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过无数死斗,又是从年亲的时候就一直生于战场之上,对于危险的气息,没有人比剑鬼更明白,而且还是那股让人脑子一热的仇敌气息!

    “孽畜!它果然没有逃走!”之前剑鬼和汇集过来的老兵与途中的白鲸一战损失不小,原本就在得手的时候白鲸却突然离去,而在那浓雾之下怕它逃走全部追上去又平白损失了大半的战力,等反应过来周围的人已经消失的只剩下自己孤零零三个人的时候,可想而知维鲁海鲁姆心中的愤怒。并且就在以为那头白鲸逃走的时候又返了回来,仿佛之前受伤而逃全部都是演技一般。这种似人的智商……若不是紧要关头那名强大的女性经过,恐怕不会再有人记得自己和死去的那些老兵。所以剑鬼一路上走过来除了对克鲁修和菲利斯以外没有对任何人有好脸色。而对于黑十三,完全是看在那位女性的份上。若是大仇没有得报就此死去,那才是拿剑之人的奇耻大辱!

    “剑鬼大人,你看前面!”剑鬼身后两个各自披着不同颜色的披风和装备,看似两人之前并不是同一个部队的,但是却对剑鬼十分的尊敬。身后披着绿色披风的那位年长的剑士眼神好使,一下子就看到了在原地难以动弹的黑十三和照顾他的蕾姆。

    “是他……总之平安无事就好,速去!”三人同时甩起马鞭快加了前进的速度。

    蕾姆远远的就看着三个人骑着马走了过来,黑十三不说话,她是不会先出手的。而且那三个中间那个人虽然身上全部是杀气,但是并不是针对自己或则昴的。一瞬间的判断,蕾姆并没有出手。虽然仍旧警惕着那三个人,但是在听到黑十三发出难受的声音之后,立刻回过头来抚摸着黑十三的后背希望他能轻松一点。

    “忍着点。”之前不敢随意出手治疗,因为很害怕周围会突然窜出来一个敌人,而治疗时所需要消耗的精力不足以支撑自己再去警惕周围的环境。但是现在有三个人过来了,看样子应该是来找昴的。

    “舒服多了……”原本身体中的肌肉就像在不停的翻滚一样,在蕾姆的双手下就像被暖流清洗一道,那种酸胀和疼痛稍微有些减轻,但是看着她额头上的汗水看起来消耗也不小,毕竟治疗不是她擅长的魔法。又或则说蕾姆本身并不是很擅长使用任何一类魔法,只不过比一般人更刻苦才得以有今天的成就。

    “戒备周围。”剑鬼一到黑十三身前看着蕾姆的动作就知道在进行治疗,虽然有点想要快点找到那头畜生,但是也不能急于一时,毕竟说起来,这个叫菜月昴的小辈还算是对自己有恩的。哪怕仅仅是因为他和那个人相识自己也得确保他在自己面前安然无事。

    周围两人同时下马将中间的两人围住,同时转身看着周围,而他们的目光却时不时的看着东方那不停冒出浓雾的地方。

    “错不了,那家伙又出来了!这一次旧仇新仇一起报了!”绿色披风的老兵恶狠狠的说道,若不是那头怪兽当年的所作所为,自己等人也不必背负了数十年的懊悔活到现在。可以说自己这帮弟兄能够从全国各地来到这个地方,全都是为了能够手刃这头魔兽!

    “这雾不能吞噬我们的存在,看来和它交手的那些人还能支撑一段时间。”灰色披风的侧眼看了一下半跪在地上的黑十三皱起了眉头,而他看过来的这一眼却被蕾姆狠狠的回瞪了回去。两个人对视的这瞬间似乎还摩擦出了一点火药味。

    “好了,蒙达,你们两个保护好他们。”维鲁海鲁姆头也没回的将身旁的剑鞘中抽出自己的剑,这把剑虽然细长,但是无论是韧性还是利度都足以刺穿那头魔鲸的皮,这是之前就已经实践过的事情。

    “剑鬼大人,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要一起手刃那头魔兽!难道您召集我们过来,不就是为了此事吗?”被称作蒙达的人摊开双手说道。

    “的确,能够再一次看到它,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我无时无刻不是在渴望这一刻,为此我们所有人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游走于全国各地,现在机会就在眼前!绝对!绝对不会再让它活着离开我的视线一秒钟!”说着身上仿佛散发着杀神一样的杀气,那是真正杀过无数人之后才有的恐怖气势,光是着一身魔神一样的气息爆发出来,就已经足以让所谓的士兵心惊胆寒。

    以往那份温文尔雅管家一样的气质,现在从他身上完全找不到一丝痕迹。

    “咳咳……维鲁海鲁姆阁下,听我一句可好?”黑十三稍微恢复力气就看到要跑去和白鲸干架的剑鬼赶紧阻止下来。对于白鲸,这个世界上除了它的创造者,还有谁比黑十三更了解?或许有,但是肯定已经死了。毕竟挑战白鲸的人,数百年来就没有听说过平安活着回来的人,要么就是疯掉的可怜鬼。

    “维鲁海鲁姆阁下,还请留下听昴一句。”蕾姆说的很强硬,若是以前或许蕾姆还会担心一下黑十三会乱来。但是经历了今天这些事情蕾姆清楚的察觉到黑十三身上的惊人的变化,这足以让自己全身心的去支持他的任何一个想法,无论对错与否。

    “你这小姑娘若是耽误了大事……”绿色披风的蒙达原本是想劝说剑鬼,但是被蕾姆一喊停立刻就火了起来。就算老了也好,但是什么时候剑鬼是你们这种小鬼能够随便呼唤的?

    然而剑鬼却果真停下了,将自己的剑重新收回剑鞘中,连之前不小心爆发出来的杀气也全部隐匿了起来,这种气息收放自如的手段让个人不得不佩服。“阁下若是有事还请说吧,另外不要试着阻止我,这是老头子我一生的愿望了。”

    “很难受吧?”

    “什么?”

    “对于阿斯特莱娅被白鲸杀掉这一件事情。”

    根本不用别人去说什么,光是说出那个名字之后黑十三就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了。

    “你最好给我个解释,否则哪怕你……”

    “她很喜欢花对吧?”黑十三回想起了上个世界剑鬼对自己说过的话。他曾经说过,自己的妻子最喜欢的就是花了,自己依旧记得那时候说出那番话的剑鬼脸上是多么的温柔。

    黑十三吞了吞口水继续说道。

    “我知道白鲸真正的秘密!”黑十三心中有个更大胆的想法,恐怕要和克鲁修他们去汇合这件事情要延迟了。

    而无论是剑鬼还是蒙达或则那名灰色披风的老兵都是一脸震惊和不相信。

    “你想要什么?”还是剑鬼最先明白,对方不可能白帮自己。而且对自己知道的这么详细,肯定是对自己有所图了。

    但是……那又如何?剑鬼抬头看着天上的乌云。若是能报仇成功,这条命都可以送给别人,对于黑十三说的话,自己无动于衷。

    “我希望你能够活下去!”黑十三睁大了眼睛对着猛地看向自己的剑鬼说道。

    “呵呵……”剑鬼脸上的表情变得阴沉起来朝着黑十三走来。

    “原本我就觉得你很可疑,一个人类的身上竟然会有如此浓烈的魔女气息,你就是大罪司教对吧!”一剑对准黑十三的脖子斩来,黑十三就像是吓懵了一样一动不动,一阵金属交错的声音过后蕾姆出现在了黑十三的身前。

    “一点气势都没有,这可不像是教过我剑法的你啊!维鲁海鲁姆!”黑十三一字一句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