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沉睡时,你的脑海中,是否也曾会闪现过去发生的种种?

    没有人能阻止一个沉睡的醒来,也没有人能唤醒一个装睡的人。

    于霍家人来说,现在的时安就是一个装睡的人。

    他们在他耳边说了无数话,过去的,未来的,正在发生的,却没有一个可以唤醒他。

    那一天见面后,裴念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自责自己为什么要让时薇去跟时安见面。

    如果不是自己让她跟时安见面的话,时薇也不会受伤,孙文楠也不会被逼着还给孙家了。

    那此后的很多年里,裴念都忘不了那一天的场景。

    她赶到见面地点的时候,时薇坐在椅子上,鲜血早已将她身下的地毯染红,伤口在手臂上,并不致命,可她失血过多,最后还是霍晨曦给她输的血才度过了危险期。

    霍振廷在病房里陪着昏睡不醒的时薇,裴念则是跟霍晨曦坐在外面走廊的椅子上。

    霍晨曦输过血,虽然也吃了一些补血的东西,可这会儿还是脸色苍白,她无力地靠在裴念的肩上,没有说话,可是身上却有一股死寂的气息。

    孙柄华对时薇说的话,霍琰已经告诉她们了。

    “念念,你说,我哥还能醒过来吗?”也不知过了多久,霍晨曦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我问过温朗医生,他说如果我哥真的被催眠了,除非他自己想起,否则谁都没有办法。而且……”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没有再往下说,可她哽咽的声音已经让裴念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许佳梵说过,她不知道孙柄华对时安做了什么,但是现在的时安比之前的要更可怕。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当她提起过去的事情时安明显还有一些反应,可是现在他却能对着自己的母亲下手了。

    也就是说,孙柄华对他的催眠,又更深了一步。

    温朗说过,催眠能够短时间让人忘记一些事,被另外一些事情所代替,可是随着催眠力度的加强,对患者本身也没有什么好处。

    孙柄华必然不会在意催眠对时安的身体会如何,只要能达成他自己的目的,怕是现在杀了时安他都会做。

    孙文楠已经还给了孙家,此后他们手上也再没了威胁孙柄华的筹码了。

    “他会醒过来的。”裴念低声喃喃道,“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她这话,也不知是在安慰霍晨曦,还是在安慰自己。

    时薇醒来的时间是在第二天天亮以后。

    她醒过来的第一句话便道:“不要怪时安。”

    那时候病房里只有裴念在,听到这句话时她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时薇说的是什么意思。

    “阿姨,你感觉怎么样?”裴念小心的扶着她从床上坐起来,轻声问道,“我去叫医生过来。”

    “不用了。”时薇似乎也回过了神来,“你们没事吧?”

    “没事。”裴念摇摇头,她倒了杯热水给时薇,“叔叔去处理公事了,霍琰在跟温朗医生商量怎么时安身上的催眠,我让晨曦先回学校上学去了,等她放学了就过来。”

    “那就好。”时薇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吧?”她又问了一句。

    “我?”裴念被她问的一愣,“我挺好的啊。”

    时薇轻轻叹口气:“看到时安这样,我知道你的心里肯定不好受。”

    不仅仅是时安要跟顾贝儿结婚,更是因为一个曾经熟悉的人,如今变成了一个可怕的陌生人,不是谁都能轻易接受的。

    时薇到底是几十岁的人了,能接受是正常的,但裴念不一样。

    “阿姨……”裴念眼眶一热,险些流下泪来。

    时薇说的很对,她这些日子的确是心里不舒服。

    她时常自责,如果自己当初不是被下了毒,又怎么会被孙家威胁,时安又怎么会为了救她失忆呢。

    裴念一直不想让自己成为任何人的累赘,可是很明显的,她现在就是引起这一切事情的因果。

    “不要怪自己。”时薇拉住裴念的手,轻声道,“我知道你也不想发生这一切。”

    “我到底该怎么办?”裴念忍不住哭出声来,“我只想回到过去……就算时安不喜欢,他跟别人结婚,那也没关系,只要他还好好的在我们身边我就满足了。”

    可是如今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视线不了。

    如果真的可以回到过去,这一切裴念都不要了。

    哪怕是让她看着时安娶别人,那都无所谓。

    “傻孩子。”时薇摸了摸裴念的脑袋,“这一切不是你的错,你也不需要自责。”

    裴念拉着时薇的手,将脸埋在她的手心里,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时薇虽然没说话,却一直轻轻摸着裴念的脑袋。

    ……

    关于时安的这件事情,并不是一时就能解决的。

    也许是个持久战。

    双方现在都还处于蓄战的状态,谁都没有再往前一步。

    裴念一直在医院陪着时薇,陪到她出院。

    她原本还在想自己要怎么样才能再见到时安。

    哪怕是那些话再也不能对他说,她也想见到他。

    不过这个希望很快就实现了。

    因为她遇到了韩少天。

    那天她原本打算去找霍晨曦的,却在等车的时候遇到了韩少天。

    韩少天开着车停在她的身边,降下车窗:“哟,裴念小姐,好久不见啊。”

    听见这声音,裴念愣了一下,而后才微微弯下腰,看到是韩少天后,她道:“你怎么在这儿?”

    “刚好路过呗。”韩少天耸耸肩,“要去哪儿啊?我送你。”

    “不用了。”裴念拒绝。

    到底跟韩少天不熟。

    “真不上?”韩少天挑眉,“我还想跟你说说时安跟顾贝儿的事呢。”

    裴念原本是想转身走的,可是听到时安这个名字,她的身形一颤。

    “你说什么?”

    “时安。”韩少天又重复了一句,“你现在,很想知道他的事吧?”

    韩少天说的没错,裴念现在的确是很想知道。

    可这也不代表她会一点脑子都没有。

    “你为什么要帮我?”裴念半眯了眼睛,狐疑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