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要与讨伐队汇合的别动队,这是从留在附近的行商那里借来,让艾米莉亚他们进行避难的龙车。话虽如此,培提尔其乌斯已经被解决掉,剩下的只有魔女教的教徒了。考虑到似乎没有全员避难的必要,这支别动队可能会失去意义。

    【让他们先去村子集合比较好,并且考虑到和讨伐队的规模很可能造成混乱之后被人看到。】

    【要是有在村子里和罗兹沃-尔邸里都吃得开的人在的话,就可以避免多余的混乱了呢】

    【嗯,但是目前为止我还觉得我不够资格回去,还是先把能做的事情做完再去考虑那些吧。】现在的话,自己有了回公馆的名义。虽然考虑到要有人负责说明,不如说由自己作为使者去公馆正合适,但是自己也有自己的考虑呢。

    【都做了那么多事了,你还有这种想法?】菲利斯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迄今为止黑十三的表现已经是‘干的很漂亮’倒不如说‘出色’和有着‘大功劳’的功臣,在他眼中这样在所有计划中都不可或缺的一个人说出自己还不够资格回去的话,这才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我也有自己的考量所以不必担心,因为自己做错过的事情是没法挽回的,所以我才能抱着那份罪恶感拼命到如此的地步不是吗?】

    【所以哪怕是回去,也是在我们漂漂亮亮解决完所有麻烦之后再凯旋而归,而不是前方战况胶着,而自己还‘半途而废’抱着想要回去看看的幼稚心理回去,哪怕有着听起来不错的理由也是不行的。】黑十三松了口气,其实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艾米莉亚他们,还有蕾姆的姐姐拉姆,毕竟自己现在和蕾姆虽然没有生过什么,但是不清不白的感情总得有个说法,所以想先解决这边的麻烦再去考虑另一边的事情。

    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头大。

    【昂亲的表情就好像那边有着更大的麻烦呢。】

    【该说是少女心的直觉吗?菲利斯很灵敏嘛——】

    【昴阁下,请不要过多烦恼。年轻时候,总是会有一些感情冲动下造成的隔阂。但是,那都不是无法修复的东西】

    【姆~,维鲁爷有点太宠昴亲了】

    维鲁海鲁姆的话让菲利斯一脸纠结地安静了下来。两人把黑十三夹在中间的对话,似乎蕴含着只有多年好友才能理解的感情。

    【多谢你的建议。感觉心情稍微轻松点了……已经不那么纠结了】

    【能让你稍微轻松点那就最好。而且这也很正常,如果老人一句忠告就能解决男女之间的隔阂,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烦恼这种问题了】

    【果然维鲁海鲁姆先生,和内人吵架的时候也会觉得心情沉重吗?】

    黑十三反问回去。

    维鲁海鲁姆闭上了眼,似乎在回忆往昔的日子。

    【当然。不过我的话,要是惹妻子生气,在物理上就赢不了呢。常常会被强制性地压到床上】

    【果然剑圣不是吃素的啊!?】

    【在那之后通常是我用力抱紧她,直到她消气为止,嗯……这样的呢。】

    【听到这样的话此刻我的内心几乎的崩溃的,不止一点。】

    再次起劲诉说自己的爱情故事的维鲁海鲁姆,表情分外开朗,曾经的剑鬼也在今天得到了救赎。

    【关于这点,我觉得是昴亲想太多了】

    【所以说这只是顺势晒一下爱妻?】

    【——那么休息时间到此结束了。】

    正如剑鬼所说,全员都已经准备好出阵。

    他们的表情并不懒散却也毫无紧张之色,这大概是因为所有人都理解了维鲁海鲁姆的想法吧。总的来说,就是黑十三现在正被许多大人关心着。

    【一想起‘回家’之后要面临的感情问题就觉得头很大呢,那么为了解决这个烦恼就要麻烦大家了!】

    【一下想起目标是这个就觉得提不起劲呢。】尤里乌斯耸肩说道,所有人脸上都绽开了笑容,行动以此为动机开始。

    ————

    之后的讨伐异常的顺利,在没有得知讨伐队已经入侵,并且解决掉了培提尔其乌斯这件事情,在已知的潜伏地点开始了对【手指】的讨伐,几乎没有伤亡就解决了。

    因为自己‘身份’会让那些【手指】觉得自己是比他们权限更高的人,所以只要不是违反已设下的命令或则是太离谱的命令都会被执行。

    【你们几个过来一下,在这个地方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在场的魔女教徒的目光都聚集到轻松自若地现身的黑十三身上。目光中蕴含的并非敌意,而是令人费解的、单方面的同伴意识。

    【再见。】

    黑十三的言让他们困惑不解,等意识到敌意时,一切已经太迟了。

    ——战场闪过道数银光,反应慢了一拍的魔女教徒们接连倒下,只剩殷红侵染了草地。

    【这比想象的还要……】

    【嘎哈哈哈哈!怎么怎么!大名鼎鼎的魔女教就这种程度吗!喂喂,小哥,说不定这会变成大功一件啊!】

    不过数秒的工夫,据点就被他们完全镇压。看到遭受斩杀的魔女教徒几乎毫无抵抗的模样,尤里乌斯目瞪口呆,里卡多则背着大砍刀高兴地磕着牙。

    本来若是遭到袭击,是应该立即放弃森林中的据点并逃走的。四面开阔的地形对于四散逃窜来说再适合不过,万一让他们与其他据点会合的话,黑十三这一方的存在就会被泄露出去,但是如今却是在黑十三的带领下越来越顺利了。

