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蕾姆已经入睡了便没有去打搅,说实话,有着常人没有对魔女气息的敏感的蕾姆,应该比谁都能更快察觉到爱艾奇多娜的存在吧,说实话,并不是那么想让她们两人这么早见面呢。

    【说起来,很多人都像没有看见你一样呢。】

    【简单的隐藏术式,不过足以应付大部分情况了,对于那些稍微有些实力的自然很难隐蔽了。】多娜一整天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种半眯着眼的样子,不过习惯了这幅懒洋洋的模样,就连黑十三也分不清她是不是真的困了在休息,还是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毕竟艾奇多娜的原本模样,自己也就只有在窗子前远远的看了一眼,而且那时候光线昏暗根本什么都看不清。

    【说一句你不喜欢听的话可以吗?】

    【那还是闭嘴比较好。】

    【我的理想是铲除魔女教,你留在我身边真的好吗?】

    【那个啊?如果是现在的魔女教倒是无所谓了,毕竟都已经不是自己人了,而且认识的也都被吃掉啦。】多娜眯起的眼睛让人始终无法猜到她在想什么。

    【想知道吗?】

    【不,虽然完全不了解,但是也一点都不想去了解,总觉得会很累。】

    【时间流传的沙缇娜的传闻你知道的吧?】

    【吞噬了半个世界的嫉妒魔女呗?】

    【抓住其他魔女的人是我,但是将她们吃掉的却是沙缇娜,我只是单纯是因为想要了解她们才会抓住她们的,这点亲爱的可以理解的吧?】

    【都说了,那些东西我不感兴趣。。】多娜似乎把亲爱的叫顺口了。而此时黑十三脑中忽然出现一个画面。艾米莉亚,蕾姆,多娜拉姆他们几个和自己在一个场景的模样,难道会是修罗场?等等,为什么拉姆也会在那里面?

    【哎呀我可爱的床啊~终于可以睡觉了~】在之前的梅瑟斯领地因为担心和人类身体的艾奇多娜睡觉会被拉姆看到,不过现在是狐狸化身的多娜可以安安心心睡个好觉了,三天三夜啦……幸福是来的如此突然,虽然还是硬板床就是了,果然还是要赶紧弄套席梦思床垫。也不管门外的敲门声和喊自己的声音倒头就睡。——等等……

    【真是的,昴亲为什么这么着急睡觉呢?】菲利斯歪着头有些不开心的问着黑十三,明明还不算很晚才是。

    【对于一只一回家就可以安安心心睡觉的没有良心的猫,说这种话是根本不会了解三天都没有睡着的人的痛苦的。那么,有什么事?】说一说完就感觉自己眼睛忍不住闭上了,赶紧摇摇头让自己再坚持一下。

    【是!菲利斯过来给主人您暖床啦喵~~】一击手刀正中菲利斯的额头。

    【我砍!好了,说正事吧。】打了个呵欠,实在是顶不住了,多娜也好,其他人也好,怎么一个个精力都像用不完一样,这个世界的人都是怪物吗?

    【是来检查昴亲身体的喵~昴亲的身体本来就有伤在身,虽然经过之前的治疗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是既然过来了就稍微在帮你看一下吧!】不由分说,一双手已经从背后抱住了自己,一股暖流从手心的位置传遍全身。

    【对了,就连克鲁修不知道你的真实性别吗?】

    【喵喵喵?嗯~昴亲有点坏哟,竟然想要打听人家的秘密。】

    看样子克鲁修本人应该是不知道吧——

    【原本女性当骑士就是备受争议的,所以只要能够留在那位大人的身边,不管是怎样都没关系哦~】菲利斯的表情的变得无比温柔,就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既开心,又满足。

    【什么啊!竟然在说话的时候睡着了,气死本喵了!】看着保持坐姿低着头的还在打呼噜的黑十三,菲利斯忽然很坏的想要一口咬上去。

    【算了,今天就饶过你吧,不过话说回来。昴亲的门为什么又是一副被掏空的样子?】对于魔力用光的黑十三菲利斯虽然有疑惑,但是并不是危机生命的模样。而且好像也被人治愈过了,大概休养半个月就能全部好起来的样子吧?

    【原本讨伐白鲸就是克鲁修大人和有那位大人一同约定好的事情呢,这次真是非常要感谢你哦~如果你醒着的话,说不定可以得到可爱的菲利斯的香吻也不一定哦?——如果那位大人也见到这一幕的话,这个时候应该在到处吹夸自己了吧。。。】

    一旁的多娜闭着眼睛趴在枕头上面一动不动,半眯着的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

    结束了谈话和一天忙碌的克鲁修此刻已经换上睡衣,一个人坐在二楼的窗前端着一装了一半的酒杯,一袭绿披落在腰上。看着酒杯里的葡萄酒,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昴亲那边已经没问题了哦~克鲁修大人!!】

    【恩,辛苦菲利斯。】

    【果然昴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会觉得他像个17岁的正常少年呢,说不定也是因为逃避相亲才会逃出来的也不一定呢?】

    【是吗?昴他自己说自己17岁?】

    【恩~而且他的故乡据说很远很远的东方呢~这些都是菲利斯问出来的哦!请更多一点夸奖菲利斯吧~】

    【那依你看,昴是能够信任的人吗?】

    【昴自从王都和尤里乌斯决斗的那天之后,就变得很难看清了呢~】

    【是吗……】

    【不过他那个人,虽然交流不多,不过很思路很独特,该怎么说呢?特立独行来形容应该是这样子吧?感觉是一个不会闲下来的人,有种像那种突然长大后失去束缚的孩童一样呢?】菲利斯用可爱的形容惹的克鲁修笑了起来。

    【这样一说的话,好像真的是这样呢。】

    【对了,昴最近好像要招一批人手呢?似乎有大动作?】菲利斯恍然想起的样子,克鲁修一下察觉到了重点。

    【多关注一下他动向。这段时间即便不在我身边也没关系的,对了,可以以本家的名义安排一些人手过去给予帮助。】

    【不,不,方向似乎是饮食相关的?要叫厨师过去帮忙吗?】

    【饮食?】克鲁修有些疑惑的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