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笑声传遍了利法乌斯街道。

    以巨大的身躯在空中遨游的白鲸,全身张开的小口释放出不和谐音。

    它口中所放出的咆哮,原本就具备着撼动大地的破坏力。但是,从这参差不齐的众多嘴中所出的声音,却仿佛在摩擦着风一般扭曲失真,令人不快。

    【糟糕,雾……!】

    不断出尖叫声的白鲸,那无数的口中喷射出了【雾】。

    大范围地扩散至街道,从天而降的雾向四处侵蚀。视野缓缓地化为雪白,魔石的【驱夜】效果也渐渐淡去。

    ——【雾之魔兽】,展现实力。

    视野开始变差,在迷雾笼罩的平原上,讨伐队的配合开始脱节。

    最重要的是,白鲸的存在本身,不正是仿佛溶于雾之海洋似的地消失着吗。

    【果然出现了吗……那种让其他人能遗忘掉另外一个人存在的雾!但是还好有准备…………?!!】等等,在这个地形那种东西根本没法使用啊……但是如果现情况的话,克鲁修接下来的命令应该是移动了吧。

    ————

    【要是被那种东西吃下去的话……!】

    关于白鲸所产生的雾的威胁,昴自认为在事前的作战会议上已经听的足够多了。但是,实物远远出预想。

    【这就是真正的【雾】……】

    被称作【雾之魔兽】的白鲸,其【雾】的性质大致分为两种。

    一种是像这样覆盖整个街道,为了扩大自己游泳区域的扩散性雾气。

    然后另外一种就是刚才,在眼前让大地消失得一点不剩的消灭型雾气。

    到刚才为止都未曾表现出来过的攻击手段,就是后者那伴随着破坏的消灭型雾气。然后其威胁,一目了然的破坏力自不用说,但并不仅限于此。

    全力一击,勇猛的声音驱散雾气,眼前的白色突然间一分为二。

    从雾气中奔出的是,伫立在白色地龙背上的克鲁修。恐怕是利用了无形斩击的远射程,把连通远处的迷雾都斩了开来确保视野了吧。

    克鲁修在地龙上胡乱地擦拭着沾汗的额头,吐出紊乱的呼吸。以在这散去的雾气中心的克鲁修为标记,四散的讨伐队迅开始聚集。

    各小队集合起来,克鲁修环视着他的部下,

    【——有多少人被打倒了?】

    【十五人……没有伤亡!】

    【这里有十四人,脱队一人】

    【三人……位置太突前,没能避开雾……!】

    【……谁被干掉了】

    【无法得知……!】

    面对克鲁修的焦躁感,那位壮年男子摇着头挤出了声音。

    那本该是,令人费解的对话的。

    把握着队员数目的小队长,却报告想不起脱队队员的名字。

    不可能会有这种蠢事。但是

    相同的报告一个接一个,无论哪个小队长都无法给出消失同伴的名字。

    这种异常事态,才是白鲸所放出的【雾】的真正威胁。

    如字面所说,被【雾】所吞没而消失的存在,会连其存在相关的记忆都从这个世上抹去。

    “有谁消失了吗”,即便这个事实留下了,其存在也不会留在任何人的记忆里。

    克鲁修为每小队安排十五人的意图就在于此。

    不过庆幸刚才提前预警,即使是这样也有不少的战力损失。

    【我还记得这一切……是和这个身体的关系吗?】

    昴将这毋庸置疑的现实说出了口。

    就像是‘昴’在那个循环里,没有忘却消失的商人,以及为了让‘昴’逃走而牺牲的雷姆一样。还是只有‘昴’记得。

    在克鲁修旗下聚集的小队长们——其中有一张面孔,变成了别的人。

    被消灭的【雾】所吞没,原本的小队长消失了。队员们的认知被替换成了这位换上的第二任才是小队长的事实,这突兀的配置变换谁也没有察觉到。

    在这种异常事态面前,黑十三明白了白鲸其实是和【魔女】相同的异样存在。

    被众人所遗忘的事物,黑十三却仍旧能够记住而不忘却。

    这与‘昴’所拥有的【死亡回归】,想必不是毫无关联的。

    (与魔女有关联这点情报可以确认无疑了,就算有其他状况也只能是在这点之上进行推测了。)

