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要在这里呆多久?!”就在黑十三坐在那里发呆的时候,斯黛拉?31??地来了一句。

    “等时机。”一想到既然强欲魔女提前露脸了,那么接下来自己的事情也就方便了。毕竟不管在哪条世界线上,自己和强欲魔女都是在同一阵线的。

    想必同样拥有知晓时间最多智慧的人,稍微透露一些就应该自己想要干什么吧。黑十三双手交叉在一起放在脸前,斯黛拉肯定会忍不住追问自己,到时候自己借机说出来就行了,所以现在自己根本不用主动去和她说什么。

    而且,求她和她自己想做某件事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求她至少就欠了她一个人情,而如果她自己感兴趣就不一样了,完全是她自己要这样做的。

    “等人来救你吗?在和普莉希拉交谈的那些人?话说回来,那个叫克鲁修的想要让你欠下人情,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有什么值得让她在意的东西?”斯黛拉朝着王宫的方向瞥了一眼,那里的确有人,而且他记忆中那个叫蕾姆的也在。所以斯黛拉可以肯定他们是一起的。

    不过还有更有兴趣的事情,斯黛拉倒是从刚才翻出来的记忆中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观测者的加护?啧啧~不过如此嘛,话说为什么世界会中意你这样一个废人?”观测者的加护斯黛拉自然知道,而且这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原本以为会降临在自己身上,却未想到给了这个男人。

    “是啊,我是废人,怎么了?可惜不是给你,话说我的记忆你不是全部知道吗?”黑十三有点疑惑,难道她看不到我上一个世界的记忆?不然的话自己开始报出艾奇多娜的名字不应该是那副表情才对。

    “我的确全部知道……”不过这也是自己最疑惑的地方。从异世而来的旅行者,被沙缇娜投影在他身上被召唤了过来。然后就普普通通的活到了现在,就在昨天突然性格大变,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可以说他的一生除了穿越之外,就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就连养家都得靠一个女人,并且……一生都在悔恨,就在昨天突然全变,也难怪斯黛拉会怀疑黑十三是不是彻底换了一个人。

    不过一个人的记忆是不会撒谎的,斯黛拉坚信这一点,所以也没有怀疑到黑十三身上,只是猜想可能是什么契机。毕竟他这一两天做的东西在他记忆中本来就存在。

    不过自己对于他原本存在的一个岛国世界毫无兴趣,倒是他身上沙缇娜种下的投影更有兴趣。话说会是什么样的能力呢?毕竟自己也无从得知,毕竟被沙缇娜保护了那段记忆,就算是自己也看不见。

    “喂,你的能力是什么啊?要不要交易一下?”斯黛拉兴致勃勃的蛊惑着黑十三,黑十三白了她一眼竖起中指。然而刚刚才从记忆中搜索到这个动作代表的意思,斯黛拉气的咬着牙,坐在他身旁。

    “不喜欢待在这里就出去啊,这对你来说很容易吧?”

    “我要好好研究一下你的能力到底是什么,不然的话沙缇娜肯定不放心将自己的投影放在一个普通人身上。难道是……超能再生之类呢?”看着斯黛拉眼睛忽然散发着研究者的光芒,黑十三身体一阵哆嗦。那些像在看小白鼠的感觉心想她会不会真的动手。

    “别开玩笑了!那种东西有什么用啊!”黑十三大叫起来,开什么玩笑。真要被她切掉了哪个部位,自己哭都没地方哭去。

    “切~当然知道不会是那种无聊的能力了。”斯黛拉哼了一声乖乖在坐在一旁玩起了自己的头发,时不时看着墙壁的一个方向。黑十三自然知道她是在看着墙壁另外一边的人了,不过这一幕却非常喜感。一名金色卷发少女一脸认真的看着墙……

    看着斯黛拉忽然回头盯着自己,黑十三连忙低头认真的看着自己的掌纹,那认真的样子,就像在看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一样。

    你说我这手,怎么感觉一只大一只小呢?只不过自己演的太逼真,斯黛拉忽然凑了上来拉着自己的手看了一下。

    “你在看什么呢?”明明就是一副认真的表情,不就是个手嘛,有什么值得一直看的。

    “看掌纹!”嗯,没错,看掌纹!黑十三肯定不会抬头的,不然会忍不住笑出声。

    “哦~~”翻了下刚才复制的记忆,的确有掌纹这种东西……爱情线?生命线?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东西一点都不魔法!只有白痴才会相信吧!

