十三是为了低调,甚至连车都没有开。黑十三看到那辆在街上没见过型号的车子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斯巴达的。

    这个世界土豪这么多的吗?

    “打扰了。”拉姆和蕾姆倒是一副淡定的样子坐上了车子,黑十三看着这亮瞎眼的diy油漆,也是被雷的不行。

    郝仁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自己之前喜欢摇滚嘛~您要是不喜欢我立刻就去换了!”

    “不……你喜欢就好……还有不要您来老师去的,和她们两个一样,叫我菜月昴就好。”黑十三捂脸,

    “好的!菜月昴老师!”

    “来,跟我念……菜月,昴!”

    “好的!菜月昴老师!”

    “次奥……算了,你开心就好。”黑十三叹了口气,可能是受这边文化的影响比较深的缘故吧。上下级几乎是不可逾越的代沟。而且老师和师傅在这边都是像父母一样的高贵的身份,虽然黑十三不介意,但是不代表郝仁他也可以装作不知道,该有的尊重应有尽有。

    车内空间倒也很大,后面别说三个人了,五个人都可以坐得下,也不知道怎么改装的。可能是因为经常要带着乐器或者拉着自己的一票人?(之前在街上看到一群玩摇滚的人。)所以需要空间,所以多余的装饰都被卸掉了。

    “我先去停一下车,马上就来。”在黑十三和蕾姆拉姆下车之后,郝仁一个人开着车离开了。

    “昴~你的坐骑为什么没见你用过呢?”拉姆一脸好奇的问着黑十三,听的黑十三猛锤胸口。

    “你这话问的我无言以对啊……姐姐大人……”黑十三泪目,我的姐姐大人哟,这种事情怎么能随便问呢,伤人自尊啊!!

    “喔!超卡哇伊的coser!”才刚下车,就已经有几个可爱的妹子走了过来。看来平时不让他们出门的决定是对的。

    “你好,我叫拉姆。”礼貌的笑了一下,在黑十三正大嘴巴,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中伸出了手。

    【试试看,像他一样去信任别人吧。】拉姆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