    【回来了吗,维鲁海鲁姆】

    破开浓雾现身的是,浑身浴血,模样惨烈的剑鬼。

    【冲的太前了。——伤亡呢。】

    维鲁海鲁姆甩着剑上的血迹,又随手拭去脸颊上的血。

    【合计十一人……那些被打倒的人,就连让人铭记他们的功绩都做不到。】

    雾所带来的消失,是如字面所示的对存在的抹消。

    那些人们的足迹全都从他人记忆中被消去,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只有空白。

    若是那样,至今为止确实存在的羁绊、感情与爱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呢。

    放眼望去,在维鲁海鲁姆的身后,狮虎成群出现,跨坐在大型狮虎上的里卡多与两位副团长的身影也在其中。看来与维鲁海鲁姆同样,与白鲸缠斗的那批人反而伤亡不大。

    【麻烦的雾出现了呐。退魔石是稀有品,数量有限。……搞错了使用时机的话,就完了呢。】

    ……

    ————

    上一次讨伐会谈中聊到了‘雾’的出现,而那时黑十三多嘴的说出自己的‘手机’说不定会有其他的功能,然而也就算为了能够预防万一在‘白鲸’出现之后增加自己的说服力,没想到却起到了减少战员损失率,要说怎么现的?就在【白鲸】的雾出来的前一分钟,黑十三就感受到了眼前庞然大物的异常,这一点可能来自身体的‘魔女’气息有关,所以当断立下朝着克鲁修打出招呼,而果断的克鲁修虽然没能听明白黑十三说的是什么,但是看到他手中拿着光的‘手机’和嘴里出‘跑’的口型就果断的出了撤退命令,不得不说这一刻下达的命令而少损失的人员两个人都有少不了的功劳。

    ————

    【再来一次同样的集中攻击的话,应该就能打到地上来了。既然已经失去了敌影,那么至少为了避开偷袭现在就该是第一次使用的时候吧。有异议吗。】

    克鲁修的判断得到了全员赞同,她的视线转向菲利斯率领的支援队。

    【菲利斯,用魔石炮把退魔石打上去。只有两次的份。要慎重地使用呢】

    【已经准备好——了。无论何时,谨遵主命。】

    面对拍着胸脯的菲利斯,克鲁修点点头,然后在重新开战前再次望向全员。

    【现在开始就是关键!我们的攻击对白鲸是有效的,留在诸卿手中的手感就是证明!那家伙确实很强大。而且来历不明。在最坏的情况下,我们的死或许不会留存在任何人的记忆里。但是!】

