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放着吧。”霍琰自己倒是不着急,“有空再来。”

    “那好吧。”裴念道。

    她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对了,今天林叔叔给你打电话,找你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霍琰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变化,很平静,“只是问问你的情况而已。”

    “那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裴念纳闷。

    “也许是没有你的电话号码吧。”霍琰笑起来。

    “也是。”裴念笑笑,“那没什么事我先挂了,明天要去学校,今天得早点睡了。”

    “明天去学校?”霍琰一听这话,顿时不解,“你知道孙家的人还在盯着你吗?”

    “知道啊,但那又怎样?”裴念平静地回答,“难道他们还盯着我,我就要当个鸵鸟天天躲在家里吗?”

    霍琰一时被她的话噎住,过了一会儿才说:“但是你独自一人在学校,肯定是不妥的。”

    但裴念听见这话却笑了:“谁说我是一个人啊。学校那么多老师同学,他们难道还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来找我的茬吗?孙家的人可不是傻子。”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裴念的眸光凉了几分,带着些许倨傲,“霍琰,我不想再当过去的那个裴念了,你知道吗?”

    霍琰一愣:“你说……什么?”

    “过去的我懦弱、没有主见,遇到事情也只知道哭,不知道想办法解决。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自己都觉得讨厌。”她像是自嘲一般地说出这些话语,无端的令人心疼,“我不喜欢过去的我,也没有人会喜欢。”

    “谁说的,我就……”霍琰那句,我就喜欢已经卡在喉咙快要控制不住说出来了。

    可是他一想到上次,自己差点表露自己心意的时候,裴念眼中的惊恐后,他又只得将那句话都咽了回去。

    只是,他不说,裴念未必就不知道。

    裴念过去跟时安一样,都是在装傻。

    如今她不傻了,也不想拖着别人。

    “霍琰,有些事情强求不来,我不强求了,你也放下你的执念,好吗?”

    霍琰听见这句话,只觉得心里苦涩的十分难受。

    原来被人拒绝,是这种滋味。

    更可悲的是,他都还没有表白呢。

    不过……这样也好啊。

    他现在这样的身体,又怎么能陪伴她左右呢?

    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他就会因为体内的病毒而没命了呢。

    既然是不确定的事,那么……还是就这样吧。

    “我知道了。”霍琰闭了闭双目,再睁开时,眼底虽然还有一抹悲伤,却已经释然了不少,“不过你,是当真放下了吗?”

    “嗯?什么?”裴念被他问的稍稍愣了一下。

    “你说你不强求了,是真的吗?”他问,“你喜欢了他这么多年,说放下就放下,舍得吗?”

    语气说是在问裴念,不如是在借着最后一点希望,问他自己。

    问问他是不是真的要放弃喜欢她。

    这么多年了啊,可以说裴念喜欢了时安多少年,他也就喜欢了裴念多少年。

    时间的漫漫长河中,他早已分不清喜欢是什么感觉,只是一想到自己的以后没有这个人的参与,就会心痛难忍。

    裴念并没有立即回答霍琰的问题,而是沉默了好一会儿,她的声音才缓缓传来,有些空洞幻灭,像是吹来一阵风,就会将她的声音吹散一般:“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只看自己想不想。”

    说完这句话,裴念便挂了电话。

    她将手机抓着捂在胸口,似乎还能听见自己心脏传来的“砰砰”声。

    她的脸上有一丝慌乱,但是很淡,不过须臾便已消失。

    裴念以为自己可以很洒脱的。

    她以为……

    但是真正触及到这方面的事情时,她发现自己还是会不知所措。

    刚才被霍琰那么问的时候,她自己也考虑了很久,是不是真的可以舍得下。

    可是……她舍不下又能如何呢?

    想到白天在餐厅发生的事情,自己跟时安的那顿争吵。

    他们两个大概以后,也只能当做陌生人来对待了吧。

    最熟悉的陌生人。

    裴念嘲讽一般的勾了勾唇角,然后将手机往床上一扔,起身进浴室去洗澡了。

    罢了罢了,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不要强求了吧。

    不喜欢她的,她再怎么做,也还是不会喜欢她,她又为什么要在时安的面前把自己的姿态摆的那么低呢?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做了一个早就该做的决定,裴念这一晚上睡得很香,第二天闹钟一响她就醒了。

    她简单的洗漱一下然后换衣服下楼。

    没想到苏晴跟裴子恒居然也已经起来了,而且已经做好了早饭在等着她。

    “妈,您起来这么早干嘛?”平时裴子恒去公司的时间很早,苏晴一般都没起来,可是今天她居然起的这么早。

    “当然是一会儿送你去学校了。”苏晴答道。

    裴念听见这话愣了一下,原本想说不用送自己去学校的,但是,想到苏晴也是关心自己,裴念便也没说什么了。

    吃完早餐,裴念背着自己的包包便坐上车跟苏晴一起去了学校。

    原本裴念想继续住在宿舍的,但是苏晴担心她一个人住在学校出什么事,所以强行勒令裴念必须每天都回家,哪怕是让司机每天去接也行。

    裴念挣扎了两下,见苏晴一点要改变主意的念头都没有,只得点头同意了。

    到了学校,裴念跟苏晴先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办理一些手续。

    手续办的很快,办完以后苏晴留下来跟班主任说话,让裴念去外面等着自己,显然是不想让她听到。

    裴念也没有想听的*,所以就自己在楼道外面等着。

    正当她等的百无聊赖的时候,突然一道男声在她背后响起:“裴念学姐?”

    这声音有些耳熟,但是裴念一时没想起来,她转身去看,才发现一个高高瘦瘦,十分干净的男生站在自己身后。

    男生看着面熟,裴念想了一会儿,还没想出来他是谁的时候,那男生就走过来,满脸惊喜:“裴念学姐,你忘了我吗?我们之前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