    还打算继续装蒜的黑十三忽然看到一只白皙的左手伸到自己面前。抬头是那张明明没有什么特点,但是却很完美的脸。金色的卷发和大眼长眉,稍微上翘的嘴唇和小小的鼻子。明明不管哪一点在别人身上都会让一个平凡的女孩变成美女。

    然而当这些全部集合在她一个人身上的时候却没有那种感觉了。不会让人心动,不会让人心跳。虽然依旧很美,但是就是无法喜爱上来的感觉。

    “你发现了?”

    “嗯”黑十三点点头,想必她身上应该是有诅咒之类的东西吧,不然自己肯定会有反应的。毕竟自己就算是和蕾姆共处一室偶尔也会激动的不知道手放在哪里,而这尊像女神一样的外表的女孩和自己待在一起,自己内心却毫无波澜这之间肯定有问题。

    听到回答斯黛拉抬起来眉毛,有点意思,竟然明白自己身上发生的东西。

    “柏林唾弃者的诅咒,功效大概就你察觉到的那样吧,反正也是自己一个人过倒也无所谓。存在感低一点罢了。”说着有开始绕起了自己的头发。不过看她那样子,说不在乎是不可能的吧?毕竟哪个爱美的女性不喜欢万众目光集于一身呢?

    “看看!”

    “你这鸡爪有什么好看的?”抓着她伸过来的手来回看了两眼,除了保养的很好以外没有什么特别的,闻了闻……嗯……有股体香让人很舒服。想着脑袋就被狠狠的拍了一下,那力道感觉是毫不留情,差点被拍出脑震荡。

    “我让你看掌纹呀!你看什么东西呢?”斯黛拉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这家伙真是个呆子。

    “你不是不感兴趣吗?”黑十三很无辜,她又没说看什么东西。

    “我让你看就看,哪来这么多废话!”好吧,果然又是一个女王范,谁让自己是阶下囚呢,看就看呗,反正也是随便忽悠一下。

    “如果你敢打算随便忽悠我一下的话那我就把你的那家伙给割掉!”

    “……不会的,我怎么敢那样想呢。”黑十三一脸认真,这个人当真不好惹,好怀念自己温柔体贴只会蹲在自己肩上的艾奇多娜啊~~黑十三心里在滴血。

    看了一眼态度还不错的黑十三斯黛拉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伸出了手。而且为了防止她又偷看自己记忆,自己还不敢在心里骂她,真是有苦说不出。

    “咦?”原本还想着怎么说一个靠谱的台词糊弄过去,不过却看到让自己熟悉的东西了。

    “怎么了?你看到什么了?”看着表情微变的黑十三斯黛拉一下就察觉到了,连忙问道。

    “断手……这倒是少见,传闻断手可开金,而且命特别硬,只不过多灾多难,而且身边的人也不能幸免……”说完之后黑十三立马就后悔了恨不得拍自己两巴掌,心想说点好听的话糊弄一下,结果不小心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了。

    别说了,现在她的脸肯定都黑了。黑十三|连头都不敢抬了,看着她手缩了回去,身旁平静的像一团冰冷的空气一样,而越是这样安静,黑十三的心脏越是跳个不停。一想到自己旁边坐着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十个人都无法冷静下来吧。

    只不过说出的话无法收回,急忙想对策的黑十三现在也有点词穷。

    “你说对。”身旁冷冷的声音回应道。

    “不,不是那样的!”黑十三连忙否决,心想用另外一个借口糊弄过去比较好吧。

    “不用安慰我,你说的都是对的。”斯黛拉叹了口气,看着刚刚收回来的手。原来,自己的命运早就注定好了啊……

    看着没有发火的斯黛拉稍微松了口气,真要在这么一个小地方拿自己出气自己可没有一丁点办法。打不过她还跑不出去。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接你的人来了。”斯黛拉歪着脖子看了一眼黑十三,然后眯上了眼睛。

    “哦……”房间内安静的只能听见自己咽口水的声音,总感觉这丫头对自己有不好的想法。实在忍不住这诡异的气氛,黑十三开口说道。

    “要杀要剐一句话吧!你这样盯着我是几个意思?”黑十三起身抓在木栏杆上,现在只想离她远一点,哪怕一点点都好。

    “你说,他们进来看到我们两个人脱光了衣服在一起会怎么样?”这一次,是来自身后调笑的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