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刚见面时有些商人味的千小姐不同,此刻出来身上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训练了无数次一样规整整齐,让人无法挑剔出一丝不满意的地方。

    “老板有请两位进去。”对于她所说的老板黑十三自然不知道是谁了,还以为自己能随便逛逛就能拿到东西回去呢。不过说到底自己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还是太少了,不过黑十三也不会认为有人能对死后世界有过多了解的人,特指——活人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明明出门的时候就不用费力的关上门,现在只是出来和自己说一句话又顺便把门给关上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不是和你说过吗?老板也在这里,话说你这里也该存点东西吧?”小千指了指自己的脑门,显然对于黑十三的提问有些不满。黑十三耸耸肩,被骂什么的早就习惯了,毕竟家里有个毒舌属性的姐姐大人。

    “那换个问题,这里还有其他同伴吗?”

    “没了,就我一个人了。”

    “要帮忙吗?”

    “……”小千忽然红着脸转过头来看着黑十三,眼睛瞪得大大的表情也有些夸张,根本看不出来她心里面在想什么。

    “干嘛……我好像没说错什么话吧?”黑十三有些惶惶不安的看着小千,这妆容再配上一个凶恶的表情绝对能让黑十三心跳加速,当然是害怕,毕竟以前不相信鬼,现在可是货真价实的知道了地狱的存在。

    “好……重……”小千红了脸,低下头一双纤细的双手依靠在门上显得有些无助,脸色略微潮红点了点头。

    “所以干嘛刚才出门的时候还要费力的关门呢?”黑十三摊手,难道这个人有强迫症的吗?

    “这是……工作,一会进去的时候记得千万别和老板多说什么,不然我工作要是丢了绝对绕不了你!话说你倒是用点力啊~你还是个男人吗?”两个人合力推着只见门纹丝不动。黑十三见使不上力干脆后退了一步。

    “不对劲,让我看看。观测者——开!”眼前的厚重木门顷刻被黑十三的一双眼睛给透视,不仅仅是门,脸周围的一砖一瓦都被解析出来了,而黑十三也终于看到了问题出在哪。

    “门后面被一根扫帚挡在门梁上了,用蛮力的话,至少得用八倍以上的力量才能把这道门打开。”关掉了自己的加护,这种力量在未彻底恢复前还是尽量少用吧,虽然不担心被人发觉,但是还是得以防万一。

    “扫帚?难道是刚才关门的时候不小心掉下来了,然后刚好掐在那里?”小千沉思的分析出了结果,黑十三竖起一个大拇指。

    “回答正确,那么叫里面的人帮忙开门吧。”答案简单明了,黑十三也不想闹太大动静,所以理所当然的觉得叫里面的人开门比较好,就算是老板开下门总不算什么吧?不过却看见小千的脸色越来越差。

    “绝对不行!哪有员工呼唤老板这种事情的!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小千一副天都塌下来的表情双手抱头,对于这样的结局黑十三也很无奈。

    “咱们先去逛一圈吧,反正她肯定会有办法的。”黑十三牵着虞珏转身就走,嗯……这腿上的重量是怎么回事??怎么迈不动脚?黑十三低头看去一个恐怖的女鬼脸正哭着死死的拽着自己的右腿。

    “不可以!你怎么能对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见死不救呢?”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吓死人的!给我放手!反正你刚才态度也那么恶劣,再说我们也是萍水相逢吧!放手!你给我放手!”黑十三动用了两倍的力气想要甩开她,却不料脚被她抓的紧紧的,及时整个人被自己在空中甩上甩下也丝毫不松手,不过这是在黑十三不愿意伤害她的情况下动用的力量。

    “不!!我不!!你不是还有要拿的东西吗?救救我吧!我一定会帮你的!”她抽泣不断的哭泣虽然声音很大但是周围却没有一个人过来,见黑十三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行,我知道了,真是绕不过你,可以松手了吧?”黑十三有些无奈这个像癞皮狗一样的女鬼,好歹自己也是客人吧?哪有这样求人的,再说刚才不是一副很高傲的样子吗?

    “真的?”小千趴在地上紧紧的抱着黑十三的大腿问道。

    “真的,不放手我怎么开门?”黑十三额头上的青筋露了出来。

    “你有什么办法?话说你真的可以开门吗?你刚才不是说得用八倍的力气才能开门吧?你到底要用什么方法啊?”

    正在找门破绽的黑十三被身后的声音吵的头疼之后一声怒吼。“闭嘴!”

    黑十三一声骂后,身后的声音弱了下来。

    “果然刚才用力推门的时候反而让它卡的更紧了,有点麻烦……”黑十三心想着只能将门拆下来然后再装回去了,反正这些靠这个看起来就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女鬼一个人肯定是办不到的。

    “虞珏有办法打开门。”

    “哦?”黑十三抬了抬眉毛,她还有这种本事?

    “真的?”小千的表情就很真实了,一脸期待的望着虞珏。

    看着黑十三看着自己,虞珏开心的点了点头。“可以的哦,只要将门内的扫帚拿开就可以了吧?”虞珏身出了小手掌心对着木门。

    “好了,扫帚已经拿开了。”

    “谢谢!谢谢!实在太感谢啦!果然虞珏小姐很厉害呢,不像某人。”小千破涕为笑握住了虞珏的手不停的感谢着,只是后面一句话用着很小声的声音自言自语说着,不过却被站在一旁的黑十三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耳里。

    果然刚才应该直接走掉比较好吧?黑十三心里有些后悔的对着自己说着。

    不过,的确很在意啊。

    看着一脸快来表扬我的虞珏黑十三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她,刚才他可是观测者加护注意力全在门上,而自己却清清楚楚的看到门内的扫帚是自己突然掉落,根本就没有任何其他力量干涉,更别提魔法或则其他东西的波动了,连多余的空气震动都没有,就像是扫帚自己离开了那个地方一样。

    不过黑十三很清楚,刚才在和小千推开门的时候拿扫帚可是卡的很紧了,就算从里面拿开恐怕也要费点劲……

    不可见之力?就算是怠惰的无形之手在自己的观测下每一丝每一毫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但是刚才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细思极恐。

    摸了摸虞珏的头算是奖励了,然后看着她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又说道。

    “虞珏要抱抱要举高高!”

    “……”轻轻的蹲下身子然后虞珏开心的趴在自己背上,然后黑十三原地转了几圈再将虞珏放了下来。

    “虞珏还要再来一次!再来一次!”黑十三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用力的敲了下去。

    看着满脸痛苦表情的虞珏黑十三收回拳头,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

    “你们两个还要在外面呆多久?是不想进来了吗?”转眼小千就换了一副表情,眼神中充满着藐视。

    “臭女人!”看着一副心高气傲的小千,黑十三握紧拳头忍住将她就地暴打一顿的冲动。

    “进去吧。”

    “嗯呢~”虞珏笑着又抓起了黑十三的手跟着虞珏走上二楼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