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势势不可挡,黑十三已经抱着抢先打湿的外套捂在自己脸上,整个人面朝下完全趴在地面上,而就是这么一空间,烟雾全部在往上飘,只有极少会被吸入肺里。.『.

    “要是自己的刀还在身上就好了。”摸了摸空荡荡的身后,这边世界的菜月昴自然不可能有跟自己随身带切菜刀的习惯,就算自己的加护还在,没有武器却也没办法使用出来,早知道先弄把防身东西在身上的,真是失策了。

    如果不是总想着怎么赚钱也不会连每天都会检查的东西都忘掉,不过也是因为昨晚和蕾姆夜里相拥的时候思考的事情太多了,哪里还会考虑到这些。

    而回观现在可以利用的东西,最坚硬的不过桌子和椅子,还都是木头做的。想要靠这些东西弄开眼前这大腿粗的木栅栏还是有难度的,至少单靠自己的力气是没办法做到的,至于开锁自己也没那本事,而且现在锁都被烧的通红,恐怕碰一下连皮都会被烫一块肉下来。

    “冷静,至少现在还没到绝路。”花了时间暗示自己彻底冷静下来,然后理清了现在的思路。这场无缘无故的火灾可以肯定是人为的。这场火烧了快五分钟了,烟雾至少也应该弥漫到外面去了,现在还没有人进来,肯定被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隐藏了。周围没有声音肯定是事先就布置好的隔音结界,没有人会过来,自己被彻底孤立了。

    这是在试探自己?菜月昴低调了这么多年,那么现在试探自己的人那就肯定是多年来一直在关注自己的洛兹瓦尔了,只有他还对‘菜月昴’保持兴趣,而且他手上那本福音上应该记载了什么东西才会让他如此在意一个普通人。

    不,不算普通。菜月昴身上的魔女气息可以肯定是受到了嫉妒魔女的宠爱,而自己在自己刚来世界的梦中听见过沙提娜的声音。

    “不过在王都里这么大手笔,就算是魔导师也做不到吧。看来内狱的禁制应该是普莉希拉自己人做的。”回想起艾奇多娜在梅瑟斯着地对自己过的魔法知识,禁制在被接触到的时候,施法者本身会察觉到其存在。

    “不过房间本身密封,通风孔也太完全没办法扔东西出去。被阿龙绑过来的时候我记得附近守卫也少的可怜,而且都是一些实力平平的人。”本来也就是关押自己人的地方,自然也不会守备太森严了,想清楚之后彻底断了呼唤其他人的方法。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算我冲的出去,外面肯定也有其他敌人在等着自己了。而且不仅仅是这场火,如果敌人的话……可能连魔女教也来了?这里可是王都啊……!”这样顺着思路一分析下来,难道王都里早就有来了魔女教的奸细?看来魔女教这一次的图谋有大啊,连手都伸到王都里来了,这个情报必须要告诉其他人!

    只是……现在自己的情况不容乐观,先不外面可能会存在的未知敌人,光是眼前这场火都足够让人头疼了。因为黑十三绞尽脑汁发现这个局面自己无可奈何。

    别看阿龙轻轻松松就将门锁给捏开了,自己可没那个本事!而唯一的下场要么就是被烧死,要么提前就被烟给熏死。然而无论哪种结果,最后都是别人帮自己收尸,这样一想瞬间觉得烦躁不安起来,这种结果自己肯定没办法接受。

    “可恶!给我好好想想啊,一定有办法的!”虽自己身上两个加护都是超级珍贵的唯一性质的,就像【剑圣的加护】一样,放在其他人手上自己这两个加护,任何一个都能培养出一个怪物出来。但是到底自己也是普通人,既没有艾奇多娜那种能够无视距离何人心灵交流的手段,也没有剑鬼那样一刀能够斩断眼前障碍的剑术,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和这个世界的平均水平比较起来,自己就算弱鸡的战斗力,根本不够看。

    真要的话,就算是一百个自己,像尤里乌斯那样水平的人,单手就能解决掉了。

    看着木栅栏,心中忽然一动。

    “看来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等火烧干柱子再出去,不过等到烧干这大腿粗的木头恐怕也要一天,那时候自己恐怕骨头都成灰了,必须得在火彻底蔓延进来之前破门而出。

    “虽然平时不怎么信神。但是这个世界如果有神的话,稍微借一力气给我也好,以后绝对会十倍报答的。”在准备过程中聊胜于无的祈祷,当所有东西准备就绪的时候,黑十三抬起身边的椅子朝着木栅栏砸了过去,其结果——自然是椅子彻底报废。

