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楠从没想过会在这里看见霍振廷。

    他原以为霍振廷还在c市,再不济也不会来这里。

    霍振廷上船以后也只是淡淡扫了孙文楠一眼,然后看向旁边船头上的霍琰以及裴念。

    裴念已经晕了过去,她受了太大的刺激,承受不住,被霍琰勉强扶着才没有摔倒在地。

    看到霍琰的那一刻,霍振廷的脸上虽然有震惊之色,但是更多的,还是疑惑。

    时安在电话里直说到时候会让他见一个老旧人,可他没想过是见霍琰。

    这个早就已经死去的人,此刻竟然完完整整的站在他的面前。

    只是现在不是追究这件事的时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解决。

    “时安呢?”他开口,低着声音问道。

    既然这一切都是时安的计划,那他应该也给自己制定了后路吧。

    “他……”听到这个问题,霍琰的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往身后看了一眼。

    他虽然没说时安去了哪里,但是那一眼已经完全表明了。

    霍振廷的脸色一凛。

    “他中了枪,又抱着炸弹跌进了海里。”孙文楠近乎得意嗜血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像是故意要激怒霍振廷一样的说,“他活不成了,这里可是海洋,又过来这么久,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话说完孙文楠便哈哈的笑起来,他的声音里带着疯狂。

    是啊,孙文楠已经疯了,在看到时安掉进海里的那一刻,他心里所有的仇恨仿佛也随着淡了不少。

    他恨了时安这么久,终于看见时安在自己面前死了,他怎么能不高兴?

    “哼。”可是,霍振廷的脸上却没有出现孙文楠意料之中的表情。

    霍振廷面露冰霜,双目冰凉,冷冷地看着孙文楠,可开口说的话却是对霍琰说的:“先把人带走。”

    “舅舅,那你……”

    “走!”霍振廷的语气又沉了几分,看也没看霍琰直接说道。

    霍琰无奈,只得将裴念打横抱起来,然后朝快艇走去。

    孙文楠似乎是想拦,才往前走了一步就被霍振廷带来的人逼退了几步。

    这里到底人多眼杂,孙文楠胆子再大也不敢让自己手下的人都拿着枪威胁霍振廷。

    霍振廷带来的人虽然手上都没有枪,但是他们身上流露出来的气场却让孙文楠感觉到不同寻常。

    面前这群人……都是亡命之徒。

    他们根本就不怕死。

    而霍振廷就站在这群人的身后,淡淡的吩咐着手下人:“派人去找时安。”

    时安是他的儿子,时安有多大的本事他比谁都知道。

    说霍琰死了的时候他是相信的,可现在,要说时安已经死了,他是万万不信。

    时安那种性格的人,哪怕真的是濒死,也会拼了命的活下来。

    现在要做,就是先找到他,找到他了,一切都好说。

    至于孙文楠……

    霍振廷的眸色变得幽深了几分:“孙文楠,看来是我小看你了。”

    “哈哈哈!小看?”孙文楠大笑起来,“霍振廷,你以为你是谁?你也就是在c市称王称霸,出了c市你什么都不是!”

    “是嘛。”霍振廷冷冷一勾嘴角,“那我们就试试。”

    话音一落,他抬了抬手,立刻有手下人会意。

    他们的动作很快,几乎在孙文楠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将他以及拿枪的人全部制服。

    孙文楠被两个男人直接按倒在地,他的脸被狠狠贴在甲板上,冰凉的海水有的渗进了他的嘴里,又咸又腥。

    霍振廷迈着长腿,缓缓走到他面前。

    霍振廷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他身上的气息却丝毫不必年轻时候弱,反而还变得更加深沉内敛,让人只是站在他的面前就忍不住想要匍匐。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孙文楠,眼神冰冷的犹如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上次在c市的时候,你是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吧。”他又冷又狠的话语砸在孙文楠的脸上,“我这些年不想跟你们这些人有过多的交集,在霍琰裴念的事情上忍了又忍,你是不是觉得我们霍家就好欺负了?”

    原本念着是孩子们的事情,他不好过多插手。

    再者,时安的那个性格,表面上看着温顺,实则倔强的要死,连时薇说都没用,他也就没有过多干预时安的事情。

    可没想到这个孙家将他的退让,竟让当做是他不敢的象征?

    简直可笑。

    “我告诉你,我们孙家背后可是墨家!”孙文楠此刻心里也开始怕了,他嘶声吼着,“霍振廷,你可要想清楚了!你今天要是对我做了什么,以后可就是孙家和墨家一起对付你了!”

    “墨家?”霍振廷冷笑一声,嘴唇一掀,呢喃着这两个字,随后又抬了抬眼眸,看向不远处还一脸好整以暇,事不关己模样的墨凌炀。

    他既然已经插手这件事了,对墨家的人自然也有一个了解。

    可是据他了解,墨家如今的掌舵人墨凌炀,可并不是站在孙家这边的。

    “墨家的少主就在那边,你们要真的是一根绳上的,他又怎么会站在那边看热闹?”霍振廷讥讽地说道。

    孙文楠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挣扎着转头去看墨凌炀。

    他果然在不远处看见了墨凌炀的身影。

    墨凌炀就站在围栏旁,英俊帅气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淡淡地如同在看一毫不相关的人一般。

    “墨少!”孙文楠忍不住叫了起来,“墨少,我们可是在一起合作过的人,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他跟墨凌炀合作过,也知道墨凌炀跟霍岳是什么关系,现在墨凌炀以及霍岳都在这艘船上,可他出事,这两个人竟然都在旁边看戏!

    “孙先生,你的记性怕是不太好。”墨凌炀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却邪气地勾了勾嘴角,淡淡说,“我们之间的合作仅限去年的那一次,现在你所做的一切,我可是都不知情的。”

    现在的情势明显更利于霍振廷,墨凌炀虽然不怕事,却也不喜欢惹事上身。

    再说了……

    这霍振廷,可是霍晨曦的父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