    没有让讨伐队出现任何伤者,也没有让任何敌人逃掉的完美胜利。而这其中最大的功臣就是昴,在场的所有人都对这点深信不疑。

    但是,黑十三所做的也无非是在和敌人接触后进行干扰,仅此而已。若是说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啊啊,真是的!这边也不行了!这边也是!搞什么啊,这群家伙!】

    负责俘虏魔女教徒的菲利斯出悲鸣般的怒吼。在他的脚下,倒着好几位已经不再动弹的黑衣人。

    【他们自杀了吗】

    维鲁海鲁姆走过怒气冲冲的菲利斯,剥下倒地的黑衣人的黑色头巾。七孔流血而死,脸上却看不出任何表情的死状颇具冲击力。

    【舌头没事,也不像是自裁】

    【大概所有人的体内都嵌上了魔石。一旦动就会让毒素扩散全身并致死。本来就得要在死亡前分析魔素才能解毒了,还一个个分别设置了不同的术式……为什么要浪费心力做这种事啊!】

    调查变成尸体的魔女教徒的腹部后,菲利斯现了已经褪色的魔石,一脸悔恨地念叨着。自杀的魔女教徒只有七个,但恐怕据点里的十位魔女教徒体内都埋进了魔石。

    【不仅如此,其他【手指】那里多半也设置了这种机关吧。……连菲利斯也无法阻止的毒吗】

    【不可饶恕。竟然这样的,冒渎生命。以为人命是什么啊……!】

    (为什么会做到这种程度,如果只是单方面的为了更好的控制手下应该不需要这么麻烦,而且看这些人的反应就和洗脑了一样,难道都和这个东西有关?或则说这是一个串联在一起的机关什么来着?)

    菲利斯嗓音颤抖,激动地用手背用力擦着流下的泪水。正因如此,手上的血弄脏了他白皙的脸颊。然而,燃烧着对玩弄生命的怒火的那张侧脸,在倍显凄艳的同时更透出高贵。

    这便是身为治愈术师,比谁都要清楚生命的无常与奇迹的菲利斯,在这不同于剑与魔法的战场上,在这只属于他的战场上所作出的觉悟。

    【不要杞人忧天了,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如果我们落在他们手里的话恐怕比死更恐怖,这一点我可以用性命保证。】黑十三没有表情的说着,尽量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想法。在上个回归中被残忍的杀害,一想起在上一次回归前蕾姆临死前对自己说的【活下去,昂。】自己就有点觉得情绪压抑不住。

    黑十三剥下死去的魔女教徒的头巾,出现的无论哪张面孔都只是普通的男女。单从这样看的话实在无法相信他们竟会是一心从事魔女教活动的存在。

    【昴阁下,还是不要看得太久比较好】

    维鲁海鲁姆站了出来挡住黑十三的视线,摇头说道。

    【没什么,迟早会适应的。】

    【看不惯的东西,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去习惯。】

    【我明白。】黑十三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话说带着莱月昂的记忆的自己应该已经习惯了死亡才对,但是看到那一张张已经没有生气的脸却怎么也无法对他们产生愤怒之类的情绪,只有同情,像一个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一样让人觉得可怜,可惜,以及——

    【感觉排在这儿的尸体就像是人偶一样……这让我有点害怕】

    【确实,说不定言听计从的这群家伙跟人偶毫无分别】

    然而,黑十三的感伤没能正确地传达给维鲁海鲁姆。剑鬼那略微偏差的理解,让黑十三这次成功地露出苦笑。

    对于价值观的不同,黑十三也不是不能理解,出生与战场的【剑鬼】早对生命有了种漠视的程度,而自己原本活着的国家中几年都未必会有一起意外死人事件想必,两个人对待生命的价值观是不对等的。

    【魔女教徒……没法思考到他们到底想要追求什么,一个完全由信仰组成的教会国度?若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又要破坏呢?】

    【——不是因为想寻求毁灭吗?】

    说出这句话的,是手握魔杖的缇碧。幼猫就那样低着头,轻轻扶了扶单片眼镜,继续说着,

    【魔女教的负面评价众所周知,即便如此,入教的人还是像这样络绎不绝。……我觉得,只是因为有些人活得太奢侈了】

    【奢侈?】

    【我觉得能够为了寻求自我毁灭而行动的人,是因为有空去想这种事情,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的。这些人也不是什么都没想过的吧】

    缇碧直到最后都没抬起头,就那样沉默下来。可爱的幼猫侧脸做出拒绝继续讨论的表情,让人不禁想到,他或许有过悲伤的过去。

    【嗯——?什么——?大葛格,生什么了?】

    不过,理应境遇相同的蜜蜜却对弟弟的话没有任何反应,让人完全无法推测其中的细节。

    总之,缇碧说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对一切绝望,进而寻求毁灭……吗,真是辛酸又觉得残忍的活着,所以死亡对他们反而是种解脱吧。】

    自己的人生以及所有一切事物都变得一团糟的心情,这种毁灭式的想法,凡是被逼上过绝路的人类,不管是谁都有过吧,黑十三想着。

    【和魔女教徒这些家伙,绝对是哪怕一丁点儿也无法相互理解的。如果去尝试,只会被这群家伙的黑暗吞噬。……昴亲你尤其危险,所以要当心点】

    【但是如果真有那天,那我一定是个危险人物哦!————什么啊,都听不懂我的笑话吗?一个个都这幅表情,算了,走吧。】黑十三扫兴看着那些佣兵的表情收回了话语。

    【那么换个说法吧————那些活腻了的家伙们,让我们亲手去解脱他们吧!】

    没有多少人回应黑十三那副气势高昂的话,但是脚下高强度行军的度已经说明了他们的决心,他们要做的就是解决所有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