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最新早间新闻正在播报着今天早上最新的一件新闻。.『.

    帝都最大的企业家墨氏,在今日早晨六点时,家中突发火灾。

    火势汹涌,很快便将房子吞噬进了火焰之中,消防官兵在第一时间赶到,可最后救出来的却只有在墨家工作的佣人们。

    据佣人们说,家里的三个主人都没出来,全部留在了火焰中。

    新闻上播放着火灾发生时候周围邻居录下的视频,还有火灾过后现场发回的照片。

    那照片里,原本豪华富贵的墨家,早已成为了废墟……

    “啊……!”

    看到这一切,霍晨曦突然尖叫出声,泪水随声而下,她奔溃又震惊的叫着:“墨凌炀……墨凌炀!”

    时安看到她这样,急忙将她抱住:“晨曦!你冷静一点!”

    可霍晨曦却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她挣扎着,嘴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嘶吼:“墨凌炀啊!”

    她凄厉而又哀痛的叫声让病房里的人似乎都受到了感染,戴祺的眼眶变得红红的,泪水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而时安只是将她抱得紧紧的,一个字都没说。

    “哥……墨凌炀他死了……”霍晨曦哭着,声泪俱下,“哥……我怎么办……他死了……我怎么办?”

    她都还没来得及去见他最后一面,她还有那么那么多的话想跟他说……可是他竟然就这样……把她独自一人留在了这世上。

    为什么?

    “为什么……”她哀声痛哭着,喉咙里发出悲恸的哽咽,“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

    他给了她希望……可是现在又亲手将这些希望都毁掉了。

    戴祺看着痛苦的霍晨曦,心里也是天翻地覆一般的难受:“学姐,他是有苦衷的……”

    “苦衷……?”

    她红着眼睛,泪眸看着戴祺,一边哭一边笑,整个人像是变得魔怔了一样:“他的苦衷是什么……?什么苦衷可以让他这样对我?”

    “他……”

    一想到自己调查到的那些资料,戴祺就有些难以切齿。

    他都不知道,一个人得有多强大的内心,才能承受住那么多的事情。

    更何况事情发生的时候,墨凌炀才十岁。

    而发生他父亲那件事的时候,他也还不到十一岁。

    他会得精神分裂,也不足为奇。

    “他不是他父亲的孩子。”戴祺终于组织好了语言,对霍晨曦说。

    彼时霍晨曦还无力的坐在沙发上,脸上煞白,没有一点血色,眼眶红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整个人就像是被抽走了主心骨,一点精神气都没有了。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乌黑的眼球转了转,落到了戴祺的脸上:“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他跟他爷爷,为什么感情不好吗?”戴祺说,“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他的爷爷,应该说……墨老爷子,才是他真正的父亲。”

    在戴祺查到的资料里,墨绍远是墨老爷子收养的孩子,因为他生不出孩子来,所以只能收养。

    只是虽然收养了墨绍远,他也一直没有放弃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因为他病了。

    而那种病又需要至亲骨血才能医治。

    正好墨凌炀的母亲墨夫人,她其实一直爱的人是墨老爷子,而非墨绍远。

    嫁给墨绍远也不过是因为这样可以离墨老爷子更近一些。

    墨夫人在机缘巧合之下得知墨老爷子的病,主动提出做试管婴儿,生一个延续他血脉的孩子。

    墨老爷子当时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所以就同意了这个决定。

    他们做了试管婴儿,要了一个双胞胎。

    这些事情都是瞒着墨绍远去做的,墨绍远一直以为墨夫人生下来的双胞胎是自己的孩子,所以对这两个孩子疼爱有加,可是在他们十岁那年,他才得知真相。

    因为孩子的骨髓救了墨老爷子的命,所以这件事就这样一直瞒了下来。

    但是十年以后,墨老爷子旧病复发,来势汹汹,正好墨凌炀跟墨凌越两兄弟去泳池玩,墨凌越被救起来以后一直高烧不退。

    墨老爷子干脆就抽了墨凌越的骨髓治病,没想到这一抽,竟然直接要了墨凌越的病。

    不知情的墨凌炀以为是自己害死了弟弟,从此活在自责与愧疚当中。

    而一年以后,他无意间听到父亲跟爷爷争吵,听到父亲说孩子不是他亲生的,还说爷爷为什么那么狠心,竟然为了救自己的命,要了墨凌越的命。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墨凌炀才知道,原来一年前墨凌越本来是不用死的……如果不是墨老爷子抽了他的骨髓,他现在也还跟自己一样活的好好的。

    他躲在楼下,听着楼上父亲跟爷爷的争吵,也不知过了多久,楼上突然像是有什么东西咚咚咚的滚了下来。

    墨凌炀躲在客厅的小隔间里,关着门,只留了一条缝,他看见墨绍远就躺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身下有血花散开,他满脸痛苦,眼中全是不甘,就那样看着墨凌炀。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十一岁的墨凌炀将所有的事情都埋在自己心中。

    他们以为他还小,什么都不知道。

    可实际上,那些肮脏又阴暗的事情,全都在他面前一一发生过。

    ……

    听了戴祺的话,霍晨曦早已从悲恸中缓了过来。

    她的脸上从悲伤变成了震惊以及心疼。

    “墨凌炀……”她喃喃着叫墨凌炀的名字。

    她没想到墨凌炀的心里竟然隐藏着那么多的秘密,她一直都知道墨家的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却没想到这其中那么复杂。

    而时安听了以后,则站起身道;“我去一趟墨家。”

    说完便直接抬脚出去了。

    霍晨曦原本想一起去的,可是她不敢面对那一切。

    她甚至连新闻都不敢看。

    她害怕听到墨凌炀的死讯……

    可即便她不想听,那一切也还是发生了。

    泪水无声无息地从她脸庞滑落,低落在她的手背上绽开。

    看到她这样,戴祺只能说:“学姐,他……是真的很爱你。他只是……背负了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