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再次看见剑鬼也是意外的惊喜了,毕竟他那不属于人类力量的剑技给自己留下了太多深刻的印象。

    三人一同走到熟悉的会客室,而那位男装丽人似乎早已等在那里,外表完全没有变化,黑十三还在想她是不是坐在这里一整天了,然而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有很多事都可以交给手下,但是一些重要的事情还是要自己亲自确认的。

    【似乎生意很成功,真是可喜可贺。】克鲁修穿着往常见到的那身制服正装,合身英气且美丽,看到黑十三蕾姆和剑鬼的到来心情似乎不错,看来自己之前送上的东西应该是帮到她了。

    【这样问候让小民有点受宠若惊啊,该不会下一句就是要上缴保护费吧?】对于黑十三恶劣的玩笑话,克鲁修端着茶歪着头侧颜看了他一眼。

    【上次提供的建议……非常有效,合理运用巡逻时间,配合那种能提高人抗寒能力的汤水,真的挺好好用的。而且摩卡的事情也听说了,以前还没现你竟然有一颗善良的心。】

    【说的好像我以前是狼心狗肺一样,晚饭没吃吧?】黑十三提了提手上的打包盒,克鲁修脸上倒是显露一丝惊愕,没忍住大笑了出来。

    【果然和传闻一样有趣呢,菜月昴先生。不过除了菲利斯以外,你还是第一个在克鲁修宅邸送礼送吃的。嗯~~该说是对自己制餐水平这么自信吗?】克鲁修的心情是相当不错,直接站起身来毫无顾忌的从黑十三手中夺过打包盒。

    【一起来吗?正好今天是事情处理完了。维鲁海鲁姆,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明天再说吧。】问着还有热量的食物,而且这打包盒的设计也有点创意,不仅好看而且实用,过了一段时间还能保温的这么完好,摇了摇,里面也不想有恒温的魔晶石,况且最近那种东西卖到断货了,哪里还会有的买,更不会有人奢侈的用来装食物了。

    而且,用植物的叶子来包装,实在很有新意。这倒不是黑十三偷工减料,而是因为这是能买到比较便宜的材料了,要知道在一天前自己都是穷的叮当响……

    【是。】剑鬼听到命令后头也不回就离开了。

    虽然有情报要上报,但是并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况且魔女教的袭击无论大小每天都有好几次,难得今天克鲁修心情不错,维鲁海鲁姆自然不会再去打扰她了。

    而且现在去确认一下那个人醒了没有也是不错的,毕竟就算是女人,那个人的实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对付的,一身能自动修复的铠甲连剑鞘都受到加护的宝剑,而且不是附近所知国家的骑士,其身份实在有点可疑。

    和往常不同寻常气质,大概因为除了装扮有所变化,还有人待着的环境变了。虽然不知道克鲁修为什么要特意支开蕾姆,但是至少知道克鲁修宅邸似乎也不太平。走在路上都听到了不少窃窃私语,仿佛就连道路旁镶嵌过光宝石的石狮子都在出莫名的低吼。

    已经抵达目的地,一处高台,房间内并没有点灯,不过通过外面明亮的月光照射进来还是能够清楚的看清房间内的构造。

    此刻孤男寡女两个人共处一室,黑十三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看着正不停允着自己炸出来的虾仁派,外焦里嫩,配合一点甜和咸恰到好处的酱料,应该算是世间美味之一了。

    【还以为你的表现会更有趣一点呢。】克鲁修顺路换了一身看起来像是睡衣的服装,衣服宽松到能看见衣服内的皮肤和有些点缀的蕾丝花边,比起在众人面前保持英气的克鲁修,这样散着头披在肩上显得有些柔弱的克鲁修反而更能激男人的保护**,如果有些下作思想的人,此刻恐怕已经脸红心跳加了。

    不过黑十三可是知道的,那啥……那一招百人一刀斩可是亲自教育过魔鲸的人就在自己面前,要说动歪心思还是得想想自己有几斤几两……

    对于服装的款式多样化黑十三早就有所耳目,服装业的展已经不下于自己那个时代了,光是从穿越过来之后第一天看到蕾姆起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这种自觉,而且自己也不是那个料。

    【果然菲利斯的恶趣味都是跟你学的,像这种欺负路边小动物的事情,克鲁修大人一点乐此不疲吧。】

    【如果路边的小动物和你一样无趣,那么小动物们一定不会被我打搅。】整个人酥酥的歪在椅子上,甚至在进入屋内将脚上的一双拖鞋都随手扔在一旁,一只脚搭在另一只脚上,只留下光滑似玉的双足和一双看着远方的眼睛,而深瞳的茶色眼睛显得幽深无比。

    【在思念某个人吗?】

    【菲利斯又多嘴了吗?】通过风的加护多多少少克鲁修还是能察觉到一些什么,伸出一只手拿着桌子上包装过的红酒递向黑十三,然而抬起了下巴看向黑十三,其用意不难看出。

    【我可不想宿醉到明天然后被人现,虽然本平民对自己的名声倒是无所谓,但是耽误克鲁修大人的清白可不太好吧。而且和一个会喝酒的人喝酒,用我们老家话来说,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以前怎么没现克鲁修还有好酒的嗜好,果然女人心里都藏着一片蔚蓝的天空吗?

