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强的抵抗,此时此刻难道不应该用赞美的语言?哈哈哈!”黑袍高个子笑道,和魔女教比人数的对手都已经下过地狱了。

    “比起赞美敌人,我更喜欢用怜悯敌人这种说话,可怕啊,真的是可怕啊!嘻嘻嘻~”屋顶上的两个一个一高一个矮的黑袍人,如果黑十三在这里绝对能够认识他们两个。强欲司教——暴食司教——迄今为止除了怠惰以外最棘手的两个敌人。

    矮个子虽然面色发白,不过反而存托出了他鲜红的嘴唇,看起来就在刚才吃了什么让人作呕的东西进去了。

    强欲司教担当雷古鲁斯,科尔尼亚斯想了想肯定的说道:“这就是怜悯吧!哈哈哈,果然是这样!”

    “是啊,对食物的怜悯呢~嘻嘻嘻~”暴食司教担当莱,巴迪凯特斯手指放在嘴唇上感受着上面的气息喃喃低语道:“真的是恶心巴拉的味道。不过,你还没查出来是谁破了你的招数吗?如果不率先找出这个人,一会恐怕会很麻烦哦?”没错,仅仅只是麻烦而已,至少对他们来说是这样觉得的。

    科尔尼亚斯摇了摇头,那种感觉很微妙,就像自己控制的东西突然断开了连接失去了控制,然而没有权能补充,墙壁自然就消散了。“不过对你来说都无所谓吧,你的领域不是一早就布好了吗?巴迪凯特斯!”虽然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出主意,然而真正进攻的时候,巴迪凯特斯却比自己强得多,虽然着不意味着他比自己强大就是了,毕竟对权能的灵活使用,自己可是在所有大罪司教担当中排名靠前的。

    看了眼团团围住一圈的那些士兵,科尔尼亚斯手上微微散发着蓝光回头看了一眼巴迪凯特斯。对于其他人对权能的理解不同,有些人将这些力量比喻为手和脚,以及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科尔尼亚斯一直觉得权能就是对艺术的理解,无形之墙再起,周围一圈,地面,然后。。。

    “上吧,那里面的人都是你的了。”

    “嘻嘻嘻~那我就不客气啦!”巴迪凯特斯从体内中散发出一团紫色的气体,然后缓缓将自己包裹住。望着已经离去的巴迪凯特斯,科尔尼亚斯心中想着,虽然自己对权能的理解排的上前号,不过【暴食】也就仅次于自己了。

    “暴食领域——开启!”

    “关!”随着自己一声令下,无形之墙上空最后的出口也被自己封住了。然后他皱起了眉头,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跑出来了。不过也无关紧要了,至少剩下的人全部都被关起来了,就让【暴食】慢慢蚕食就好了。

    大部分的力量都在王国外面,现在有限的战力已经全部被自己抓住了,不过若是让自己一个人去面对那些深藏不露的贤者和找死没有区别,话说培提尔其乌斯那家伙怎么这么慢,他说忽然发现了另一名大罪司教的气息,哪怕就算是找到傲慢了。难道那家伙不知道事情孰重孰轻吗?

    若是这一次没能得到护国神石和贤者之石,那么接下来的行动都无法实施了。

    难道出了意外?……科尔尼亚斯笑了笑,就算他出了意外又如何?自己一群人花费数百年的时间筹备就是为了这一刻,现在,这个国家已经有一半的人都成为了魔女教,只要等拿到贤者之石将这些人真正的意识全部唤醒之后,这个国家也就不需要存在了!

    不过……真的很慢啊……科尔尼亚斯有些不安心看了一眼暴食那边,然而果断的转身走向了内狱的方向。

    “真是麻烦,本来外面那些杂兵是交给他来做的,竟然半路跑开偷懒去了!”科尔尼亚斯有些不满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些魔女教徒忽然全部后退了,不过战场上瞬息万变阿龙也不敢丝毫大意。

    “有古怪!”蕾姆肯定的对阿龙说道,阿龙听完后也点点头。虽然停下可能会打击自己这边的士气,不过若是贸然行事却会更加危险。在两者选择之中阿龙选择了更为稳妥的方法。

    “你们还再发什么愣?还不快点解决掉他们!骑士团!阿龙!杀光他们!不要留下任何活口!”普莉希拉身旁围着除了阿龙以外以及刚刚到来的骑士团的成员。

    “当心有诈!”阿龙虽然很想这么说不过还是将话憋了回去。战场最忌讳的就是有两个指挥官,普莉希拉以及下令之后自己再出口反驳她,这样会对士兵的士气相当不好。

    “来吧,让这群人见识见识我们骑士团的荣耀!大伙跟着我冲锋!”身着白色披风,而披风旁边还绣着金色的一条龙,显然是这群骑士团的头领,仿佛为了在普莉希拉面前表现自己,自己竟然一个人率先冲了过去,可是就他一个人硬生生不知道用的什么剑技就将周围一圈的魔女教徒全部杀光了。

    可那些魔女教徒仿佛没有反应一样,只顾着后退,甚至连像样的反抗都没有。

    “来啊!来啊!”这名骑士团头领带头杀的风生水起,阿龙也不好落后,连忙跟了上去。

    几乎除了普莉希拉和她周围的几名骑士以外,就只有蕾姆没有冲上去。第一是她没有必要在过去了,第二……蕾姆静静的看着远处墙上的两名同样是魔女教服的两个人,几乎只是片刻就分析出了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指挥者。说不定就是大罪司教!

