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群365919779,也有喜欢动漫的朋友进来的。√)

    听着刚才一份震惊的言的潮涌慢慢平静了下来。

    【真是没想到昂亲是这样的人呢。】率先开口的是菲利斯,作为见惯了陪伴克鲁修风风雨雨的人自然能够很快就扯出话题来缓解尴尬。

    【抱歉,稍微有点激动,想到了一些往事。】黑十三有些后怕,自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完全不符合自己的风格。。。

    看来和这个身体的融合有很大的影响了自己的行为,不仅仅是莱月昂本身的记忆,连自己的情绪都被很强程度的扩大了。。。

    【唉~是不能说的喵事吗?】菲利斯很快的就摆出一张笑脸对着黑十三低着脖子然后抬起头一副像是讨好却又好奇的表情。

    【额……只是被以前的一些笨蛋情绪给感染了。】说起来还真是,以前看动漫看到精彩的时候经常也会控制不住情绪大喊大哭大闹什么的也有呢,但那也只是因为自己是一个人,在这么多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另一面还真是头一遭。

    【也是很重要的人吗?!菲利斯喵表示很好奇唷!喵~!】……啊……等一下,他只是个男孩子啊!!!对于一脸萌状的菲利斯黑十三差点没忍住血液逆流而上。

    【好了,奇怪的话题就到这里吧……】黑十三假咳一声,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把持不住了,得赶紧扯开话题。

    【虽然不知道是在掩饰害羞还是什么的,但是这样子的昂亲也让人觉得很有趣喵?……不对!对于没能知道昂亲的秘密菲利斯表示很受伤才是呢~】

    【没关系的哦,蕾姆现在对昂充满了兴趣,如果以前是这么多的话,那么我现在对昂的兴趣翻了十倍!】

    【喂……这听起来像鬼故事一样的话题是什么啊。。。】

    对于晚来的助攻,蕾姆的言和黑十三合适的吐槽众人都不言而喻的避开了之前的那个话题。

    【话说回来,菲利斯的口吻稍微太轻佻啦!】蕾姆顺手牵着黑十三之后嘟着小红脸对着菲利斯。

    ……什么情况,蕾姆主动投怀送抱?按照之前的记忆此刻的我和蕾姆没有那么多好感值吧?

    【这样把耻辱是事情说出去不觉得这算得上是个不好的兴趣吗?】

    【喵?!】

    听到身后的身后菲利斯的声音微微的跳着,畏畏缩缩的转过身看着站在哪里的白老剑士。

    维鲁海鲁姆眯着眼盯着心虚的菲利斯。

    【绝非耻辱什喵的,从小菲利斯看来就和维鲁爷解读的书一样?】

    双手手指互刺着,菲利斯嘟起嘴谄媚着。感觉似乎会被看上去像是猫耳美少女的那份可爱所误导,但很可疑他是男的。

    当然,对维鲁海鲁姆这种美人计是不可能行得通的。

    【不管怎么说未经允许就说出去总是不对的吧。】

    【是……】

    菲利斯垂下肩膀沮丧着退去了,不过离开的时候还稍稍抬起了手,留下了一道秋波的这个地方仍是有着菲利斯本色。

    【维鲁海鲁姆。。。】

    【是的,昂阁下。】老剑士作出绅士一般的动作静候眼前之人接下来的话。

    这份意识一旦知道了,即使是现在站在面前这个不起眼的老仆人,也能感受到他体内惊天的执念。

    【那么关于白鲸你们的情报一定不会少,稍微互通一下不介意吧?】

    【当然了,昂阁下。】

    ————————

    背过沉默的两人,维鲁海鲁姆缓缓地远去了。

    先不管那份执念,光是收集情报就花了大把的信息。

    (果然不是错觉啊,那一次蕾姆被雾吞噬后除了自己以外就被所有人遗忘掉了,这种事情生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还真是让人觉得难受啊。)

