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尔动作很小心的将海娜放在了地上,然后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盖在海娜的身上。. .

    萧茉下车走过去的时候,看见的是巴塞尔徒手在挖着沙子,像是在挖一个坑出来,准备下葬海娜。

    这时候太阳还没有正午时那么毒辣,沙子也还没什么温度,巴塞尔徒手挖着似乎也没什么影响。

    米洛本来是想去帮忙的,但是被霍琰阻止了。

    “这是他自己的事情,让他自己完成吧。”

    将他强制带走的时候,就已经是违背了他的意愿,现在将海娜下葬这件事,他们也不宜插手。

    于是三人就站在一边,静静看着巴塞尔做那一切。

    沙子松软,想要挖出一个坑来,说容易又难。

    巴塞尔挖了好久好久才将坑挖出来,彼时他的手已经被沙子磨砺的血肉模糊。

    然而即便这样他也没有放弃。

    巴塞尔将海娜放进了坑里,他坐在一边,看着她安静的睡颜。

    她那天才说……不想活,活够了。

    而今天就这样躺在了这里,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她就这么安静的……安静的……躺着。

    巴塞尔的眼睛又红了起来,像是有泪水要掉落下来,可是又没有,他就那样坐在那里,一直看着海娜。

    天气越来越炎热,他们也就这样陪着巴塞尔等。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巴塞尔僵硬的身体才慢慢有了动静。

    他动作僵硬的将衣服盖在了海娜的脸上,一边盖着,一边轻声说:“海娜,你等我……等我去将事情办完以后,我就回来陪着你,好不好?从此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

    他说着话,轻轻将沙子慢慢往坑里推。

    没一会儿,沙子便将海娜整个人都埋了起来。

    米洛觉得残忍,不敢再看,转过头去,抓着萧茉的手。

    萧茉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她一直看着那边,虽然什么都没说。

    看了一会儿,她扭头看了看霍琰。

    霍琰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在萧茉看过来的时候,扭头看了她一眼。

    两人对视了大概两秒,萧茉主动移开了视线。

    她还在生气。

    尽管没表现出来,但是霍琰看的到。

    不过霍琰也没打算安慰,而是道:“你们回美国吧。”

    “你什么意思?”萧茉听见这话,扭头看着他,眉头皱了起来,“什么叫我们回美国?你呢?”

    “还不明白了,发生了这些事,我是不可能回去的。”

    霍琰淡淡道:“老k被我打伤了,以他的报复心理,你觉得我可能会逃得脱?”

    “回了美国总比在这里好啊。”温朗劝道,“起码回去了有大家伙在,即便老k敢去美国,也不敢对你怎么样。”

    霍琰笑了一下:“老k的胆子比巴塞尔还大。”

    巴塞尔既然都敢派人去美国偷药并且将米洛绑架来这里,老k又怎么可能不敢呢?

    与其将这些事情带去美国,再连累到自己身边的朋友,还不如自己就在沙特解决了呢。

    再说了,巴塞尔现在,留他一个人,也不可能。

    “你不走,我也不走。”米洛则是咬牙道,“大家一起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对,你不走,我也不走!”温朗道,“我的任务是照顾你的身体,你都不走,我回去怎么跟师傅交代。”

    萧茉没有说话,但是冷着脸的模样,似乎也并不打算回去。

    霍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们这又是何必呢。昨晚的事你们都看到了,这里不像美国那么安全,稍不注意,今天躺在那里面的,就可能是我们之中的任何人。”

    他说着,看向不远处已经被埋好,只剩一个小土丘的海娜。

    “谁都会死,只是早晚的问题。”米洛说。

    “不想想你们的家人吗?”霍琰道,“你们死了,家人不会担心?”

    这句话,倒是问住了人。

    米洛虽然独自一人在美国,但她的父母却还在国内。

    如果她出了事,那她的父母……

    米洛的面上出现犹疑。

    温朗道:“我没有父母。”

    他是孤儿,从小被林森收养长大的。

    所以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

    萧茉没说话,但脸上的坚定却是不容置疑的。

    她不可能回去。

    尤其是在他们都不回去的情况下。

    再说了……

    她要是死了……大概没人会心疼吧。

    也许萧一诚会心疼,但她的死,也许会彻底将他敲醒呢。

    他跟唐云菲在一起并不幸福,她一直希望他们两个可以离婚,这样两个人都能好过一些。

    “我会保护好自己和萧茉的。”米洛思考了半天,终于说,“你们是因为我才来的沙特,我要是就这样回美国了,还叫人吗。所以,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离开的。”

    他们的回答是在霍琰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

    他笑着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却也没说什么了。

    既然他们都不愿意走,他也不可能像打晕巴塞尔那样将他们强制送走。

    正在大家沉默着想自己的事情时,那边的巴塞尔突然从原地站了起来,然后大步走过来。

    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冷漠阴沉的气息,尽管现在烈日当头,却依旧让人感觉到了一丝阴森寒冷。

    “你们走吧。”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道,“这件事跟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们不用再搅合进来。”

    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就已经做好了决定,所以,无论巴塞尔现在说什么,都不可能走。

    “下一步计划是什么?”霍琰问,“我们是会走,但是离开之前,得将这里的事情都处理完。”

    “你们不必如此。”巴塞尔说。

    “是不必如此。但是,海娜是我们的朋友,她的死,总得有个交代。”米洛轻声道,“再说了,有我们在,你的胜算也能大一点。”

    巴塞尔咬着牙没有说话。

    温朗则是打开驾驶座上了车,对大家道:“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霍琰等人陆陆续续的上车,将副驾驶的位置留给了巴塞尔。

    巴塞尔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到底还是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