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布鲁克沉着脸说。

    “我不住。”霍兰以为他是要让自己住院,然后没精力去追他,她脸上的表情也变了,近乎执拗地道。

    “不要耍脾气。”布鲁克声音冷了几分。

    “我没有耍脾气!”霍兰的声音大了几分,许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她的脸上都红了起来,“我不住院!”

    两人间的争吵,让医生和护士有些尴尬。

    “这样,你们先商量好,商量出结果后再告诉我。”医生对两人这么说了一两句,然后离开。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又是在医院走廊上,声音太大了到底是件不礼貌的事情。

    布鲁克将心里的怒火压了又压,才降低了音量,道:“为什么不住院?”

    “我的身体不需要住院。”霍兰依旧梗着脖子道,“我不喜欢医院。”

    自从去年出事,她生活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医院里。

    她讨厌医院。

    “就因为不喜欢医院,所以连自己的身体也不顾了?”布鲁克的心里又无端恼怒了几分,“霍兰,你不是个孩子。”

    听到这句话,霍兰用力握紧了双拳,抬眸看着布鲁克,眼眶有些淡红:“你跟我什么关系啊,你连朋友都不想跟我做了,还来关心我身体干什么?我死了不是更好吗?”

    “霍兰!”布鲁克气的想掐死面前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明明那时候在美国连朋友都不想做的人不是她吗?

    “干嘛?比谁声音大吗?”霍兰哽咽着,看着生气的布鲁克,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委屈,“反正你也不喜欢我了,放任我不管不是挺好的吗。”

    布鲁克微微一怔,他没想到霍兰现在闹脾气是因为这件事……

    明白过来后,他的心里又有一丝苦涩。

    他怎么会不喜欢她呢?

    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才要远离啊。

    他没办法给她想要的生活。

    “做不成恋人,也可以做朋友。”布鲁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如此说道。

    可是他的这话却让霍兰眼里一直憋着的眼泪掉了出来。

    “谁要和你做朋友啊……”她哭着说,“我才不想跟你做朋友呢……”

    如果做不成恋人,那就朋友也不要做了。

    她没办法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用朋友的身份站在自己的身边。

    她对布鲁克的喜欢从当初认识他到现在,从来都没变过。

    这么多年,所谓的喜欢、爱,也早已成为她心里无法割据的一块。

    到现在了他才说要做朋友,她才不会同意。

    “霍兰……”她的哭音听在布鲁克的心中,让他有些不是滋味。

    “你走吧。”霍兰强忍着心里的苦涩,说道,“既然你不想跟我在一起,那我也不想缠着你。”

    布鲁克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看着她哭的通红的鼻尖,到底还是压制不下心中的心疼。

    他在她面前蹲下,单手握着轮椅的扶手,说:“现在的我,什么也给不了你。”

    “我是个废人,跟我在一起,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你不是废人……”霍兰哽咽着说。

    其实她才是名副其实的废人才对……她明明一方面不想用自己的身体拖累布鲁克,可是另外一方面,她却也实在割舍不下这个男人。

    得知他在h市后,也是第一时间就跑了过来,她想做的,不过是待在他的身边而已。

    她不明白,既然自己当初还是林月的时候,还只有几个月生命的时候,都能放弃一切回到他的身边。

    为什么现在却不行呢?

    林森不是也说了她的身体没她自己想的那么严重吗?

    或许这次,她的运气也能那么好,可以跟布鲁克走过剩下的几十年呢。

    “你有更好的选择。”布鲁克抬手轻轻擦拭着霍兰脸上的泪水,柔声道,“霍兰,你还年轻,你还有很多年要走。”

    “我没有了……”霍兰抱住布鲁克的手,眼泪再一次流了出来,“如果运气不好,我也许连明天都活不过求……”

    在这一刻,霍兰终于忍不住将自己心里一直长久以来埋藏的秘密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呢?”布鲁克以为她是担心自己的伤口,“听我的话,好好住院,你的伤口会好起来,不会有事的。”

    可霍兰却摇了摇头,她说:“伤口本来在我出院的时候就该好了的,可是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好……”

    布鲁克也愣怔了一下,有些不太明白霍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好奇劳伦斯是怎么救活我的吗?”霍兰沙哑着声音道,“我那个时候在冰冷柜里,已经停止心跳了。那里虽然是美国,但并不是漫威的世界,一个心跳都停止的人,怎么可能会重新活过来呢?”

    布鲁克的手顿时僵住,有些惊恐地看着霍兰:“你……”

    “劳伦斯在我身上用了一种叫再生的病毒,可是这病毒从来都没有在人类的身体上试验过。”霍兰吸了吸鼻子,随着这个秘密的吐露,她沉重的心也逐渐变得轻松,“我是第一个,所以会出现什么副作用,或者这个病毒什么时候失效,谁都不知道。”

    “所以那时候在医院……”

    “对,我就是不想拖累你,所以才说那些话的。”霍兰紧紧抱着布鲁克的手,“我那时候说的话都不是真心的,我怎么可能会不爱你呢……”

    那时候他们所有的心思都在霍兰活过来的这件事上,没有人去在意劳伦斯在她身上做了什么……

    如果霍兰说的是真的,那么后来发生的事情,就都能理解了。

    “我们去美国,去找劳伦斯。”布鲁克的脸色沉下来,变得阴沉。

    可霍兰却摇了摇头:“没用的,这件事劳伦斯也没有办法。”

    而且再生病毒出现的第一个后遗症霍兰还没有告诉劳伦斯。

    哪怕劳伦斯知道了,她也不会有任何办法。

    “难道就让你的身体一直这样下去吗?!”布鲁克的声音加大,很愤怒。

    看着他为自己担心,霍兰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笑意,她那么久都空落落的心,像是突然间被填满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