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正一路向前,路上可以看见有各种奇异的海鱼在游动,偶尔凑上前在他身边游转,毫不怕生。『『ge.

    根据天书的提示,向着一个方向走了数里,终于看见了类似人类建筑物的存在。

    一道高高的石门立在那里,象征着这里便是入口,里面便是氐人族的领地,石门上书写着几个玄奥的大字,并不是人类的文字,通过天书,夏侯正知道,那不仅仅是表明这是氐人族部落的文字,周围的纹路还是一种防御阵法。

    夏侯正伸手在石门内摸了摸,没有任何触感产生,抬脚继续走,轻易就走了过去。

    他回头疑惑的看了石门一眼,愿以为氐人族不会轻易放人进入,没想到一丝阻挡都没遇到,真是意外。

    夏侯正想想觉得也是,巨海身处北海深处的飓风中心,而氐人族住在巨海的体内,这本就是两层天然的屏障,一般人连第一道屏障都无法通过,更别说找到巨海来到这里了。

    向前几步,夏侯正突然看向一旁的珊瑚丛,心中暗道:“看来氐人族也不是真的完全不设防的嘛!”

    “夏侯正,求见氐人族女皇!”他客气的对着那珊瑚丛道。

    “客人请随我来。”片刻,珊瑚丛里一阵水波晃动,出现一个氐人族战士,对着夏侯正伸手道,请他一起深入氐人族领地。

    同时他伸手招来一条游鱼,在鱼儿的头上一点,一丝灵光进入鱼儿的身体,随后鱼儿便一甩尾巴游走了。

    没多久,那条游鱼又摇头摆尾的游了回来,将一丝灵光送到氐人族战士手里。

    氐人族战士读取了灵光中的信息,遗憾的对着夏侯正道:“尊贵的客人,很抱歉,我们女皇已经休息,现在无法亲自见您,让我们好好招待您!”

    夏侯正对这话一点都不相信,氐人族女皇已经活了千年,就算有崆峒印延寿,至少也该是地仙了,哪里还需要固定的时间去睡觉?恐怕这位氐人族女皇是觉得没有见自己的必要,所以借此打发自己离开吧。

    对此,夏侯正自然是有办法的,他道:“你告诉你们女皇,我有古月仙人的消息!”

    古月仙是氐人族女皇的恋人,千年前古月为了自己的使命离开了氐人族女皇,而氐人族女皇对古月也是痴情不改,一直等着他回来。

    所以,夏侯正相信,只要氐人族女皇听到古月这两个字,立刻就会同意见他。

    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太出乎夏侯正的意料之外,此时他还没走到氐人族女皇所在的地方,但是他已经见到了氐人族女皇,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

    尤其是她的声音,清澈灵动,每一个音节都好像是精雕细琢而成。

    此时此刻,这位美丽的氐人族女皇正一脸激动的站在夏侯正面前,漂亮的小脸蛋上两抹绯红更让人惊艳。

    夏侯正出神片刻,便压下心底泛起的波澜,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微微一礼,道:“在下夏侯正,见过女皇!”

    “你真的知道他的消息,真的知道他在哪里?”氐人族女皇不是一般的激动,情绪外显。

    “是的,我知道他在哪里?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先冷静下来,方便我们接下来的交谈!”夏侯正肯定的回答道。

    夏侯正的这句话让激动地不能自已的氐人族女皇意识到自己此时有些失态,她很快就调整好了自身的状态,恢复了一个首领该有的从容和气度。

    “是我失礼了!”氐人族女皇淡淡一笑,“那么,你能告诉我他的消息吗?”

    虽然情绪收敛了,但是依旧急切的想要知道他的消息。

    “当然可以!”夏侯正道,如果不愿告诉她,那又何必说自己知道这消息,那不是徒然惹人厌恶么。

    氐人族女皇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自己需要的那则消息,而夏侯正只是微笑着看着她,她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直接问道:“你需要什么?”

    “崆峒印!”夏侯正一点不绕弯子。

    “这绝不可能!你走吧!”氐人族女皇都没有思考其中得失,听到这要求便断然拒绝,似乎连她最想听到的古月的消息也不想听了。

    当然,这其实也只是一种讨价还价的方法,夏侯正的要求太过离谱,她不可能答应,所以只能用这样的态度告诉他,崆峒印是不可能给他的,他要么走,要么换一个条件。

    夏侯正并不被她的这种态度所吓倒,因为他们之间掌握的信息是极为不对等的,他知道氐人族女皇需要的是什么,为什么需要,还有其他一些信息。

    而氐人族女皇对夏侯正则是一无所知,就连他为什么需要崆峒印她都不知道,这种信息的不对等就是夏侯正的优势。

    于是夏侯正笑道:“请不要着急,或许我可以先给你一些有用的消息,让你判断我的消息的真伪!”

    “这并不是阁下消息是否可靠的问题,而是仅仅一则消息是无法与崆峒印的价值相比较的,更何况,既然你知道我要找他,知道崆峒印在我这里,那你也应该知道,崆峒印为什么在我这里吧?”氐人族女皇毫不妥协,不过言下之意便是只要夏侯正换一个条件,他们或许就能继续谈下去。

    夏侯正自然也听出了这层意思,但他只需要崆峒印,其他的,就算是再好的宝物,于他而言也并无大用。

    “女皇,你认为这消息并不如何有价值,可是你得知道,物以稀为贵,正好,古月仙人的消息,世上怕是没几个人知道了,而论消息的可靠程度,哪怕被你关着的那位也不如我知道的多!”夏侯正特意提起然翁,是在告诉氐人族女皇,自己知道古月在她心里的地位,不然她不可能仅仅为了见到古月就困住然翁。

    “哼,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氐人族女皇道。

    “我当然是知道的,崆峒印是古月送给你的信物,但事实上,崆峒印并不是他送给你的唯一信物,不是吗?”夏侯正笑道:“你们之间的信物据我所知就有数十件,崆峒印也不过只是其中一件罢了,用这一件换取你等待千年之久的消息,难道不值得吗?”

    “可是崆峒印的价值和对我的意义是其他信物无法比拟的,如果你只要崆峒印,那么这场谈话也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哪怕夏侯正说了那么多,氐人族女皇态度依旧渐渐冷淡。

    “你知道古月的身份吗?真实身份?”眼看谈话即将无法进行,夏侯正换了个方向继续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