    【明天我也,雷姆也会一起战斗的】

    【嗯……】黑十三没有反驳雷姆的意见,反正到时候说什么也不会再让她离开自己身边一步了。

    【不用担心雷姆……就算是我,也有能做到的事,大家一起合力把那个鲸鱼混蛋打的满嘴找牙我也会尽全力的!】

    【嗯!~】黑十三看着离去的身影……

    ————————

    【——妻子,是位喜欢欣赏花的女性】

    【不喜欢舞剑,但又比谁都为剑所爱。不允许作为剑以外的存在活下去,妻子也同样接受了那个命运】

    【剑圣】的加护,会给予人身过于无边的力量。

    【从那样的妻子那里夺走剑,让她舍弃掉剑圣之名的就是我】

    【舍弃了剑,作为一位女性的她成为了我的妻子。觉得这样一切就都会饶过她,就能够不是作为剑圣而是特蕾西亚这么一个人活下去了。——但是,剑从来没有饶过她】

    【明日的战斗,我与我的剑就能找到答案了。妻子的墓前,也终于能够起步走去了吧。终于,能够去与妻子见面了】

    留下了这样的话就离开了……

    他应该也是深爱着他的妻子的吧……

    真是,让人尊敬的男人,维鲁海鲁姆……

    在落入安静的空间中,突然响起了蕾姆的声音。

    黑十三无言地转向那边,与望着这边的蕾姆视线稍稍地重合了。

    【昂的话,若是雷姆不在了的话,也会像这样长时间地铭记着的吗?】

    黑十三轻轻地用手指这种话。】雷姆用手捂着被手指碰到的地方,就仿佛是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一般一脸幸福地笑了

    黑十三终于察觉到了,蕾姆对自己的心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黑十三自己也不知道,不管怎么翻之前的记忆也找不到能够交合的点,而这份心意却有些沉重……现在的他,不是自己一个人活着,还要背负着‘莱月昂’的使命,三年之约。

    距离白鲸讨伐时间倒计时——十七小时半。

    【话说这是……】

    正向黑十三炫耀着地龙的是,从平时的女装转型,身着近卫骑士团白色制服的菲利斯。纯白的披风飞舞,脸上仿佛在说着气势十足的菲利斯,对黑十三的回答鼓起了脸颊感到不满的样子。

    【那么,因为是克鲁修大人的指示,从这里面选择中意的孩子就可以了哦】

    【所以才说这是怎么回事啊。。。】

    【什喵嘛!克鲁修大人难得的温情,居然敢说不中意吗?】

    黑十三想转身就走,却被蕾姆拉住了。【好吧,蕾姆你帮我挑一只然后捆到后院等结束再放它出来吧。】

    【这样做的话它不是太可怜了吗?】蕾姆有些犹豫。

    【所以昂亲还没有明白克鲁修大人的好意是喵?!】菲利斯十分火大的说着。

    【请菲利斯大人原谅在下,其实我有点晕龙车,不……应该是对于不能把控的载具自己十分不敢使用,而且我看起来像那种和龙车打了十几年交道的人吗?还请饶了在下!顺便说一下我是认真的,替我谢谢克鲁修阁下的好意了。】

    即便距离决战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个小时,黑十三蕾姆菲利斯三人站在成排并列的地龙面前不停的探讨着。说是探讨不如说的单方面的强迫要求另一方吧!

    【总之你就随便找一只试着用直觉选选看?毕竟是要托付性命的孩子,若是考虑到会死的话,小菲利因为不想被怨恨所以也喵想说什么多余的话呢】

    【拜托,这种fg对我来说真的如同天灾一下恐怖啊……】黑十三看了眼身旁的蕾姆。

    【元芳……蕾姆你怎么看?】

    【蕾姆的话,大致上的地龙都只要教导一下哪边才是上级就会听话了,所以不太拘泥于地龙的不同……】说着被雷姆所抚摸着的地龙就仿佛表示着服从般一屁股坐在地面上。恐怕这就是实感到生物级别上差距的表现形式。但这无法作为参考目标。。。

    【要是花太多时间的话之后就忙了,快点选呐~】

    【所以我和蕾姆同乘一只就好了嘛,蕾姆你来……等等】

    被菲利斯催促着,环视着并列着的地龙的黑十三停下了脚步。一起走着的蕾姆,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望着停下脚步的黑十三。

    在停下来的黑十三面前的是,肌肤漆黑的美丽地龙。

    锐气焕的面容与黄色的眼瞳,背后安置着鞍,头部覆着地龙用的皮帽。装备一个个都与其他的地龙并无二样,但是与人以印象的是那双眼瞳。

    (那时候见过它,就是你对吧!)