    【真的不喝?】克鲁修轻皱柳眉,嘴角紧闭着。

    【不喝。】黑十三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说什么也不喝。

    【那你离开吧。】说完克鲁修就将酒瓶扔在一旁转过头去,脸上一脸的不愉快展露无遗。

    看到这一幕黑十三叹了口气,自己实在是很少喝酒。而且鬼知道这个世界的酒里面掺的是什么东西对于不了解的东西,黑十三绝对没有往嘴里塞的习惯,有过宿醉经验的他是绝对不会做那种蠢事的。既然下逐客令,那就只能明天再来看看了。不过洛兹瓦尔那边无路如何还是得借助克鲁修阵营的力量,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

    【慢着!】黑十三连忙立住身体,回过头来,迎上的是克鲁修生气的表情。

    只是褪去了那身代表克鲁修公爵正装的外表,现在微嗔轻怨的模样实在让自己生不起名为害怕的情绪。

    【说说看吧。】也不知道这幅表情是真是假,黑十三弱弱的问道。

    【……不会真的在生气吧?】黑十三这幅搞怪的模样倒是惹得她笑出了声,摇了摇头自己徒手打开了那瓶酒,真是个怪人。要论以往,谁不希望和身为公爵的自己扯上一点良好的关系,而他反而是一副唯恐不及的样子。

    【狮子的肚量也不会为难路边小动物。】

    【我替那些小动物向你问好。】

    【我说的小动物就是指的你哦~菜月昴!】

    【是吗?】不过狮子肚量很大心脏却很小,现在看来这句话印在克鲁修身上倒是正确无比的。

    【明明平时英姿飒爽,看到克鲁修大人的另一面,意外的觉得很美丽呢。】黑十三这句话倒不是恭维,而是打从心底这样觉得,一个女人总是在外面表现出严肃的一面,难免会让人觉得她是在逞强又或则是别的什么。

    【果然你也和其他人一样,觉得女性就该在男性的身后,被呵护守护着吗?】

    【强大的女性不难伺候,而且我也认识过不少明明是女人,却顶起一片天的人。】

    【那样的人……是谁?】克鲁修忽然来了兴趣。

    【克鲁修丶克里斯丁,公爵大人您一定认识。】

    【哈哈哈,不仅认识,和她的关系还很好呢!】听到有人当面这样夸奖自己,克鲁修忍不住笑着狠狠的拍了一下黑十三的肩膀,差点没把黑十三拍过气。端起一杯红色液体的酒杯递了过去。

    【看在我们认识同样强大的女性的情况下,陪我小酌一杯如何?】

    【盛情难劝。】黑十三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接过酒杯,走到另一旁坐了下来。

    【不过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就像您所知的人就有几个,上一代剑圣就是女性吧?还有菲利斯也是被誉为青的称号的王都一流治愈师,被众人所认同,这些都是强大的证明。】

    【等等,上一代剑圣暂且不说,菲利斯可是可爱的男孩子哦?~】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黑十三现在自然不好开口当面说明菲利斯真实的性别,毕竟自己也是从多娜那里才肯定了菲利斯的性别,而且她们自己的事情,自己一个外人实在没必要插手,说不定还会同时惹怒两个人。

    【不信的话可以让菲利斯侍寝哦~就在今晚怎么样?】克鲁修眼睛忽然闪起来恶作剧的光芒,一脸期待的问道。

    【无可奉告。】黑十三白了她一眼,果然有其人必有其主,菲利斯的恶趣味都是跟你学的吧,你也给我好好反省一下啊!尝了尝杯中的酒……嗯,居然是甜的。

    【那么你说的另外的女性又是谁?】同样喝了一口的克鲁修放下酒杯后问着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艾丽娅,不过化名是托利亚,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这个国家中。】回想起和她见面的第一次,自己和她还有不少敌意存在,毕竟小白脸在自己这里是最不受欢迎的。

    【嗯?】然而通过风的加护,克鲁修肯定他所说的都是真的。

    【说来听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