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茉虽然只有十八岁,可是为人处事,以及说话语气方面,却像是跟时薇差不多上下。

    甚至连时薇都有些摸不准她的脾气到底是怎么样。

    说她好说话呢,她却又句句绵里藏针,让人猝不及防。

    要说她不好说话呢,她那天却又当着萧一诚的面,说要两天考虑时间。

    时薇深吸了口气,道:“不知道你考虑的结果如何?这个忙,是能帮,还是不能帮?”

    “当然能帮。”她答的干脆利落。

    时薇心头一喜,刚要说话,又听见萧茉道:“但是,求我帮忙,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的话就像是冷水,从时薇头顶淋下,让她全身都凉的颤抖。

    “什么代价?”时薇用干涩地声音问,“只要你的条件不过分,我都会答应你。”

    “不过分。”萧茉轻轻一笑,“霍夫人,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我们家是什么情况吧。”

    时薇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不过萧茉似乎也不打算等时薇的回答,她又道:“我妈,这些年,托你的福,没有一天开心过。作为女儿,虽然我认为这是她自找的,但她怎么也是生我养我的母亲,所以,她的要求,我是要放在第一个满足的。”

    时薇握了握垂在身侧的手,咬着牙,依旧没开口说话。

    因为她知道,萧茉还没有说话。

    果然,下一秒,又听见萧茉说:“我可以答应帮你的忙。不过,我要你离开c市。”

    “什么?”时薇愣怔,“要我离开c市?”

    “哦,不是……”她说。

    时薇以为是她弄错了,心才微微往下放了放,可是还没放的下去,却听见萧茉道:“应该说,离开国内。”

    时薇以为自己听错了:“萧茉,你没……开玩笑吧?”

    “当然没有。”电话那头,少女的声音依旧天真烂漫,似乎毫无城府,“霍夫人,这就是我的要求。你若是能办到,我立马就去美国,帮你办成这件事。”

    这无疑是个艰难的抉择。

    时薇要想帮林森留在美国,就得自己离开国内,甚至是离开自己的家庭、家人。

    可她不想离开的话,那林森留在美国,迟早会出事。

    似乎是知道时薇的心里在挣扎,在纠结,萧茉也没有着急,静静的等着她的回答。

    过了两分钟后,时薇干涩的声音才响起来:“一定要这样吗?”

    而电话这头,站在自己房间阳台上的萧茉,她一只手拿着手机,另外一只手搭在面前的阳台上,用指甲慢慢扣着瓷砖,很快她的手便被冻的指尖通红了。

    “不是我要这样……”她低低地说,“是你一定要这样。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情里,你是无辜的。但你存在我们家十几年了,我从小就是听着你名字长大的。那时候我就在想,也许将来有一天,这个人,会站到我面前来。无论是因为什么事,她总会来找我。

    你看,我猜对了吧。”

    萧茉的话,让时薇的后背有些发凉。

    原来,一直是她小瞧了萧茉。

    是她小瞧了这个咬着棒棒糖,看似不谙世事的女孩儿。

    萧茉才十八岁,时薇自问自己十八岁的时候,绝对达不到她这样的水平。

    时薇咬了咬牙,道:“萧茉,你不能这么做……”

    “我为什么不能?”萧茉笑了起来,“霍夫人,你完全可以选择放弃找我帮忙。凭你们家的实力,也许找几个月,能找到帮助你们的人呢。”

    萧茉分明知道这件事情非她不可,却偏要说这样的话来激怒时薇。

    因为看到时薇生气,她的心里竟然会有些舒服。

    “不过啊,过完圣诞节,我就要去美国继续念书了。到时候不小心在我朋友面前提了林森这个名字,我倒是怕他们去调查,那可就不好了。”女孩儿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她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中,让她看起来浑身像是镀了一层光辉,美不胜收。

    此时此刻,时薇才是真正明白过来,现在已经不是自己求着萧茉帮忙办事了。

    而是自己,不得不求她。

    这件事情如今被萧茉知道,就是她的一个把柄。

    只要她愿意,她随时可以给自己的朋友打电话,让美国那边派人去抓林森。

    林森绝对跑不掉。

    那么到时候对林森来说,就是面临死亡。

    而时薇此行要做的,是帮林森,不是害他。

    时薇没想到,她一个几十岁的人了,今日竟然还会被一个十八岁的小丫头片子逼到这个份上。

    难道还真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了吗?

    属于他们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

    无论他们过去多么威风,经历过多少事情,现在也不得不服老。

    “好……”时薇缓缓闭上眼,语气里充满了疲惫以及无力,“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帮助林森留在美国,并且不受任何影响。那么我就会离开国内,永远不再回来。”

    听到她的回答,萧茉满意地笑了起来:“好。你离开那天,我就会启程回美国,亲自去办这件事。”

    时薇苦涩地咽了一口口水:“我该说谢谢吗?”

    这时候萧茉倒是表现的十分大度:“随便你。不过,我爸那边……”

    “我不会告诉他今天的通话内容。”时薇道,“你可以放心。”

    闻言,萧茉脸上的笑容更深:“那么,就多谢了。”

    说完,萧茉便挂了电话。

    但她没有立即回到屋内,而是将手机握在手中把玩着,脸色微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的房间门被敲响,然后唐云菲推门走了进来。

    “怎么样?”她的脸上带着期待之色,“你怎么跟她说的?”

    “让她离开国内。”萧茉将手机放进兜里,淡淡道,“这下您高兴了?”

    “高兴!怎么能不高兴呢!”唐云菲笑的嘴都合不拢,“小茉,谢谢你!”

    她走上前去想要拥抱萧茉,但是却被萧茉躲开了。

    萧茉直接绕过她走进了屋里,留下一句话:“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完了,我要回美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