    克鲁修拔出腰间的卡鲁斯坦家的宝剑——虽然对于能空手放出斩击的她来说,或许是多余的——举向空中,高声道,

    【即便是为了无法为墓碑刻上名字的死者,即便是为了在未来的世界会被白鲸的雾威胁的弱者,我们也必须付出牺牲,将其讨伐!——跟上我的步伐吧!!】

    【退魔石,射!!】

    在克鲁修的号令下,菲利斯所指挥的成员一同抬起魔石炮的炮口——之后,伴随着爆炸声,将魔石打上了空中。

    【雾,散开了——!】

    在空中碎裂的魔石放出光辉,一口气把覆盖视野的白色雾气驱散了。

    不过,并不是将充盈平原四方的雾全部消除。最多只能将雾的浓度降低,不过是把“难以确认视野”的状况给消除了而已。

    但是,即便只是如此,效果也已经十分充足了。

    ——白鲸的【雾】,似乎是它所持有的莫大魔力变异而成的产物。

    也就是说,白鲸以意志将散布的魔力可视化,从而形成了【雾】。

    然后退魔石——其原本的效果,就是将周围的魔力强制性还原成无色魔力,属于无效化效果一类的魔石,就是这种力量把【雾】的魔力无效化,然后驱散了。

    虽然包含着“若是退魔石的效果太强,很容易连同这边的魔法攻击的威力也一并减弱”的赌博成分,但是就现在雾的残留状况看来,似乎没有担心的必要。

    【还不足以把雾全部消去,吗】

    【相对的,这边的魔法也没有受到影响。雷姆也是完美状态】

    微微点着头,额头的角着光的雷姆回答道。

    周围产生的魔力漩涡,正是雷姆再次开始提炼魔力的证据。

    【那就继续照着计划执行吧,让那家伙降落到地面来!】

    【是!走吧!】

    【呀啊啊啊——!?】旁边传来了其他人狂怒的叫喊声。

    这诡异的叫声不像人类能够出的声音,反而更接近于野兽的呻吟。

    有人吐着泡沫,瞪着白眼痉挛不止。有人呻吟着,拼命地挠着自己的手臂。有人咬牙到把臼齿都咬碎,用头叩击地面。

    即便症状不一,有一点还是明确的。

    疯狂,正以【雾】为媒介传染开来。

    【这是……】

    【因为刚才的声音,【雾】对精神进行了直接干涉……虽说这和魔力中毒类似,不过要更严重……】

    对着深呼吸的雷姆正在摸着角让自己平静下来,黑十三安心了一点,至少她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真是出了个难题啊,看样子再快也得3,5分钟才能解决吧……】看着眼前的那群人在自残,黑十三不动声色的说道。

    黑十三在蕾姆肩上拍了一下。

    【没事吗?】

    【昴!伤势如何!?】两人同时问出。

    【我没事,不过接下来听天由命了,虽然距离他们那边有点远,但也不排除中招的可能性。】

    如果克鲁修维鲁海鲁姆这样的主力,以及菲利斯这样的支援中枢都失陷了的话,一切就到此为止了。就连继续战斗都会十分困难。

    【能动的人把负伤者带到大树旁!迫不得已就动用武力!】

    然而,从雾的深处再次听到了克鲁修的声音。回答的声音也接连响起,看来克鲁修没有受到雾气的影响。而且正在积极处理眼下的威胁。

    黑十三对着那个方向潇洒的一笑【。】

    【从战力的角度看比直接杀死这些中招的人造成的后果还要严重,但是这是单纯的怪物会做的事吗……!】

    【菲利克斯大人似乎也平安无事。那位大人能正常进行治疗的话,至少应该可以除去污染的效果……】

    雷姆支吾着想说的事,黑十三只是点点头。

    出现了那么多的伤亡,菲利斯根本忙不过来。为了回收伤者必须分出人手,只是这样就会让战力减少。更重要的是——

    【时间不够。在菲利斯治疗完全员之前,不得不一直处在毫无防备的状态啊】

    【当然这点虽然是要关心的,但是更重要的是,着家伙懂得策略,那样的话……】

    【那样的话不是很棘手了吗?】蕾姆失色的说道。

    【棘手?怎么会呢?!】

    拍着胸脯,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闭上眼,然后吐气睁开眼。

    正在等待着,黑十三会说的话。

    【雷姆,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最危险的事情。】

    【是,——无论何处都会和你在一起的!】

    【我和雷姆去引开白鲸!在那期间,你们去接受菲利斯的治疗。把看上去没问题的家伙交给菲利斯以后,去和克鲁修会合!】

    【引开!?到底,要怎么做……】

    【就像这样做。】黑十三忽然间双眼失神,双手就像被敲碎了一样垂在两旁,并且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意识。

