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似曾相识的一幕,除了怀念更多的是害怕,如果自己又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那么这边的事情又要怎么办。

    【如果换个我认识的老板的话,这一幕与大概就是恐怖片的开头了吧。该说初次见面呢?~但是,我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穷鬼哦~】看着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脸孔,不过那身装扮,自己应该是回到卢克尼卡了吧。

    不过说到底,自己本来就一直待在卢克尼卡,不过是因为多娜的力量,才和她一同前往了梦境之中的罗斯扎巴,只是那个人所说的,梦境是真假自己一直没弄明白。

    难道所谓的梦境,是另外一个是时空?会是平行世界吗?而且也不知道自己和沙缇娜待在那个混沌的世界多久了,只能通过魔法看着多娜在自己面前一天天变老,自己却无能为力。

    【什么恐怖片?真是莫名其妙,不买东西就别扰乱,离我的店子远点!】水果摊老板直道晦气,怎么今天全是些穷鬼在自己摊子前鬼鬼祟祟的,估计是想趁自己不注意偷自己家的水果吧。要是其他老板,恐怕早就拿着刀追着砍了,哪有我这么好脾气的,挥了挥手,作势就要让黑十三离开自己眼前。

    【这么容易火可是招不到客人的,不过现在时间点好像有点不一样。】黑十三退后两步,最明显的就是离开之后,现在离自己最近的克鲁修宅邸,虽说整体依然辉煌。用着能够亮瞎狗眼的装饰展示着自己的富裕,虽说这可能不是她的本意,不过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恐怕会被周围的人看不起吧。

    【贵族可真是辛苦呢,是吧?大叔。】

    【可不是……等等,你这个穷鬼别总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和我套近乎,不买东西就走远点!我还要做生意的!】老板很不爽的大喝一声,这一声倒是引起了周围的注意,不过最多也只是看了一眼就各忙各的,要知道,王都里,纷争还是不少的,不小心被牵扯到什么麻烦里,倒霉的可不止自己一个人。

    【是是,知道了。】真是,难得自己心情不错。不过自己从那里出来了,不知道现在能不能召唤到多娜,并且现在时间点也不清楚,虽说克鲁修的宅邸虽说品味没有太大变化,不过略有老旧的历史沉淀的感觉却是突了出来,一副浮雕也变得有些细微的纹理,看起来自己离开之后,这个世界过了很长时间了

    对此黑十三也是有点奇怪,要知道自己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自己的视力勉强也就比近视眼强一点,现在可是隔着二三十米还能看见浮雕上的纹理,看来应该是自己莫名其妙获得的‘观测者的加护’有所关联。

    【真是的,都这么晚了还不回去,明明知道你不回去会有人担心,难不成你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吗?】声音的主人,是如此的动人,就算自己闭着眼睛也知道在王都中陪着自己,寸步不离,就算遭到指责也没有半分退缩的最佳女仆——蕾姆。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那混沌的空间待太久了,呼唤自己的这一声听起来是如此的亲昵,简直就像结婚多年的夫妇一样啊。

    【话说回来……蕾姆,长高了呢!】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蕾姆,黑十三也是歪着个头回忆着,记得蕾姆之前才起到到自己下巴这么高吧,怎么突然一下变得这么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