    “魔!女!教!”与其他人不同,也许很多人只是听闻魔女教如何如何残忍,蕾姆可是亲身体验过了。自己的村庄,自己的父母以

    及家人都被魔女教的袭击下毁于一旦!那一场火烧掉的不只是自己的村子,更是点燃了自己对魔女教的仇恨!

    就在自己冲过去之后忽然看见那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身体发出紫色的雾气,蕾姆连忙躲在一旁。比起两个人,显然一个人更好对付一点。果不其然,那个个子矮一点的人不见了,不过更让人心惊的是,刚才自己跑出来的地方,仿佛被一圈墙给围了起来!

    “现在要怎么办才好……昴……”看着那名高个子跑向内狱蕾姆不敢多想,连忙悄悄跟上,准备偷袭一波给予他一次重击。

    “这些家伙就只会跑吗?阿龙队长,看起来你这些训练的士兵也太不能打了,竟然被这些杂鱼干掉这么多人。如果不是我急忙感到的话,难道近卫兵团过了今天就要名不副实了?”面对对方的嘲笑,阿龙面无表情,甚至还阻止了身后跟随自己愤怒的士兵。

    “骑士团这次那还真是帮了大忙了,如果不是你们的话,恐怕这一次绝对会损失惨重,里瑟斯你又是这次行动的带头人,想必之后定有很大的封赏才是。”阿龙眯着眼睛笑着说道,不过自己也觉得奇怪,怎么开始一副玩命进攻的魔女教在这些人来了之后就像熄了火一样,虽然自己搞不明白,但是里瑟斯带领的骑士团的确帮了大忙。

    听到大名鼎鼎的阿龙队长的赞美里瑟斯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也更加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王国中被誉为【红色暴龙】的人也不怎么样啊,还不是在自己的实力面前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不对劲了,自己一群人被关住了!

    又是那堵看不见的墙壁!阿龙心里一惊,立刻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天上不知何时出现了紫色的雾气,那时一种极度危险的压抑感。

    与阿龙不同,里瑟斯一开始根本就不知道有无形之墙的存在,刚才又杀的顺风顺水自然是内心膨胀,想要三两下就砍坏这道墙壁。

    不过随后也发出了一招声势惊人的剑技,然而就如同阿龙尝试的一样,摸起来很硬,但是一旦使用强硬的进攻这些墙壁就像化成了一滩看不见的水一样,根本无法被破坏!

    “魔导师团呢?他们还没来吗?难道他们还想抗命不成!”里瑟斯这时也开始着急了,自己可是自信满满的准备过来赚取军工的,平时这些老鼠一个个藏起来看都看不见,现在好不容易看见了自己还准备大赚一笔,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对方的陷阱里面?

    “别叫了……恐怕,他们是不会来了。”阿龙面色阴沉的说道。其实自己一早就发现了古怪,按理说魔导师团应该比骑士团更早到才对,而现在战斗都打完两波了还未出现,显然被另一边的敌人拖住了。

    “你是说什么意思?”里瑟斯心在中大骂,开什么玩笑!老子可是有全国家最好的前途,怎么可能葬送在这里!

    看到自己的头领都在慌张,其余的骑士更加不用说了,一个个开始交头接耳起来。无非就是一些这可怎办,这该如何是好。不过也有不少的骑士闭口不言,不过气色都不怎么样。

    “你们慌什么!看看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阿龙冷哼一声,身为头领不能树立一个无所畏惧的榜样,这样子如何带领手下?虽说他是被普莉希拉点名提点上来的,不过今后恐怕骑士团也就没有里瑟斯这个人了……

    “你!……你竟敢指我?”里瑟斯面色通红的瞪着阿龙,而阿龙看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

    此时天空中传来阴森可怖的声音,场面上一下安静了起来。

    “嘻嘻嘻~~果然很聪明呢,想必现在魔导师团现在已经覆灭了吧?不,应该说魔导师团已经不存在了才是。嘻嘻嘻!”巴迪凯特斯声音不知道从何处传到了每一个士兵的耳中,人群中稍微出现些许混乱,不过有更多的人在稍微危乱之后就保持了平静。

    这些人正是之前被里瑟斯看不起的那些近卫团的士兵,他们大部分都还只是新兵,但是!他们都朝前看去,每个人心中都出现了同样的想法。在最前面的那位大人都没有害怕,我们有什么好怕的?仿佛被这种氛围感染,原本有些焦躁的骑士团的骑士们也慢慢稳定了下来。

    而与没有丝毫波澜相比的里瑟斯就显得有些恐怖不安甚至还有点仇视着那位勇敢的阿龙,这一幕让骑士团的人看见了不免出现了一丝羞耻。

    之前里瑟斯在嘲笑这些士兵的时候,其实自己这些人也是这么想的,自己比这群士兵有实力,装备更加精良更加有钱。可是一旦出现了危险,这些人的素质却比自己这边强得多!不少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看着身下的人群很快又稳定了下来,巴迪凯特斯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站在最前方的阿龙,这个人……的确值得作为我的正餐!一团雾气朝着那些骑士团的人袭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