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霍琰,时薇自己都微微愣怔了一下,才道:“没有啊,我们都联系不上他,也不知道这孩子去哪儿了。你林叔叔说帮忙去托人问问,也还没有结果。”

    “怎么会这样……”

    霍晨曦也愣怔了一下:“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时薇:“没有消息。不过你也别担心,霍琰做事自有分寸,我相信他这么做有他的理由。”

    纵观从小到大,霍琰做事从来都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意见,他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决定。

    也许他现在失踪,也有自己的想法在。

    思及此,霍晨曦的担忧倒是少了几分。

    “那要是有消息了,妈您可要告诉我啊。”

    “放心吧。”时薇说,“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的。”

    “嗯。”

    霍晨曦这才放下心来。

    她等着时薇挂了电话后,自己才将手机收起来。

    正好墨凌炀洗完澡出来,见她还坐在床上发呆,脸上带着沉重,便道:“怎么了?”

    霍晨曦抬起头来,眉头微蹙,说:“我霍琰哥,可能出事了……”

    虽然时薇让她放心。

    可是霍晨曦的心里却总有一股预感……霍琰出事了。

    但他是什么时候失去联系的,没人知道。

    也就是说他现在的行踪,完全就没有人知道。

    “霍琰?”墨凌炀轻轻愣了一下,脑海中才浮现霍琰的脸,“他怎么了?”

    对于霍琰的事情墨凌炀不了解。

    霍晨曦将霍琰的一些事情告诉了墨凌炀。

    她说:“虽然霍琰哥一直做事都有自己的主意,可我觉得这次他是真的出事了。”

    “别担心了。”墨凌炀将她揽进怀中,轻声道,“再等等,等你把孩子生了,他们还没找到霍琰的消息,我们再去美国也不迟。”

    总的来说现在美国那边还有霍振廷等人在呢,他们要是找不到,就算是霍晨曦过去了美国,也没办法了。

    “只能这样了。”霍晨曦轻叹了一口气,“睡吧。”

    墨凌炀扶着她在床上躺下,替她盖好被子以后,才将灯关了。

    墨凌炀躺下后,将霍晨曦抱进了自己的怀中。

    她最近好像瘦了很多,抱在怀里仿佛只有骨头。

    知道她最近是操劳了,墨凌炀的心中升起了一抹心疼,将她抱得更紧了。

    “抱这么紧干嘛?”霍晨曦忍不住笑起来。

    “怕你跑了。”他答,“所以得抱紧点。”

    她脸上笑意加深:“不会跑的,放心吧,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跑了。”

    比起那些甜言蜜语,墨凌炀则更喜欢这一句。

    他凑过去在她颈上亲了一下:“明天去领证吧。”

    “明天?”霍晨曦被他说的愣了下,“这么快吗?”

    “快吗?”他反问,“这件事本来四年前就该做的。”

    霍晨曦想一想,觉得他说的也没问题。

    如果四年前她没离开,也许他们两个之间会有许多矛盾,但是绝对不会分开四年的时间,肯定早就结婚生子了。

    想到孩子,霍晨曦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墨凌炀感觉到她的动作,大手也贴过去,附在她的手背上。

    虽然墨凌炀没有说,但是霍晨曦看的出来,他的心里也一定是很期待这个孩子出生的。

    至于那另外一个孩子……

    霍晨曦咬了咬嘴唇,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松开。

    她想,这个秘密,她这一辈子都会烂在肚子里,永远都不会说出来的吧。

    “领了证以后,我们去医院吧。”

    忽又听得墨凌炀如此说。

    霍晨曦不解:“去医院?”

    他说:“我的病,拖了这么多年,是该去治了。”

    霍晨曦抿了抿嘴唇,脸上划过一抹心疼。

    她在他怀里转过身,然后伸手抱住他:“如果你不想的话……我们也可以不治的。”

    她知道让墨凌炀去治病,他的心里会承受多大的痛苦。

    她也不在意墨凌炀是不是心理有毛病,在她心里,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她就满足了。

    墨凌炀轻轻笑了一下,在她发:“虽然现在他们两个没有出来,但是不能保证他们永远都不会出来。这一次,听我的好吗?”

    霍晨曦将脑袋埋在他的怀中,眼角开始湿润。

    她得承认,她的确还是害怕的。

    害怕自己有天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人。

    他有着跟墨凌炀一模一样的脸,可是却不同灵魂。

    她的心里,的确在一直担惊受怕。

    但是她没有说出来,因为在她看来,让墨凌炀去医院接受治疗,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可是她藏在心里没有说的话,墨凌炀都知道。

    所以他才主动提了出来。

    “睡吧。”墨凌炀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说,“好好休息,明天,咱们还有大事要做呢。”

    霍晨曦吸了吸鼻子,到底是没再说什么,闭上眼睛,安心睡觉。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风雨过后的彩虹,也果然是这世上最美好的风景。

    有了劳伦斯的加入,时薇的身体似乎也在一天天的好起来。

    虽然化疗让时薇的头发已经掉光了,她只能每天都戴着帽子生活,不过,至少她的精神是越来越好了。

    但是,林森最近跟劳伦斯的矛盾似乎越来越多了。

    两个人话也不多说两句,在讨论时薇的病情时,他们有时候还会吵起来。

    时薇渐渐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林森,劳伦斯,你们两个到底在吵什么?”

    刚刚还吵得面红耳赤的两个人,听见时薇的话,又都冷静了下来。

    “没什么。”林森沉了口气,对时薇说,“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说完,林森就转身离开了病房。

    时薇看向劳伦斯正要说话,可劳伦斯也道了声告辞,离开了。

    时薇看着他们俩离去的背影,眉头微微皱紧:“这是怎么了?”

    “我出去看看。”时安将霍慈交给裴念,对时薇说道。

    时薇点点头。

    等时安出去以后,时薇才对霍振廷道:“劳伦斯跟林森,是不是有什么矛盾啊?”

    霍振廷望着门口的方向,眉眼深沉,淡淡说:“也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