    如同在作战前的准备会议上,黑十三所托盘而出的那样。

    然后,黑十三亲手触及了那份禁忌——。

    恐惧涌了上来,缠住了黑十三的心脏。我就是黑暗,我就是罪恶,我厌恶死亡,我祈求和平……

    就在刚才,黑十三现了‘魔女气息’新的使用方法,一种对周围人更安全的使用方法,一个不会伤及无辜的使用方法,一个只有自己一个人有危险的使用方法……

    黑暗的气息仿佛实体一般缠绕在自己的身上。

    【我臭吗?】

    【臭死了!】

    【别说的那么难听啊!……】黑十三挠挠头,虽然第一次使用,不过实际效果似乎还不错。

    得到了雷姆的确认,虽说有些无法释然,但总之目的达成了。

    把魔女的瘴气引上身,黑十三回头转向周围的骑士们,大声说。

    【我们马上就会离开这里!会尽可能不靠近大树的,要好好地和克鲁修他们会合呐!】

    【知,知道了!祝武运昌隆】

    【你们也是!】

    送走了骑士们,黑十三拍拍雷姆的肩膀,示意让地龙出。

    现在,黑十三的身体上应该飘着新鲜的“魔女残香”——这种字面意思充满了矛盾的气味。问题在于,这能对白鲸起到多少效果,不过。

    【上一次才森林里遇见乌鲁咖鲁姆事件的时候,是有着覆盖整个森林的效果的,那一次几乎是十死无生,奈何还是对于求生的渴望活了下来。不过这次……说实话,还是个未知数啊】

    然而,就在下一个瞬间。

    【生了什么……】

    【是白鲸!!】

    就在紧密接触着的雷姆叫出声的同时,巨大的下颚骤然间突破雾气现身了。

    与千钧一之际转变了方向的黑十三他们擦过,微微向左偏移的白鲸的巨口咬向大地,将其经过的那片草原吞进肚里。

    岩壁般的外皮擦身穿过,魔兽下颚嚼碎地面的声音近在咫尺。当白鲸注意到口中没有血肉的滋味之后,那巨大的身体转回到空中。

    然后,咆哮着朝黑十三他们追来。

    【卧槽,还真是刺激啊……】

    从背后迫近的,压倒性的质量所带来的压力。

    仿佛要将人碾碎般的压迫感从背后逼近,地龙载着惨叫着的黑十三,拼命地迈步飞奔。然而,追击着的白鲸的飞行度并不寻常。

    如山的庞大躯体在空中游动,以仿佛要追上风的气势一口气拉近了距离。

    很快,饕餮万物的下颚逼近了。

    那鼻尖就在背后咫尺之遥,已经到了甚至能闻到腥臭气息的距离

    【蕾姆救命啊!完了!完了!我感觉我一回头就能看见它那张恐怖的大嘴在我的背后!不,它肯定已经张开嘴巴在准备吞下我了,呜啊~~我要死了!】

    【乌尔·修玛!!】

    与雷姆的咏唱相呼应,三支冰枪一同从大地刺出。

    那目标毫无疑问,就是正追着昴他们的白鲸的正下方,试图以刺穿腹部来阻止它的行动。但是……

    【停不下来——!】

    有着百支长枪之粗的冰枪完全折断,随着尖锐的声音碎裂四散。被破坏的冰枪瞬间还原成魔力,鲜血从白鲸洞开的伤口处喷涌,但其动作却没有受到影响。

    受到了那样的伤害,流了那么多的血,即便如此仍旧丝毫不见疲惫的耐久力究竟是哪里来的呢。

    【但是和维鲁海鲁姆不一样,这边可不是在单挑啊!】

    黑十三竖起中指,拉开距离挑衅着白鲸。看到他的举动,白鲸激愤的咆哮贯穿了平原。然而,从其**的侧面,

    【咧啊啊啊啊啊——!】

    维鲁海鲁姆的斩击横劈而来。

    剑刃刺入白鲸,维鲁海鲁姆沿着侧腹飞奔而上。与奔出血雾的维鲁海鲁姆一同冲上来,跨坐在两头狮虎上的幼猫姐妹交换了一个眼神

    【姐姐,配合!】【要上了哦—!黑塔罗!!】

    蜜蜜和黑塔罗从交错而过的狮虎上跳下,手拉着手。两人站在维鲁海鲁姆斩出的伤口前,然后张大了嘴,

    【汪——!】【哈——!!】

    两人的声音重叠,波状散开的音波中蕴含着惊人的破坏力。

    冲击通过创口渗透进去,白鲸全身的伤口再次喷血。摇动着巨大的躯体,白鲸的高度不由自主地一口气降低了。它痛苦地扭动着,因剧痛而呻吟,而在好不容易才免于坠落地面的白鲸背后,双胞胎乘着狮虎逃之夭夭。

