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现在的确想让林森离开劳伦斯,并且永远都不在纠缠。

    可是劳伦斯偏偏又是那么的喜欢林森,要让他们两个分开,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但如果,林森去顶了罪,那么到时候就不是他们想不想分开的问题了啊。

    所以当比利想清楚这一点的时候,他几乎是立刻就点头同意了。

    如林森所说的,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

    “爸爸,您怎么可以这样?”劳伦斯听了他的话,满脸的伤心以及难过,“您明知道他是我爱的男人,您为什么还要跟他做这个约定?”

    “我很抱歉。”比利面上带着歉意,“但是,珍妮弗,我那个时候没有想到你们这么相爱,现在我后悔了,我会尽一切努力保住他的命,好吗?”

    劳伦斯咬着唇角没有说话,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明白父亲是为了自己才跟林森做的约定,可是……

    在这件事情里,林森不也一样是为了其他人,而撇下了自己吗?

    他宁愿去送死……也不将这事告诉自己。

    劳伦斯的心里很难过。

    比利拍了拍劳伦斯的肩膀,轻声道:“我让司机送你回家,你回去好好休息,等我的好消息。”

    “爸爸,请您一定要将林森带回来。”劳伦斯抬起头,满眼泪珠的看着比利,“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也想跟他说清楚。”

    比利心中苦涩难言。

    他觉得自己是做错了什么。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思想开放的父亲,可是为什么到了劳伦斯这里,却又不顾一切的要阻止她了呢?

    比利后悔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他忏悔的时候,他必须尽快去救林森。

    要是去晚了,怕是只能见到林森的尸体了。

    比利去的急,好在马特也念与他之间的情,他到时,林森还被关着,并没有行刑。

    马特一看见他,便拉着他到角落里说话:“好端端的到底是怎么了?上头已经打电话来问了结果,你要让我怎么答?比利,这个人是你亲手交给我的,别说现在又要把他要回去。”

    比利自然知道这是为难自己的老友,不过他已经想好了对策之法。

    “我当然不会拖累你下水了,我只有两个要求。”

    “什么要求?”

    “让我现在进去见他最后一面,待行刑以后,让我带走他的尸体。”比利说,“马特,我们认识几十年了,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马特眉头紧皱:“比利,你难道是想……?”

    比利深吸了一口气,说:“实不相瞒,这个男人,是我女儿的爱人,我今天要是不救他,那我跟女儿之间就完了。”

    他可就这一个女儿,万一跟女儿的关系就此恶化了,那他的妻子怕是天天都要在家里抹眼泪了。

    马特叹了一口气:“比利,你可真是让我为难。”

    “对不住了老朋友。”比利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拉你下水。但是这件事,我会尽量做的隐蔽,不会被发现的。”

    马特道:“你去见他吧,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不能再多了。”

    比利赶紧道谢,然后抬脚朝关着林森的房间走去。

    林森看起来倒是没有被动私刑,身上没有伤,只是脸色稍微苍白了些,看着也没有大碍。

    只是看到比利进来,他看起来有些惊讶:“劳伦斯先生?”

    事实上,在林森被带进这里面来的时候,他就没有想过还能活着出去。

    可是他没想到竟然还能在这里见到比利。

    “先别说话。”

    比利紧张的从口袋里取出一个东西,那是一粒药丸,白色的,看着很普通。

    “把它吃下去。”比利递给他。

    林森不解:“劳伦斯先生,您这是做什么?”

    “你要是想活命,那就听我的!”比利咬紧了牙关,“林森,这是珍妮弗求我,我才来救你的。”

    “她……”林森微微一怔。

    他以为劳伦斯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把药吃下去。”比利再次将药递到了他的面前,并叮嘱道,“一会儿替你行刑的,是我朋友。他会开枪杀你,但你只会流血而不会死。吃了这个药,你的身体体征会跟死人没什么两样,到时候,我会救你出去,你要记住,这一辈子,都不要再回美国来了。”

    这么做会让林森这几十年来在美国所做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但这至少,会让他活下来。

    “会牵连到您吗?”林森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喜悦之色,始终都是平平静静的,甚至在比利说完这一席话后,他的第一反应,还是会不会牵连到比利。

    这多少让比利的心里感动几分,他说:“只要你再也不在美国出现,那就不会牵连到我,明白吗?”

    听到这,林森的心才松了下来:“多谢劳伦斯先生。”

    他从比利的手中接过药,仰头便吞了下去。

    看他吃完了药,比利的一颗心才算是放下。

    他站起身,叫外面的人:“马特!”

    外面候着的马特听到这声音便知道时间差不多了,推门走了进来。

    在马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将林森从椅子上提了起来压出去。

    “马特。”

    比利拉住他,低声道:“你的子弹可要看准了打啊,别真把人给我打死了。”

    马特瞥他一眼:“我的枪法你还不信啊,等个把小时去收吧,我走了啊。”

    尽管马特这么说了,但比利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太放心。

    他在房间里着急的等了一会儿,直到马特回来。

    “怎么样?”比利忙迎上去问。

    “放心吧。”马特拍拍他的肩,“我办事,没出过差错。得了,我这就去向上头汇报了,你再等会儿去带人走,别让人看见了啊。”

    “明白明白。”比利满脸感激,“马特,有机会我再请你吃饭。”

    马特笑了笑没说话,走了。

    比利也等了好一会儿,才去了停尸房。

    停尸房外面没有守卫,想来是马特吩咐的。

    林森躺在停尸房的床上,满脸苍白,心脏处有一个血窟窿,正在往外流着血。

    看起来就像死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