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琰假死了两次,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可顾贝儿就偏偏不信这个邪。

    她倒是要看看,这一次,霍琰还要怎么逃?

    “你想杀了我?”即便面临死亡,霍琰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还带着一丝淡然,像是丝毫不担心自己是不是要死了这个问题。

    “反正你在众人的心里已经是死了。”顾贝儿勾唇冷笑一声,“我不过是成全你罢了。”

    “我倒是头一次见有人将杀人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霍琰嘲讽,“不过,就算你杀了我,你也改变不了什么。”

    时安既然已经动手了,就绝对不会再给孙家以及顾家一个翻身的机会。

    如果真的能将他们打的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那么就算是他死了,也没什么。

    “杀了你们,至少会让时安痛苦。”顾贝儿凉声道,“甚至会让他痛苦一辈子。因为造成这一切的人都是他!”

    顾贝儿将这一切事情都推到了时安的身上:“霍琰,去了下面,不要怪我,要怪,就怪时安吧。他要是愿意跟我结婚,你跟裴念也不会死。”

    留下这么一句话后,顾贝儿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顾贝儿想要的,不只是霍琰的命,她还想杀了裴念。

    想杀了这个一直挡着她路的人……

    霍琰动了动双手,却完全挣脱不开那两个束缚着他的人。

    他的心里划过一抹绝望。

    难道这一次,是真的逃不掉了吗?

    裴念不知道顾贝儿要带自己去哪里,她的眼睛被蒙了起来,可是越走,她就感觉空气中的湿度越来越浓烈,甚至还带着一股咸咸味道,她立刻明白过来顾贝儿走的是哪里。

    顾贝儿这是要带她去海边!

    一想到上次在海边发生的事情,裴念的后背开始爬上冰霜。

    虽说上次霍琰在海边并没有死,可是按此的事情也让裴念的心里产生了阴影。

    “顾贝儿,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她不由得出声询问。

    她不怕死,可最怕死的不明不白。

    “哟,我还以为你不关心这个问题呢。”顾贝儿的声音从她前面传来,带着嘲讽,“怎么,这是害怕了?”

    “你要是杀了我,你也逃不掉。”裴念双手被帮着她没发握在一起,只能紧握成拳,“杀人是犯法的,哪怕你跑了,警察也会抓到你。”

    她试图说一些话来干扰顾贝儿。

    如果有自救的机会,她也不会放弃。

    “谁说我要逃了?”顾贝儿凉凉一嗤,“看来你还不知道时安对我们家做了什么吧。”

    她的话让裴念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难道是顾家已经不行了?

    所以才会刺激的顾贝儿打算同归于尽了?

    这个发现让裴念的心中有些有些惴惴不安。

    “这件事是你们欺骗他在先。”裴念道,“如果不是你们先骗了他,他又怎么会做这件事。”

    “你倒是把自己的责任撇的干干净净。”顾贝儿嘲讽道。

    裴念不说话了,她的脑子里一直在转着要怎么样才能拜托顾贝儿的控制。

    顾贝儿把她带到这里来肯定有她的目的,但到底是什么呢?

    顾贝儿到底想用她来做什么?

    这个问题裴念还没想的明白,车子就停了下来。

    她的手背被人抓着直接带下了车,她看不见前方,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被迫拎着走。

    也不知走了多久,他们终于停下来了。

    裴念感觉有一股海风不断地拍打在自己的脸上,夜里的海风格外的冷,吹得裴念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有一只手伸过来,一把将裴念头上的黑布扯开。

    周围没有什么灯光,有的也只是顾贝儿手下人拿着的手电筒,光线虽不算弱,可在这漫天黑幕里,也只能算是星星之火。

    顾贝儿的脸被手电的光照的有些发白,看着很狰狞。

    “你知道时安对我做了什么吗?”裴念还没说话,就听见顾贝儿说,“要不是因为你的出现,他明天就会跟我结婚了,可就是因为你!他现在非但不跟我结婚,甚至还毁了我家的公司!”

    韩家以及霍家的人突然集中攻击顾家,他们来势汹汹,并且也是有备而来,根本就让顾家的人措手不及。

    公司系统被黑,所有订单全部被取消,甚至连股市都开始大幅度的下滑。

    她的父亲给孙家打电话说这件事,但孙柄华却什么都没说,甚至连简单的援手都不给。

    墨家那边也是直接装死。

    知道这些的时候,顾贝儿才算是明白。

    在他们的攻势下,墨家跟孙家的人,已经完全把他们家当做弃子,抛弃了。

    他们也许是合作关系,可大难临头的时候,却还是各自飞,生怕扯上一点的关系。

    “时安毁了对我最重要的东西,那么我也要毁了他最重要的东西!”

    顾贝儿突然疯狂起来,猛地伸出手掐住裴念的脖子。

    她的双手很用力,几乎掐的裴念要断气。

    而就在裴念以为自己要被顾贝儿这么活生生掐死了的时候,突然有几束灯光打过来,还有一阵直升飞机的“轰轰”声传来,一股强劲的风几乎吹得人快要站不稳。

    有光束从头顶打下来,正好就落在他们身上。

    他们站着的地方就是一处山崖,崖下是深不见底的海浪,直升飞机落不了地,只能盘旋在他们上空。

    顾贝儿的手也在这时候放开了,她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直升飞机,蓦地笑了:“为了救你,他竟然都做到了这个份上!”

    裴念不知道直升飞机上坐的人是谁,她看不清楚,可是她却看见有一个人影,正顺着从直升飞机上扔下来的绳子速降。

    那身影很眼熟,带着一种让她的心悸动的熟悉感。

    不知怎么的,裴念的眼睛突然就变得酸涩起来,有什么东西争先恐后的从她眼眶里跑出来,再加上周围强劲的风,更是让她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只能感觉有东西顺着脸庞在滚落。

    顾贝儿一把抓住裴念的脖子,将她直接摁倒了自己面前,对着那个朝他们走来的人影大声吼道:“你要是再过来一步,我就跟她一起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