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萧茉看着比同龄人要理智聪明的多,可她到底只是个十八岁的女孩儿。

    在独自经历那些后,再次见到让自己信任的人时,她心中所有的害怕以及脆弱都在这一刻涌现了出来。

    霍琰似乎是看出来她已经没有力气再走路了一般,他也没有避险,直接扶着萧茉的手走到了外面。

    外面虽然有来来去去的医生病人,但是外面总比在里面的好。

    霍琰扶着萧茉到长椅上坐下,才说:“已经没事了,放心吧。”

    既然现在萧茉已经来到这里了,他就不会允许她在被巴塞尔带着离开。

    萧茉的浑身都还软着没力气,她的双手垂在腿上,脑袋低着。

    “那个叫海娜的……是怎么回事?”她问。

    她看的出来,那个叫海娜的女人,对巴塞尔肯定不简单。

    而且……看样子,巴塞尔要再生病毒,就是为了用在海娜的身上吧。

    海娜那样子看起来,像是要死了一样。

    “她得了白血病。”霍琰坐到她身边,轻声解释道,“命不久矣。”

    他没有解释太多,但萧茉已经明白了。

    就跟自己预测的那样。

    巴塞尔要再生病毒,就是为了救海娜。

    “他们……是什么关系?”她扭头望着霍琰,问。

    “应该是恋人关系吧。”霍琰说。

    他并没有跟海娜有过多的交流,一是语言不通。

    而是海娜虽然生了病,但脑子却没坏,她知道霍琰等人来者不善,既然自己走不掉,也不会跟他们说太多。

    “恋人关系……”萧茉微微恍惚了一下。

    她从没想过,原来巴塞尔这样的人,也是有爱人的心的。

    可他杀人的时候,又显得格外铁血无情。

    让萧茉一度以为他这个人是没有心的。

    “那再生病毒……会给他吗?”她又问。

    他们都知道再生病毒的珍贵,也知道如果他们回去,再生病毒不能完整的带回去,那么会有什么后果。

    尤其是霍琰……

    萧茉看着霍琰的脸色。

    他虽然有办法让自己待在外面病情不会恶化,但是身体到底还是跟平常人有所不同。

    他看起来似乎比一般的人还要疲倦几分,尽管现在是在做着,可他说话却总是有气无力的。

    让萧茉有种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快要说不出来。

    “我不知道。”一向都有主意的霍琰在这一刻,竟然笑着说了不知道。

    他的脸上挂着笑,笑容里有几分无奈,但是更多的,却是做了决定以后的坚定。

    萧茉突然就明白了,他的心里是怎么打算的。

    霍琰是个善良的人。

    当他说出“不知道”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已经有了主意。

    “你有想过自己的后果吗?”萧茉低声问,“你跟普通人不一样。”

    她没有将话挑的太明,因为她知道,霍琰肯定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但霍琰只是笑了笑,说:“我知道。我这条命,本来就是偷来的。”

    早在二十几年前,他就不该生下来。

    那个时候,除了霍兰,几乎没人同意要他。

    是霍琰力排众议,拼了自己的命才将他生下来的。

    而霍兰自己也因此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一想到霍兰,霍琰就突然想给她打个电话了。

    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了。

    想到这,霍琰从椅子上站起来,对萧茉说了声抱歉,然后拿着手机离开了。

    他去了安静的消防楼梯,看样子是有事吧。

    萧茉坐在椅子上没有动,隔了一会儿,米洛推门出来了。

    楼梯那边,霍琰拨通了国内的号码。

    那是他已经很久没有拨过的号码了。

    电话那头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

    “喂?”电话传来霍兰疑惑地声音,“是谁啊?”

    霍琰用的不是自己的号码,而且霍兰那边手机上的显示也是从沙特打过去的,难怪她会奇怪了。

    不过此时听到她的声音,霍琰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他说:“妈,是我。”

    “霍……霍琰?”霍琰果然愣住了,她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霍琰,真的是你吗?”

    霍琰已经很久没给她打过电话了,而她每次打过去的也是关机,要不是林森一直告诉她霍琰好得很,她怕是都要飞去美国找人了。

    “是我。”霍琰轻声答,“您最近身体怎么样?”

    “我身体很好,你别担心。”

    霍兰的声音变得哽咽:“倒是你,怎么这么久也不给家里来一个电话呢,不知道我跟你爸,会担心你吗?”

    霍琰说:“抱歉,妈。”

    他没有说自己我不打电话回去的原因,霍兰也很默契的没有再问。

    “那你最近过的怎么样?”她问,“还好吗?”

    “很好。”霍琰道,“打电话回来,就是想跟您报声平安。以后可能也不会有太多的机会给您打电话,但是请您不要担心,我很好,不会出事。”

    他打这个电话,好像特意就是为了告诉霍兰。

    这次电话以后,他可能,又会失联很久很久的时间……

    到时候联系不上他,不要担心,也不要去找他。

    这明明是在报平安,可霍兰的心里却无端升起一抹辛酸。

    她知道,知道霍琰现在变成这样,都跟自己有关。

    要不是她身体里面的再生病毒大部分都过到了他的身上,他现在的日子也不会那么艰难。

    再加上裴念跟时安结婚的事情,对他的打击更大,他不想回来也是情有可原。

    “孩子……”霍兰的声音哽咽了一下,“是妈对不起你……”

    “您没有对不起我。”霍琰笑了笑,嗓音很轻,“我还要感谢您生下了我。否则,我也没有机会拥有您这么好的母亲。”

    “霍琰……”霍兰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只能用力捂着自己的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不发出哭腔来。

    霍琰似乎也猜到了她那边是什么情况,他停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等霍兰的情绪稳定下来以后,他才继续说:“爸回来以后,帮我转告他我打过电话的事情。”

    “我会的。”霍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