    【哟,好久不见了,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啊。】感受着粗糙的皮肤质感,黑十三竟然从这条地龙身上感觉到了些许安心,看来又能一起并肩作战了。

    【真令人吃惊。这只地龙,一直觉得是以心高气傲而成名的种类……还在想着昴的手不会被吃掉吧】

    在身旁的雷姆微微一惊作出一副想要阻止黑十三的样子,不过以为动手太快而没来得及。

    【菲利斯,这家伙以后就是我和蕾姆性命相托的伙伴了!】

    【是是,真是选了一个不错的孩子呢。蕾姆也不用太在意昂亲的用词啦,这家伙脑袋里装的和正常人根本就不是一样的东西啦~】

    【才没有闹别扭。会和它好好相处的。能做到的】既然是昂选择的,那么蕾姆只能接受吧。蕾姆这样对自己说着。距离出预定的时刻,还有几个小时。

    克鲁修邸内目标白鲸攻略战,6续组成讨伐队的人员开始聚集了。

    【怎么了,小哥也是讨伐队的一员吧!请多关照了啊,小哥!】

    以一口气吹飞早晨清爽空气的势头,巨大的音量向着昴释放而来,仿佛能传到这宽广屋子的角角落落的声音。

    手捂着耳朵脸极大地扭曲着,带着抗议回瞪着对方但是,【从小姐那里听过了呐!小哥是今天的鲸鱼狩猎的功臣吧!?今天也让洒家们掺一脚鲸鱼狩猎呐!那么好的天气不是很好吗!】

    全身都覆盖这一层铜色的体毛,古铜色毛在竖长的头上就如阳光下的金色草原一样饰着。锐利的目光与满口尖牙的口十分显眼,构成了一副不可思议而又和蔼的脸。

    【狼人?】黑十三好奇宝宝一样问道。

    【看就知道了吧,不明显是狗头人吗!犬人族除了狗头人以外还有什么吗!?】

    【哈!~?】

    虽然这个兽人自称狗头人,但是黑十三所想象的狗头人应该是和街上看到的正常人大小。虽说狗头与两足直立行走是符合了,但是体格上和想象的差距太大了。

    【洒家叫做里卡多,那边的小姐也多关照了呐!】

    【是,里卡多大人。十分感谢关心。本人名叫雷姆】对里卡多那爽朗的招呼,做好心理准备的雷姆恭敬地报上了名字回应道。

    这个商名加上卡拉拉奇腔的兽人……也就是说,是阿纳斯塔西娅的【铁之牙】吧。

    【昂君,看起来很精神啊。】阿纳斯塔西亚从容的笑着走了过来,只是从她的脸上的笑容黑十三没有感到一丝兴趣。

    【哦。。。】

    【啊啦,这么冷淡可不习惯哦昂亲,这样以后的婚后生活可是不会幸福的呢。】对露出富有含义的笑容的阿纳斯塔西娅做出了恶劣的态度之后,她的头就被兽人——里卡多巨大的手掌拍了一下。

    他把口露齿张开说道【洒家的雇主可能就没那么温柔点啊!基本上,不管和谁说话没法不去不判断得失也因此没有朋友!现在温柔点的话说不定还能一笔勾销,大概!】

    【里卡多。你因为不擅长隐藏事情所以还是别说坏话比较好哦?】

    【不是坏话啊!只是在担心小姐啊!小姐,从以前开始就不是很会与人交往,从卡拉拉奇来到这里,连个熟人都没有感到不安吧!?所以在这里,看!叮铃铃铃—,朋友一号哦!】

    朋友一号是在说我吗?不,她肯定是在判断我的价值什么的,这种事情从开始见面就知道了。。。

    【毕竟温柔贤淑的女孩子更招人喜欢对吧?!】

    【真正的贤淑可爱是在说像雷姆这样的呢,而眼前这位好像扯不上边呢。】

    【哪有……说人可爱什么的,会害羞的】

    【恩—,有点奇怪但是感觉不错是将来有望的孩子呢。菜月也还真是抓到了一个好孩子呐】

    【看这样子,已经会合结束了呢】

    然后,在这样成了一个奇妙地集团的黑十三他们面前,克鲁修的身影出现了。

    克鲁修的模样并非平时男装般的礼服,而是将装饰删减到了极致的轻铠。重视活动灵活性,机动性地比重靠的比较多的铠甲或许是很有她风格的选择,但是在黑十三眼中看来防御力上令人不安。

