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比我想象中发现的要晚一些。”许佳梵淡淡笑道,“裴念,不如我们打个赌,看看这次谁还能救得了你?”

    此时已经确定自己是中了毒,且这个下毒的人还是许佳梵,裴念反倒冷静了下来。

    “你想做什么?”她语调清冷的淡淡问道。

    许佳梵似乎也没料到裴念的态度会这么冷淡,她停顿了一下,道:“你不怕死?”

    “谁都会死的,不是吗。”裴念淡淡道,“许佳梵,还是说清楚你想要什么吧,都别浪费时间了。”

    “嗤。”许佳梵嗤笑一声,“离开时安。”

    没想到她提出的是这个要求,裴念愣怔了一下:“什么?”

    “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许佳梵冷冷道,“离开时安,我就给你解药。”

    “不可能。”裴念想也不想便拒绝。

    “既然这样,那你是不要命了?”

    “死了一个我,不会改变任何事情。”裴念说,“而且,我也不认为你真的想我死。”

    许佳梵那头没了声音,也许是被陪奶奶说中了心事,也许是其他的。

    过了很久,裴念已经看到时安的车子在朝她驶来了,她正准备挂断电话,许佳梵的声音又响起:

    “你不怕死,那么其他人呢?”

    裴念刚准备迈出去的脚步一顿:“你说什么?”

    “你不怕死,那其他人呢?”她低笑着重复,“裴念,如果最后留在世上的人是你,你会怎么办?”

    如果死的是其他人,让裴念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都在自己的面前死去,那么她的心里,是什么感受呢?

    “许佳梵!”裴念一字一句,这三个字仿佛是从她的牙缝间挤出来的。

    她终于还是动了怒,许佳梵的笑声犹如一根尖锐的刺,扎着她的耳膜。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许佳梵说,“要么,你主动离开时安,要么,就看着他们在自己的面前死去,你自己选吧。”

    她相信,裴念一定会选出她满意的答案。

    因为她太了解这些人了。

    他们自诩心地善良,宁愿自己受伤,也绝对不要看着别人因为自己而出事。

    恰好,裴念就是这样的人。

    而几个月前出事死去的霍琰,也是这样的人。

    电话已经被挂断了,而裴念还保持着在接电话的姿势,直到时安下车,她才回过神来。

    “跟谁打电话呢?”时安见裴念脸色不对劲,皱眉问道。

    “没谁。”裴念摇摇头,然后将手机收起来,“我们回家吧。”

    她抬脚朝车子走去,可是腿却软了一下,要不是时安扶了一下,她恐怕就要跌倒在地了。

    可是她稳住身体后,却又将时安的手推开了,那样子,像是要跟他撇清关系一样。

    时安望着她的背影,眉头皱的更紧。

    这是怎么了?

    回到家,裴念便回了房间,她将房间门反锁了起来,一个人躺在床上,没闭眼睛,而是睁着看窗户外面。

    外面出了太阳,可她为什么却觉得那么冷呢。

    她的周身好像被冬天寒冷的温度所覆盖,冷的她将被子都抱在了怀中,却还是一点用都没有。

    她又想到挂电话前许佳梵说的话了。

    难道……她真的要听许佳梵的话离开时安吗?

    她要将目前这好不容易才安稳下来的生活,再次打破吗?

    这般想着,她的身体里突然开始泛疼,她以为是自己想到什么开始心痛了,可是慢慢的却发现,不是……

    她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捶打一样的疼,疼的她忍不住都痉挛起来,浑身颤抖。

    她怕被时安听到动静,只得紧紧咬着嘴唇,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裴念原以为许佳梵给她下的毒只会让她脸色精神变得越来越差,却不成想居然还会有这种反应。

    她不知道身体疼了多久,只感觉自己疼的没有一点力气的时候,这种痛终于停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房间门被敲响。

    “叩叩叩。”

    “……什么事?”裴念还躺在床上没力气坐起来,只得遥遥问了句。

    “你怎么了?”

    时安的声音里带着担心:“是不是还不舒服?”

    “我没事……”裴念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我有些累,在睡觉。”

    时安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又道:“那你睡吧,有事就叫我。”

    “嗯。”裴念趴在床上,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听见时安的脚步声离开以后,她才悄悄松了口气。

    她刚才被疼的浑身都出了汗,这会儿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裴念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等那痛意彻底过去后,她才从床上爬起来,去浴室洗了个澡。

    早上出门前看到肩膀上的那个针孔,似乎又扩散了几分。

    原本只是针孔还泛着青紫,可是这会儿那青紫已经蔓延到针孔附近了。

    如果再不早点解毒,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蔓延到其他地方去了吧。

    许佳梵说过,给裴念一天的时间考虑。

    裴念一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只给一天,可是现在她明白了。

    许佳梵也是怕时间拖的久了,没有解药直接把裴念毒死了吧。

    等时安再次见到裴念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她好像是画了淡妆,脸上看起来没之前苍白了,整个人似乎也精神了起来。

    “还好吗?”她明明看起来很好,但时安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挺好的啊。”裴念微微一笑,“我饿了,有吃的吗?”

    可是她越是这样,时安心里就越是疑惑。

    “你真的没事?”他再发问。

    裴念有些无奈:“是要我说自己有事,你才满意吗?”

    时安皱眉,呵斥:“瞎说什么?”

    “那不得了。”裴念耸耸肩,“别问了,医生不是说的很清楚嘛,你不信我,还不信医生的话啊?”

    她提到了医生,倒是打消了时安心头的担忧。

    “吃饭吧。”时安没再说什么,将心头疑惑暂时压制了下来。

    一顿饭安安静静的吃完,公司打来电话,有要紧事需要时安回去处理。

    但时安还记挂着裴念,犹豫之时,便听裴念道:“你去吧,我会在家里等你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