    “能做的都做了,要是这个方法不管用,自己肯定要揍死告诉自己这个技巧的家伙!”捡起一根椅子碎掉之后的木棍拿在手心敲了敲。

    这还是前世自己一个朋友告诉自己的方法。那个人特别喜欢研究一些奇怪的技巧。什么如何在水中睁开眼,如果心被关在古代的监狱里怎么办,又或则被外星人绑架了该如何存活。

    虽然分析的条条有理,但是当时也就听着玩,没想到现在却成为了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过就算打不开,恐怕自己也没机会揍那家伙了。

    真要算起来,这里离自己原本生活的地方相差了不止一个世界了。

    即使隔着几米远也能感受到炙热的高温扑在脸上,就算隔着裤子也感觉被燃了一样。

    现在,自己要将这条被浸湿的外套绑在两根木栅栏之间,然后用断掉的椅子腿不停的在中间旋转,然后利用杠杆定理很轻松的就可以则断其中一根木栅栏。如果在那之前外套没有烧坏的话。

    “当时应该问问他如果着火了该用怎样正确的姿势活下来才对的。”黑十三无力的吐槽自己一句,尽量让自己心情放松一。因为现在自己实在有害怕,万一还是弄不开,自己就彻底没辙了。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房间内想要徒手逃离几乎是痴人梦,尤其还是在这个房间内的人是自己的时候。

    毫不在意椅子剩下的木头被燃,迅速的将打湿的外套在两个木栅栏上打了个结之后,飞快的拿起木棍插在中间然后快速一圈又一圈的扭着。

    看着外套被嘞的紧紧的黑十三心里也没底,毕竟这么粗的木栅栏而且还是自己从来没有试过的方法,不过按照自己学过的知识还是有机会弄开的。毕竟支在两个木栅栏上,而自己只需要一力量木栅栏承受的力道就会翻几十倍,甚至百倍!

    听着木栅栏发出嘎吱的声音,黑十三仿佛看到了自己跑出去的画面。

    彭通一声,木头碎裂。

    “我丢你蕾姆!”看着手上短了一截的木棍因为承受不住力道而断了黑十三脱口大骂,自己万万没想到竟是手中的木棍最先承受不住了,早知道当时应该换短一的不然也不会断的这么快了!明明就差一这个木栅栏就可以被打开了,结果竟然是功亏一篑,在最后一刻彻底丧失了这次逃生的机会。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除了在梦境之都——罗斯扎巴被艾丽娅牵连被人推下井底一次之后,自己还从来没有如此心慌意乱过,但是眼前自己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逃离了出去了。

    “还以为自己至少也能撑住出去看看想要自己命的人究竟是谁,看来自己的第一次恐怕是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黑十三虽然有着菜月昴的身体的死亡回归的能力,以前不管经历了怎样的风风雨雨大风大浪,就算是生命垂危都不止一次两次,但是却从未死过最终自己都活下来了!这次自己所的第一次,自然是自己即将迎来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死亡。

    “如果当时自己厚着脸皮向艾米莉亚或则蕾姆拉姆他们请教一下也好啊。如果自己要学,就算是剑鬼也会全心全意教自己吧。”黑十三靠着墙角蹲在地上,一只手搭在膝盖上双目仿佛走马观灯闪现出曾经的一幕一幕,这一路自己走来见到了很多让自己觉得很厉害的人,然而自己却和这些力量无缘。

    “上次好像也是这样想的吧,被人推下井底毫无防抗能力的时候,自己心中是多么的渴望力量,希望自己变得更强,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那些都无所谓了呢?”那一幕记忆犹新,因为那一刻带给自己的恐惧是前所未有的,人性的真实出现在梦境之中,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也就是那时候开始明白,自己的一聪明不是万能的,开始学会低调起来。然而就在那之后不久,多娜却离开了自己。

    也不知道在那次被吸入漩涡之后,自己在沙提娜那个空间待了多少年,再次睁开眼发现艾奇多娜都老了许多。而自己也拥有了观测者的加护。

    如果自己死了,蕾姆和自己的孩大概会很伤心吧。

    ………………

    …………

    ……

    “我什么时候学会给自己的逃避找借口的习惯了?”黑十三自嘲一笑,自己什么时候放弃过了?没有!以前没有,今天也不会有!就算用头撞,自己也要撞出去!就算头破血流自己也要活着出去,我的死期!我自己定!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也许是记忆中想到了一个人才让自己如此激动。

    菜月昴,遇到事情就会想要逃避放弃的性格,让自己厌恶,但是……

    却又偏偏跟以前的自己一模一样,也许正因为两人相似,所以才会厌恶的如此之深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