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振廷从未在霍兰的面前隐瞒过任何事情,包括霍岳的。

    这段时间他们找霍岳有多辛苦她也都知道,可霍兰怎么也没想到,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竟然就是霍岳!

    他的胆子竟然如此之大!

    居然直接站到了她的面前来!

    霍兰在看到霍岳的那一瞬间,转身就要去叫人,可就在她转身的时候,霍岳面露狰狞一把捂住了霍兰的嘴,将她拖着往消防楼梯里带。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消防楼梯这里发生的事情。

    霍兰在被霍岳挟持住的时候条件反射的想要反抗,可手才刚抬起来就被霍岳一个手刀打晕了。

    ……

    时薇还在办公室跟劳伦斯说霍兰的身体,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布鲁克打来的。

    她对劳伦斯说了声抱歉,然后站起身去接电话。

    “喂……”

    “霍兰不见了!”

    布鲁克着急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时薇则是听得猛地瞪大双眸:“你说什么?”

    霍兰不见了?

    好端端的霍兰怎么会不见了呢?她离开的时候霍兰不是还在睡觉的吗?

    “我去往洗手间出来她就不见了。”布鲁克的语气里面充满了自责,“她的手机没有带,连带套都没穿。”

    “我知道了……”时薇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后才将电话挂断,然后回头看着劳伦斯,“霍兰不见了。”

    “什么?”劳伦斯也皱紧了眉尖,“你们再去好好找找,我去联系院方查看监控。”

    霍兰的失踪不是小事。

    她现在的身体就已经注定了她无法离开医院。

    时薇在去寻找霍兰的过程中也给霍振廷打了电话。

    只是等霍振廷赶来医院的时候他们也还是没有找到霍兰,甚至都没有人看见她离开了病房。

    就在时薇急的不得了时,劳伦斯那边查到了监控。

    监控上显示,霍兰在时薇进入劳伦斯办公室后没多久,霍兰也出现在了她的办公室外。

    也就是说,那时候时薇跟劳伦斯说的话其实霍兰都知道了。

    时薇看着监控上面霍兰最后失魂落魄的离开,心中自责不已,她怎么就没发现霍兰在外面呢……

    “看!”

    劳伦斯突然指着监控上面的一个地方说道:“是那个人绑走了霍兰!”

    时薇朝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霍兰在消防楼梯那里被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掳走了!

    而且霍兰在被掳走前还有一个要逃的动作,这说明她跟那个人是认识的,是在认出他后准备要逃的,只是没逃的掉!

    监控上面并没有显示那个人的脸,但是时薇在看到霍振廷脸上的冰冷表情后便明白了。

    那个人,一定是霍岳。

    现在除了霍岳没人跟他们有仇,霍兰肯定也是认出那是霍岳了才被带走的。

    他们一直在找霍岳的下落,甚至还在周围寻找,可是却忘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医院人来人往的,霍岳哪怕是躲在医院里,也没人会发现他。

    一想到这里时薇就觉得可怕。

    霍岳平时到底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态在远处看着他们?

    他一个人在暗处默默的守了这么久,终于给他等到机会掳走了霍兰!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时薇沙哑着声音问霍振廷。

    “等。”霍振廷淡淡吐出一个字。

    “等?”

    提出质疑的是布鲁克:“霍岳既然那么很你们,霍兰落到他的手上他肯定不会对她手软!”

    霍振廷看了他一眼,倒是没说什么尖锐的话,只是道:“我了解他,他真正想对付的人是我,不是霍兰。”

    霍兰只是一个筹码。

    一个要挟霍振廷的筹码。

    所以,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过不了多久,霍岳就会主动联系他了。

    这个念头才在霍振廷的脑海中划过,他放在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霍振廷将手机掏出来,上面显示的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霍振廷的眸色深沉了许多,他走到窗边,接通:“喂。”

    电话那头很吵,像是在街上,有车子的喇叭声,还有人说话的声音,让他分辨不出对面的人所在地。

    那头的人很久都没说话,但是能听见他的呼吸声。

    霍振廷也没有再开口。

    时薇虽然有心想问他是谁打来的电话,但是又怕自己贸然询问会带来不好的结果,所以一直强忍着没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电话那头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他先是冷冷的笑了两声,随后才开口:“霍振廷,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妹妹吗?”

    果然,那就是霍岳的声音。

    尽管这一年里他的声音变了不少,可霍振廷还是听出来了。

    “你要是想杀她,就不会特意打这一通电话了。”霍振廷淡淡的说,“霍岳,说罢,你要怎么样才会放了霍兰。”

    “我要你的命,我要整个霍家!你会答应吗?”霍岳大笑了两声,略有些疯狂地低吼道,“霍振廷,我要你用自己的命来换霍兰的命,你愿意吗?!”

    霍振廷不是一向最爱这个妹妹啊?那么就让他自己来选择,是要他自己活,还是要霍兰活。

    霍岳起初绑走霍兰的确是为了杀死她,可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他要霍振廷死!

    “如果你要霍家,我可以给你。”对于这个要求,霍振廷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便答应了。

    “哦,是吗?”霍岳咧着唇冷笑了两声,“看来你是不愿意用你自己的命来换你妹妹的了。”

    霍振廷皱着眉没有说话。

    他的沉默让霍岳又得意了几分:“看来你霍振廷也没有无私到哪里去。霍振廷,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

    随着他的这句话,霍振廷又听见听筒里面传来一两声刺耳的喇叭声,可是这次却没有了人的说话声,反而多了一丝奇怪的“呼呼”声。

    就好像是……有风在吹一般。

    桥!

    这个名字突然出现在霍振廷的脑海中,他的心底又沉了几分:“霍岳,你要是敢伤害她半分,你……”

    “得了吧。”霍岳直接打断他的话,“不让我们来打个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