    【大招结束—!】【团长,拜托了!】

    【哦哦,交给洒家吧!小不点们都努力了,洒家也不得不努力啊!!】

    与落地的双胞胎交换,大型的狮虎从白鲸的尾部攀爬而上。

    里卡多挥起大砍刀,攻击着产生雾气的无数开口。维鲁海鲁姆也同样攻击着出噪音的开口,一个接一个地让其安静下来。

    但是,白鲸也不会就安静地等待攻击手段被彻底击溃。于是从怎么打也打不完的无数开口中,放出了弹雨般的消灭型雾气。

    里卡多借助狮虎的机动力,维鲁海鲁姆则以那越人范围的身法,一次次地避开了那些雾气。

    讨伐队与【铁之牙】再次会合,为了支援形势不利的维鲁海鲁姆他们,魔石炮重新开始了射击。白鲸为不断被飞虫造成伤害,自己的攻击却无法命中的现状而焦虑,扭动起巨大的身躯,张大全身的开口,释放出雾气。

    【雷姆——!!】

    雷姆的反应比黑十三的喊声还要快上一步,操纵着地龙跳到白鲸的跟前。由于散出魔女气味的昴的接近,白鲸的集中力被打乱,反射性地望向了这边,它想要飞过来,却被斩击给阻止了。

    【东张西望的……我可是从十四年前开始,就一直忍耐着等着取你的级的啊!】

    维鲁海鲁姆向着白鲸的额头突刺,直到剑刃完全陷入方才停手。

    但是,老剑士当即放弃了第三把剑,全力蹬向剑柄,跳了起来,随后拔出第五柄剑,在魔兽的背后双剑狂舞。

    在白鲸的背上,里卡多与维鲁海鲁姆会合,放声大笑起来。

    【感觉真有趣啊!虽说比想象的还要顽强,但是本身倒不是很强大呐!】

    【不……稍微,手感有点太浅了】

    面对表达着惬意的里卡多,维鲁海鲁姆皱起眉头低语道。咬着牙的维鲁海鲁姆一边切着白鲸的尾鳍一边说道,

    【只是这点程度的魔兽,很难想象我妻子……剑圣会败退。就算把我们抢到了先机,在最开始没有被雾气分散也考虑进去……】

    挥舞着剑的维鲁海鲁姆的思考,被白鲸转动身躯的动作打断了。

    【呃,哇啊啊啊!】

    魔兽的举动与迄今为止截然不同,白鲸抬起头一口气向上升起,里卡多和狮虎被那个惯性一同甩落。

    然后,留在了白鲸身上的维鲁海鲁姆,

    【下去之前,再来一击——!】

    在扭曲身子在空中游动的魔兽身上,维鲁海鲁姆以轻盈的动作向下奔跑。

    上升中的白鲸躯体,与下降的维鲁海鲁姆擦身而过。身体移动,刺出剑刃后强行控制住姿势,老剑士的身体活用着长年的战斗经验,在巨躯的尽头连根斩下了一块背鳍。

    【————!!】

    听着白鲸的惨叫,维鲁海鲁姆以落下的背鳍为踏脚石落向地面。

    从那样的高度落下来,一般来说是肯定会摔死的,但是维鲁海鲁姆在落地的前一刻用力一踢背鳍,消去势能让地龙接住了。

    【身手真好……】黑十三安安吐槽着。

    被切下背鳍的部位流出鲜血,仿佛暴雨般洒落下来。平原的草地被染成朱红,沐浴在血雨之中的维鲁海鲁姆战意不减。

    没有一个人会认为白鲸会就这么逃走,但魔兽升上空中的目的现在仍不明确。【铁之牙】和讨伐队也不安地仰望天空,黑十三则是开始考虑起聚集在大树根部的伤员们的情况。

    【来了】

    维鲁海鲁姆望着空中,低语道。

    眯起眼,双手再次紧握剑柄的老剑士的模样拔高了全员的警戒心。

    然后,屏息等待着变化的到来——然后后悔了。

    不应该等待浮在空中的白鲸的行动,而是应该立即散开的。

    【——撤退!!!!】

    黑十三竭力喊叫着,雷姆一口气转过地龙,脱离了战线。

    周围的地龙狮虎也一齐奔了出去,已经没空抬头确认其他人的安全了。

    ——仿佛要完全覆盖一整块天空那样,膨胀扩散的消灭型雾气,落向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