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不过我的,何等猖狂的话,在这位王国中,精通五大元素,史上最强的魔导士面前说这种话,实在是可笑!

    看着罗兹瓦尔的反应,黑十三眯上了眼睛,回想着之前的情报,说过这个世界的重点在罗兹瓦尔身上,双方能不能和平合作是最重要的,不过在那之前看来要先削削他的锐气了。

    “看来你还是要打?”虽然心中早已知道他的答案,姑且还是问了一下。

    “不得不说论逃跑的功夫,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但是光会跑可是打不过一个史上魔导士。”罗兹瓦尔对于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丝毫不在意。黑十三知道在他魔力消耗干净之前,一般的攻击对于他来说,是绝对不会受到一点伤害的。但是那并不代表自己对他无可奈何。

    黑十三这一剑看似很慢,但是就在火光跳跃之间罗兹瓦尔心中像是碰到了洪荒野兽,几百年来心跳头一次跳的这么剧烈,猛地与黑十三拉开离开了极大的距离。

    “相当敏锐的直觉,用来当魔导士是不是太浪费了?来跟我学做骑士吧~”黑十三的话如果被其他人听到肯定会笑死。人家魔导士岂会看上一个骑士的身份?然而黑十三就是这个意思,这个魔导士在他眼中还不如一个骑士。

    刚才,如果罗兹瓦尔不躲开,自己有把握直接让他受重伤。

    “那是什么?”罗兹瓦尔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感到害怕,更令他不敢相信的是,在魔力充裕的时候,当那一刻他的剑挥舞起来的时候,自己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一种无法逆转的因果!

    “还以为你真的会狂妄到抵挡这一招呢。”黑十三将收刚才从地上捡起来的剑,刚才那一招动用了虞珏之前在地府使用过的招式,已经被自己解析完成了。

    无视任何物质,无视任何空间,直接完成自己想要的目的。魔力屏障?那东西在自己的面前只是摆设而已,不过技术还很不成熟,只能将这招式附加在武器上砍过去,还远远达不到虞珏那种站着不动就能使用的地步。但是掌控这招对于黑十三来说也是迟早的事。

    “不,不可思议的剑技!”一旁的克鲁修和菲利斯已经看呆了,谁也不会想到,那个男人竟然将罗兹瓦尔给逼退!那个史上最强,从来没有失败过的魔导士,边境伯爵——罗兹瓦尔!

    剑技她会的也不少,但是那平淡的一剑她只是隐约感受到一点不正常。很强!强大到自己只能看清楚一点点,一种返璞归真的威力!

    克鲁修在这一刻似乎领悟到了什么,看着自己手中在忍不住抖动的狮王剑,狠狠的将它抑制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