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彦军的到来是在霍琰意料之中的。

    准确的说,霍琰一直都在等着湛彦军。

    湛雅的事情总得解决,而湛彦军,就是解决事情的关键。

    他们见面的地方在学校外面的一家咖啡厅,正是上课时间,咖啡厅里没多少人,也正好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很适合谈话的环境。

    湛彦军表现的十分紧张,也许是知道霍琰的身份后。

    “湛雅所做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湛彦军开口第一句话便道,“我替她跟你道歉,她还是个孩子,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虽说霍琰比湛彦军小,但是霍琰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让湛彦军不得不对他低头。

    霍琰并没有马上回答湛彦军的话,而是端起面前的咖啡轻抿了一口,待苦涩在口中传开以后,他才淡淡道:“她是个孩子,她做的事我可以不追究她的责任,但是湛先生,你是生意人,你总归不是孩子。你也该知道,这事既然出了,那就得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霍琰的话让湛彦军头皮有些发麻,后背凉飕飕的。

    如此看来,霍琰是并不打算善了了。

    不过也对,学校里的事情湛彦军都让人去查了,也知道萧茉跟霍琰如今被学校里的人诽谤成了什么样,虽说那些里面有一部分是事实,但更多的,仍旧是夸大其实。

    而这一切,都是拜湛雅所赐。

    霍琰生气,也是理所应当。

    湛彦军深吸了一口气,诚恳道:“当然,这需要有人来承担责任,您想怎么做?”

    事情主动权掌握在霍琰的手上,湛彦军此时能做的,也只是让他平息怒火而已。

    “流言什么时候散去,我的怒火什么时候才会平息。”

    霍琰淡淡道:“我想这件事,对于湛先生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吧?”

    湛彦军咽了一口口水,只得苦笑两声:“当然,我会是努力摆平这件事的,你给我一点时间。”

    霍琰抬手看了一眼时间:“我还有事,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稍等一下。”

    湛彦军可还没忘记自己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

    “那个……霍总裁近来可好?”他道,“我跟霍总裁以前也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虽然没说话,但是我十分敬佩霍总裁。”

    霍琰双眸微眯,微微一笑:“原来湛先生跟我舅舅是旧相识啊。”

    “旧相识谈不上。”湛彦军也还没有脸皮厚到攀高枝,“我只是想让您替我跟霍总裁问声好。当然,如果霍总裁对这件事也很生气的话,我一定带着小女登门道歉。”

    说了半天,其实还是为了霍振廷的啊。

    不过也对,能让湛彦军害怕的,也就只有霍振廷了吧。

    霍琰嘴角的弧度变得更深:“当然。我会在电话里跟舅舅提起你的。”

    “感谢感谢。”湛彦军笑起来。

    霍琰没有再跟他多说什么,直接站起来离开了咖啡厅。

    不过刚坐上车,他就接到了时薇打来的电话。

    看到时薇的名字,霍琰将自己刚才跟湛彦军谈话的情绪压了下去,换上另外一幅轻快的语气:“舅妈。”

    “你这孩子,还知道我是你舅妈啊。”时薇的声音里带着丝丝怒意,“a市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说呢?”

    显然,她是已经知道霍琰跟萧茉的事情了。

    霍琰笑了笑,道:“不是什么大事,我能解决。”

    “这还不是什么大事?”时薇要被他气得说不出来话了,“要不是时安在我面前说漏嘴了,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我们了?”

    “当然不是了。”霍琰笑道,“我这不是不想让你们担心吗。”

    “你要是早点告诉我们,我现在也不至于这么担心了。”时薇有些无奈,“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萧茉那孩子怎么样了?”

    时薇最担心的还是萧茉。

    萧茉到底是年纪小,现在遇到这种事,肯定是被吓到了。

    “她挺好的。”霍琰道,“我让她请假在家休息几天,等事情结束后再来学校。”

    时薇叹了口气:“你说说你啊,去哪不好,非要去她学校,你去之前就没考虑过这事啊?”

    霍琰:“舅妈,我现在已经后悔了。”

    “你还知道后悔就好。”时薇道,“网上的事情你就不需要担心了,时安这边都会帮你解决好的,难的是学校里的流言蜚语啊。”

    虽然学校校长跟霍琰是朋友,但是到时候学生家长联合要求给一个处理结果的话,那霍琰肯定是要离职的。

    萧茉大概也得被逼着做退学处理。

    哪怕不退学,将来她一个人留在那所学校里面,怕是也会受尽委屈。

    “流言蜚语迟早会淡下去。”霍琰倒是不怎么担心这些,“现在事态已经平息下来了,您不要太担心。”

    “平息下来就好。”时薇这才松了一口气,“你啊,要多关心一下萧茉那孩子的情绪,她现在一定很害怕。”

    “我知道。”霍琰答,“我一会儿会过去看他。”

    “对了,我听说你已经见过萧茉的父母了?”

    这一定又是时安告诉时薇的吧。

    霍琰见了萧茉父母的事情只告诉了时安一个人。

    “是的,见过了。”霍琰道。

    “那她母亲,没为难你吧?”

    时薇知道唐云菲对自己的恨意,唐云菲这么恨她,肯定会将怒意牵连到霍琰的身上。

    “他们已经离婚了。”霍琰说,“离婚有一段时间了。”

    “离婚了?”时薇有些错愕,“什么时候的事……”

    她本来还想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居然都不知道。

    可是转念一想,她跟萧一诚只是朋友关系,萧一诚没必要将自己离婚的事情告诉她。

    而且,萧一诚跟唐云菲离婚的主要原因,都是因为她自己啊……

    这多少让时薇的心里有些愧疚。

    “萧茉母亲现在还在国外,没留在a市,所以我没见到她。”霍琰知道时薇心里在担心什么,“等她回来后,我会再登门拜访的。”

    “这件事……是我连累你了。”时薇有些愧疚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