    【战斗服要方便活动比较好。别担心,铠甲上刻上了土之冶炼师的坚固加护。只要我的魔力不耗尽就能挥出外观以上的坚硬度】

    明白了那视线,克鲁修抚摸着胸部金属板部分回答道。

    【还有那种东西吗。魔法和加护在开挂呐……我是不是也有什么还没觉醒,难道是体内的力量还在沉睡着呢】

    【不管睡多久,呼吸的方法是不会忘记的吧?对于有加护的人来说加护就是那种东西。要是没有自觉的话还是放弃比较好】

    【我感觉我的心好痛啊克鲁修阁下。。。】

    【原来如此。虽然有听说过,但是是比传闻还要夸张的士兵呢。卿就是被称作阿纳斯塔西娅·霍星心腹的,【铁之牙】的团长吗】

    【只是被雇佣,的呢。克鲁修·卡鲁斯坦小姐吧?虽说有在外面从传闻和小姐那听说过,但是实物的话又是……】

    面对手臂在向前仰望着自己的克鲁修,里卡多那拥有犬的嗅觉的鼻头嗅了一下。然后皱纹浮现鼻尖,放喉笑了。

    【是豪杰呐!这么一来王选,不是会变得相当吃力了吗,小姐!】

    【所—以—说,才像这样卖恩情的不是吗。到底能产生多少价值,就看里卡多的工作程度了,好好干呀】

    【嘎哈哈哈!不只是用人,连用狗都那么乱来的小姐哈!】

    是因为与傻笑着的里卡多相处了很长时间吗,与他对话着的阿纳斯塔西娅的那属于适龄少女的氛围隐约可见。看来,是相当地敞开着心扉。

    除了嗓门大以外也不觉得很难相处,这就是人格影响力?黑十三想着。

    【昨晚休息的好吗?】

    视线从里卡多身上移开,克鲁修把话题转向了黑十三,就在刚才还被里卡多所扭着的头回答道,

    【多亏了照顾呐。虽说感觉像是在克鲁修你们都在忙的时候,自己却悠闲地睡下了一样而弄得睡得不是很舒服】

    【虽说协力与白鲸战斗很令人感激……但是卿能战斗吗?】

    【不,我不会战斗,战斗人员什么的可以把我排除了,关于这一点请放十万个心好了,如果忙的连猫的手也想要借的话,还不如借狗的手呢,至少还能挥作用吧。】

    【刚才,有提到我吗!?】虽说里卡多怒吼着,不过此时克鲁修还在对干脆地做出了的非战斗人员宣言而目瞪口呆。

    【难道你以为我不是来观光的吗?……好吧不开玩笑了,总之在面对白鲸的时候我倒是能放点底牌出来,我想应该有点用吧。】

    【说说看,你的那份根据】

    【虽然,我自己也不是那么感到高兴……但是看来我身体上的味道,似乎有着能够吸引魔兽的性质】

    没错,魔女的气息,只要利用好这一点,就能像解决上一次魔兽事件一样吸引火力,想必在特俗情况下也能起到不少的作用吧,而且这种场面上辈子黑十三实在没机会见过,无论是身为艾米莉亚的立场还是为了自己的好奇心。这一次实在是不想错过无论如何也想要过来参合一脚。

    【姑且,先说已经明白了。请更详细点】

    【说是体味有点语病,但是就是这种体质。实际上,在昨天说过的公馆的魔兽骚动的时候,也有干过用这个体质来引诱过魔兽的事情】

    【这样,吗。这个体质在某处,与卿所持有的告知魔兽危险性的【流星】有着联系呢】

    被讶异的目光望着,黑十三闭上了差点说出多余的话的嘴。

    【所以骑着送给我们的‘奥妮克希亚’,在白鲸的前头放风筝吸引注意,然后你们集火一点,争取一波重创或则直接一套带走最好啦~】

    作为战力没法期待,所以提出作为诱饵,在战场上活跃。这是连有自杀倾向的人都会觉得脸色青的任务分配。

    【——令人惊讶的是,并没有说谎的气息呢,但是,为什么是送给你们的呢?奥妮克希亚是你给它的名字吗?】

    【啊?还要还的吗?在这个身上留下了我的气味的伙伴还要还回去吗?】

    【好吧我明白了,等这件事之后这家伙就是你们的伙伴了。】克鲁修有些无奈黑十三的小手段。

    【没想到从昨天到今天半天里面,居然会有那么多次怀疑自己加护的机会。虽说并没有错认为这是万能的……】

    【有点丧失自信了?】

    【不是呢。只是觉得世界上有许多越我想象的事情,不能松懈呢】

    【毕竟tooyoung】

    【什么?】

    【因为没见过就不相信这些话还轮不到我来说吧】

    仿佛感觉到了火药味的存在,一旁的蕾姆紧张的看着两个人。

    【唧说的很有道理,值得借鉴。】

    【从菲利斯那里听说,选了即便是在当家也屈指可数的地龙。既然是卿主动承担这个任务那也毋言是非。只是,基本要服从我的指示哦】

    【啊,虽说这个模样的话也是当然的,不过果然克鲁修也要战斗啊】

    【只待在屋子里坐在椅子上,坐等吉报这种事我能做到吗?】

    用手指弹了一下铠甲的金属,克鲁修当然般地挺了胸。对这男子汉的身姿,黑十三自觉问了显而易见的事情而老实地低头服了。

    【——看来,已经集合起来了呢】克鲁修闭着单眼低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