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英国飞国内的这段时间里,霍晨曦眼睛都没闭一下。

    她一闭眼睛就会开始想到时薇重病的场景。

    在英国的时候,她有打电话给时安。

    时安没有像裴念那样瞒着她时薇的病情,他直接说时薇生了重病。

    虽然没有具体说是什么病,但是能让时安觉得严重的,那就真的是很严重了。

    霍晨曦一想到时薇坚持不住就会觉得后背发凉。

    长到现在,她从来都没想过时薇有一天会离开自己。

    起码不是现在。

    她到了c市,落地的时候是时安来接的。

    他一个人开着车过来,在外面等着霍晨曦。

    霍晨曦怀着孩子,虽然心里着急,却也只能慢慢地走,怕伤到孩子。

    当她走出航站楼,看见站在路边的时安时,眼泪差点就从她的眼睛里面滚出来了。

    “哥……”她哽咽着叫了一声。

    时安什么都没说,他走上前来,从霍晨曦的手中接过行李。

    他大概也是好几天没休息好了,眼睛下面都是青色,眼底里更是藏着无尽的疲惫:“先上车吧。”

    许是看到霍晨曦眼中的泪意,他这么低声安慰了句。

    霍晨曦则是跟在他的身后,抬手摸了摸湿润的眼角。

    上了车后,时安问她:“孩子怎么样?”

    “挺好的……”霍晨曦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轻声道。

    还没有显怀,也还没有出现孕吐的状况,总的来说不算难受。

    “那就好。”时安道。

    “哥……妈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在电话里霍晨曦都没问的清楚。

    她离开的时候时薇都还是好好的,怎么她才离开这么短的时间,就进医院了呢?

    “年轻时候留下的祸根。”

    时安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痛苦:“是癌症晚期。早就查出来了,只是她一直瞒着。”

    “一直瞒着?”霍晨曦只觉得眼眶又变得湿润了起来,“妈为什么要这样?早点告诉我们,也可以早点治疗啊……”

    为什么要拖到癌症晚期呢?

    虽然现在癌症并不是不可医治的病。

    可要是到了晚期,即便是再精湛的医术,也没办法。

    “她自己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是晚期了。”相比起霍晨曦,时安的情绪要稳定的多,“她查出来以后,瞒着我们去检查过。”

    但是……已经是晚期了。

    再怎么治疗,也是没有用的。

    要不是这次时薇在家里晕倒,送去医院,听到医生那么说,他们也不会相信时薇竟然会得癌症。

    过去几十年里,时薇所扮演的角色一直是朋友多过母亲。

    可是现在突然告诉他们,时薇要离开了,从此以后他们都见不到了。

    那种感觉……真的是像针扎一样的痛。

    霍晨曦忍不住握紧拳头,用牙齿咬着手背。

    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不发出哭泣的声音来。

    “林森叔叔呢……”她哽咽着问,“林森叔叔,也没办法吗?当初小姑不也是被判了死刑……也是他把小姑救了回来的啊……”

    既然当初霍兰都能救出来,为什么现在救不了时薇呢?

    时薇还不到五十岁……她的人生才刚刚过去一半呢……

    “林森叔叔那边也问过了。”

    结果是什么,时安没有说。

    不过霍晨曦也猜到了。

    那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她将脑袋转向了窗外,泪水慢慢从眼眶淌了下来。

    时安直接带着霍晨曦去了医院。

    时薇现在已经开始化疗了,虽然化疗会让她感觉痛苦,但这样可以抑制癌细胞扩散。

    霍晨曦最先见到的是裴念。

    她正带着霍慈在化疗室外面等,而霍振廷则是去安排公司的事情了。

    时薇出了这种事,他也没有心思打理公司,干脆将公司全权交给季宸来处理。

    “晨曦,你回来了。”裴念看到霍晨曦,走上前来,握住了她的手。

    霍晨曦本来已经将自己的情绪控制好了,但是此时看到裴念,她心中的酸涩又冒了起来:“念念……”

    “小姑姑。”霍慈则是仰着脑袋,一脸纯真无害的看着霍晨曦。

    霍晨曦是想对她笑一下的,但是她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别太难过了。”裴念从开始知道这消息的时候,一直到现在她才完全接受这个事实。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人去世,也每天都有人在出生。

    生离死别,本就是这世上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

    时薇化疗完已经是一小时以后的事情了,不过她已经睡着了。

    化疗让她的头发变得稀少,她的头上戴着毛线帽子,皮肤苍白的像一张白纸,没有任何血色。

    明明离开之前她都看着十分健康,正因为是这样,霍晨曦才那么放心的离开,却没想到,再回来,见到的竟然是这样的场景……

    “妈一会儿就会醒,别让她看出来你哭过。”裴念给她递了张纸巾,安慰道。

    霍晨曦接过纸巾,擦了擦眼角,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也不想哭,但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裴念见她这样,正要开口劝的时候,却看见时薇慢慢睁开了眼睛,竟是醒了过来。

    “妈,您醒了。”她轻声问道,“我给您倒杯水。”

    时薇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裴念转身去倒水了,她刚要说话,就看见霍晨曦站在床边。

    “晨曦……?”她愣了一下,叫道,“你回来了?”

    “妈,我回来了。”霍晨曦握住她的手,眼睛又开始红了,“这么大的事情,您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

    “哪算什么大事。”时薇自己倒是不在意,“倒是你,这才离开多久……我让他们不要给你打电话,他们就是不听……”

    “但是您瞒着我,我心里得多难受啊。”霍晨曦哽咽道。

    裴念倒了水过来,扶着时薇喝了一点,然后又将床调高了一些。

    “您想吃点什么吗?”她问时薇。

    时薇有些疲惫的摇摇头:“不要了……”

    她现在没什么胃口,而且,比起吃东西,她现在更担心的,是霍晨曦。

    “墨凌炀,还是没有消息吗?”她拉着霍晨曦的手,担忧得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