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是受害者。”戴维说,“我不该恨她。这件事也都是萝拉做出来的,萝拉虽然已经被抓了进去判了刑,可是也挽回不了什么,而且霍兰,从始至终也都是受害者。”

    霍兰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并且当初她失踪的时候,还怀了布鲁克的孩子,尽管那个孩子如今已经不在了。

    “我会尽力找到霍兰的。”时薇说。

    布鲁克如今的心里都是对霍兰的愧疚,正因为愧疚,所以他将自己的心封闭起来,将自己关在那段痛苦的回忆当中。

    他用这种方式来表带对霍兰的愧疚,可这种方法,也会把他毁掉。

    不管怎么样,时薇都要救他。

    “谢谢你。”戴维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时薇摇摇头,“师傅曾经帮了我很多,现在也该我来帮他了。”

    戴维笑了笑,这大概是时薇见他以来,他笑的最舒心的一次吧。

    时薇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布鲁克身上。

    原本独自一人坐在长椅上的布鲁克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了另外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孩,也很瘦,看脸型是亚洲人,浓黑的头发剪到齐肩,她的五官应该是比较漂亮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时薇看到那张脸,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那个女孩就那样坐在布鲁克的身边,什么都没说,望着跟布鲁克一样的方向,神情忧伤。

    时薇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有些炙热,又很滚烫。

    那分明是一张陌生的脸,可是为什么……她看到的时候会有这种感觉?

    时薇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抬脚朝那个女孩走去。

    在距离女孩还有三四米的距离,那个女孩发现了她,抬起头来看她,她的眼中划过一抹惊讶,紧接着那惊讶的表情才在脸上出现。

    只是略迟缓。

    走的近了时薇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远处看着她的脸会觉得奇怪了,原来她的脸是整过的。

    在脸上动刀子的人通常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因为他们脸部的线条会很僵硬,并不自然,而且十分迟钝,就像是这个女孩这样。

    时薇不明白自己刚才怎么会对这个女孩儿有那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可是现在,她的心里突然平静了下来。

    虽然她的身上有一股让时薇觉得十分熟悉的感觉。

    “你是亚洲人吗?”时薇开口问。

    女孩点头,却没说话,只用一双眼睛看着时薇。

    她的眼睛很黑,也很纯净,不过那双眼睛里面却仿佛带着一股浓稠的化不开的悲伤。

    那股悲伤看的时薇心中一震。

    这双眼睛……看起来十分沧桑,像是看过世间数年风景后的沉淀。

    但她还这么年轻,不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

    “你叫什么名字?”时薇迫切的想要知道她叫什么,她觉得自己的想法很疯狂。

    这个女孩明明哪里都不像霍兰……可她就是觉得她的身上有一股气质……

    那股气质紧紧吸引着时薇,让她想要知道关于她更多的事情。

    可是当时薇问她叫什么的时候,她却摇了摇头。

    时薇:“你摇头……是代表没有名字,还是说不想告诉我?”

    女孩还是笑,没有说话。

    时薇看着她的嘴,忽然意识到,她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张过嘴,难道是……

    “你……不会说话吗?”

    女孩点头。

    “不会说话啊……”时薇重复着这句话,眼睛蓦地一酸。

    心里那么一点点的期待也瞬间消失不见。

    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觉得面前这个女孩像霍兰呢。

    霍兰长得那么好看,不可能会去整容。

    她的声音那么好听,也不可能变成面前这个不会说话的女孩儿。

    女孩见时薇的情绪不对,站起身准备离开,可是刚才还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布鲁克也突然站了起来。

    他似乎是想伸手抓住那个女孩,可他的双手都在衣服里面,根本伸不出来。

    “别走……”这两个字艰难的从布鲁克的嘴里吐出来。

    这是他这段时间里唯一说的两个字。

    可是那个女孩却想没听见一样,直接抬脚就走了,一点都没有迟疑。

    布鲁克想要追上去,只是才走两步就被时薇拦住了。

    “师傅,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但她不是。”时薇望着布鲁克那双碧蓝色的双眸,一字一句道。

    布鲁克浑身一震。

    蓝色眼眸中果然浮起了一抹深深地悲伤。

    时薇继续说:“我也知道你现在肯定听得懂我说话,你把自己困在那个小世界里,你以为这样做霍兰就会回来,我告诉你,她不会的,就算你今天死在这里,她也不会回来!”

    “闭嘴!”这两个字猛地从布鲁克的嘴里低吼出来,他的眼睛迅速蹿红。

    “如果你死了,或者被送去精神病院,那你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霍兰!”

    “我叫你闭嘴!”布鲁克一声爆喝,身体倏地发力将时薇撞倒在地,“闭嘴,闭嘴!”

    “时小姐……”戴维正想冲过来将布鲁克拉开,却看见时薇做了一个手势阻止他。

    戴维不明所以,但还是依照时薇的指示停下来。

    而时薇则是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重新站在了布鲁克的面前,她看着布鲁克那张因为愤怒而被憋得通红的脸,说:“你只有活着,好好地活着,将来才有可能再见到她,把你对她的所有歉意都当着她的面说出来,不然,你这辈子都只会被她恨!”

    最后一句话时薇几乎是吼出来的,这一声不仅将面前的布鲁克吼得愣住了,更是将周围那些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就在他们奇怪这里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站在时薇面前的布鲁克却突然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上一秒还剑拔弩张的场面陡然变了,浑身带刺的布鲁克像是醒悟过来,脸上的狠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上一抹悲伤、痛苦。

    他的嘴里还呜咽着,犹如困兽一般的低声哭泣。

    看到这一幕,时薇只是慢慢蹲下神,将他抱住,在他耳边放柔了声音说:“师傅,你要好好的活下去,霍兰,或许也在等着你。”