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11-18 12:37 | 2010字

    感觉自己撞了人,裴念第一时间就是要道歉,可她还没来得及推开那人,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念念?”

    这声音……

    裴念有些错愕的抬起头来,看见自己撞到的人,竟然是时安?

    “时安哥?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在这做什么?”时安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皱着眉这么问了一句。

    “我……我过来拿公司资料。”裴念想到自己要在两小时内回去的,连忙站直了身体,“时安哥,我先去忙了,等我下班后再说。”

    时安见她一瘸一拐着脚往里面走,顿时眉心一攒,握住她的手:“等会儿。”

    “怎么了?”裴念不解地看着他。

    时安蹲下身,将她的裤脚撩了起来。

    察觉到他要做什么后,裴念条件反射的想要往身后推,可还没来得及有动作她的左脚就已经完全暴露在了时安的目光下。

    她能很清楚的感觉到时安那瞬间冷却下来的气息。

    “你的脚都还没好,谁让你出来工作的?”时安起身,脸色冰冷。

    裴念抿了抿唇:“其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没什么大碍。”

    “肿成这样叫没大碍?”时安冷硬着脸,不悦道,“跟我去医院。”

    他说着就要来拉裴念的手。

    但裴念却怕他真的要带自己去医院,急忙后退,却没想到这一退竟然忘了自己左脚还有伤,左脚猛地落在地上,顿时疼得她痛苦的叫了一声,连站都站不稳。

    好在时安一直在注意着她的状况,察觉到她要摔倒后便及时伸出手揽住她的腰将她带进了自己怀里,防止了她跟地面的亲密接触。

    “去医院!”看到裴念脸上已经疼的没有一点血色了,时安严肃且不容置喙的做了决定。

    “可我还要拿资料回去呢!”裴念抓住时安的手臂,面色慌乱,“孙氏还要跟这家公司开会,我必须把资料带回去。”

    “不必了。”时安眸光一沉,连带着嗓音也变得沙哑几分,“孙家不就是想跟灵梦谈合作吗,你尽管告诉孙启明,别想了。”

    灵梦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一家游戏公司,业务量直接拓展到了全球,要是孙氏真的跟灵梦达成了合作,那么对他们来说也是时收益颇大。

    “你……什么意思?”裴念有些奇怪的看着时安,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裴小姐,灵梦刚才已经跟我们总裁签了合同,以后我们跟灵梦就是合作关系了。”时安的助理小杨提醒了一句。

    裴念愣住了,难怪她会在这里见到时安呢。

    不过,灵梦是游戏公司,而时安经营的又是一家it企业,两家公司合作的话,也算是强强联手。

    但……为什么?

    时安为什么要跟灵梦合作?

    他可知道,这一合作,等同于是进军帝都了。

    他……以后都要留在帝都了吗?

    “走吧。”时安没注意到裴念眼里的疑惑,直接伸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朝自己的车走去。

    小杨立刻跟上去开门。

    时安将裴念小心翼翼的放进车里,然后自己也坐了上去。

    裴念几乎可以想象得到,自己两小时以后没回去,孙启明肯定会在办公室暴跳如雷的。

    甚至可能还会以这个理由将她开除让她离开孙氏。

    她第一天上班就出了状况,这让裴念的心里慌成了一片。

    一想到自己回去后可能会面对的情况,裴念只能说:“时安哥,麻烦你送我回孙氏。”

    “你说什么?”

    时安的声音低沉,莫名带了几分冷意。

    他在生气。

    至于生气什么,裴念不太理解。

    有些时候,她真的猜不透也看不懂时安。

    自从上次不欢而散后,裴念已经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时安了。

    “我必须得回孙氏。”她硬着头皮,抬眼,迎上时安那双噙着冰冷凌厉的墨眸,“我要是不回去,孙启明肯定会生气的。”

    “你就这么害怕他生气?!”时安脸色阴沉。

    “我要留在孙家,就不能惹他生气。”裴念抿了抿唇角,平静地说。

    “裴念!”时安低喝,“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做的这些都很危险,孙家要是知道了,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裴念只是个普通人,哪里有能力去对付孙家?

    她现在做的这一切也不过是孙家在戏耍她玩的而已。

    她心里在想什么,孙家的人难道真的会猜不到吗?

    “那又怎么样?”裴念脸色有些难看,“起码孙家在弄死我之前,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她的倔强此刻已经超出时安的想象,她眼中所带的恨意已远远超过了时安对她从前的了解。

    她为了霍琰,真的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吗?!

    时安气的额角青筋隐现,俊脸也早就气的铁青。

    车厢里的气氛一度降至冰点,就连坐在前面驾驶座的小杨都不敢大声呼吸,生怕惹怒了身后的人。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裴念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那铃声响起来的时候,裴念脸上的表情松动了一下。

    时安一直盯着裴念脸上的表情,注意到她听到铃声后的反应,他勾唇冷笑:“怎么,孙启明打来的?”

    电话的确是孙启明打来的,为了区分出孙家的人,裴念给孙启明设置了特殊的铃声。

    他现在打电话来,肯定是为了问灵梦合同的事情。

    “我真的得回去了。”裴念将手机握在手中没有接。

    可是时安却是嘲讽的笑了笑,出声:“小杨,锁门。”

    话音刚落,裴念便听到车门上锁的声音。

    她顿时气的眼睛都红了:“时安!”她低喝着时安的名字,感觉自己脑袋都已经要气炸了,连名带姓的叫着他的名字,“你到底想干什么?!”

    时安一挑嘴角,干脆而又利落:“阻止你找死。”

    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同意裴念这些疯狂的决定,找到她的时候就应该直接把她绑回c市的!

    “你有什么资格阻止我的事情!”裴念气呼呼地道,“你又不是我的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